阅读:268回复:0

洪水无情人有情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8-28 09:59
                  洪水无情人有情
 
 大山班伙房下面有条山溪,上游在红旗队、水南村、直至南报村以上的深山老林里,平常温柔得如同含羞的姑娘,静静地流淌,唱着咕咚咕咚的歌谣流向远方。

我们经常在那里洗澡、洗刷衣物,甚至在小水潭里游泳。山溪中间宽约三、四米,有几块大石头,连接两岸的山路,可以迈开双脚,踩着石头过小溪。1969年的秋季,来了一场台风,暴风夹着大雨急速地刮着红旗队里的原始森林和胶林。暴雨下了一夜,热带雨林吸饱了雨水,开始无情地抛弃多余的水份,流向山下,汇入山溪,不久山洪开始爆发,洪峰来到大山班的时候,小溪开始混浊,变黄,不久逐渐水面增高,增宽,山里的客家人说这是“发大水”。
班里的人都撤回了住地,住处离小溪有近五十米以上的落差。没多久,只听见轰隆隆的咆哮声音从伙房下面传来,顺着声响,下到伙房边上一看,平时的小溪已经成了一条大河,宽约五、六十米以上,深度约十米以上,快淹到伙房了。
洪峰一浪高过一浪,滚滚而来,浪高三、四米,小溪瞬间成了失控的巨型凶猛怪兽,撕咬着两岸的植被,掀翻沟底的巨石,夹带着泥沙,吞吐着败叶残枝,随着大水前赴后继地往下游涌去,一头撞向前面两三百米外的悬崖峭壁,翻了个身,拐了个弯,向深山大岭中的南渡江奔去。其中,我见到有一棵枯死的大树直径在一米左右,连根带枝,在洪水中打横翻滚而下,煞是恐怖,大有雷霆万钧之力,锐不可挡。见证了大自然的威力,更加敬畏。心中暗暗叮嘱自己,欺山莫欺水,发大水来临,千万不要逞能。
1970年后 16连(大山班)里兴建了一个小电站,构筑的石坝不是滚水坝,向水流方向一面是垂直面,下方是坡面,发大水时,一次就将大坝冲垮,整条石坝断成三四截,与水流方向平行躺在溪底。又有一年大雨又来了,阿贸他们在回驻地时,被洪水阻隔在伙房对岸,阿贸冒险游泳回住地,牵条大缆绳回对岸,通过拉着绳索,救助其他工友回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冒险。
大概在那两年,兵团开荒大会战遇大雨,在原红星队的大石山方向,参加开荒大会战的队伍,退回团部路途,在过团医院后面的河沟中,遇到发大水,部分人冒险涉水。汹涌的洪水还是冲走了其中一个广州女知青。大家急忙顺流寻找抢救都不果。翌日,才在医院旁大桥下的乱石丛下找到,不治。一朵含苞待放的仙花就这样凋谢了,化作香泥融入了蓝洋的土地。经过多次洪水,严重影响了大山班人的出行。后来农场在伙房下面的小溪上架起了一座简易铁桥,免除发大水对大家的威胁。
在此:遥祝大山人平安出行!
甘卫华 蓝洋农场 知青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