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567回复:0

知青岁月~“扎根”与回归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8-12 14:51
               据说发入新版的粤海知网的作品、留言等很难?网络有网警?要什么微信公众号?邮箱?个人简历?何时上山下乡?还要什么个人照片?发出的作品发现有错漏,也难修改等等?本人不信邪,发篇过时作品,看否成功?
    
                                                           知青岁月~“扎根”与回归

              当年成长在动荡中,一场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席卷中国大冮南北。我毫无选择余地,暗自地挥泪!离开了养育我的故城~广州,大踏步地走向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大路上,准备把一生美好青春年华,奉献给海南岛那块神秘土地上,雄心勃勃地“扎根”农场干革命、志不移……
              地球在不断转动,中国在前进!我们又怎么能知道?多年以后,时局发生了变迁。随着时间的流逝,知青们渐渐开始分化,各施各法,读书.、招工、顶职、利用各种渠道和关系,走后门的、或來个"曲线救国"之类五花八门,我们又先后离开哪个起早摸黒地战天斗地的地方……
              我在农场、连队、埋头苦干了10年多,历尽了人间“酸甜苦辣”、“苦辣酸甜”!我美好的青春年华基本都在荒山野林的中度去,我们连队原先约170口人口,因为是新组建的武装连,哪个时候,來自不同地区知靑约100人,经过多年的艰难、曲折、和拼搏、没有改变哪连队“一穷二白”的面貌!茅房依旧、崎岖不平的山路依、白菜、萝卜干、盐水拌饭的生活依旧、一切一切依旧、后经父母亲的努力和周旋,1979年,我才取得一张照顾家庭的可怜~回城纸!哪时的连队还剩下几位知青仍没有走,昔日的喧哗、熟悉的身影、基本没有了。连队像是冷冷清清、静悄悄的、静得实在很可怜……
              回城的前一天,我住的茅草房,已经是有点东歪西斜、摇摇欲坠了!茅草房里只有我沉默无言、彷徨、无奈的一人,顿时间感到冷冷清清的、心里一阵心酸,收拾行装时,发现我的被席、衣物经过多年的风雨使礼!多数已破烂不堪,一个小小的旧军用书包,就能装备了我所有行装,十年多的艰苦奋斗,竟然只是一个可怜的无产者?疲倦的身躯、沮丧的脸孔、一无所有、伤痕累累……                               第二天淸晨,我擦着惺忪的睡眼,没有人送行,没有欢送声,可怜的我孤单一人、步在哪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匆匆地走、默默地走、无牵无挂地走、眼里含着泪水、心里在流血!路上默黙地沉思?此次的回家!重新地融入社会?回城再就业?谈何容易?前路茫茫仍像是一片灰暗?天还未亮!天蒙蒙还在黑亱中!走呀!走呀!走了约一个半小时的山路,走向了国防公路的车站,坐上了开往海口的班车,向故城广州进发......
              往事不堪回首,至今我还是懵懵懂懂的不太明白,当年的滿腔热血,靑春似火地到农场,烈日下的体力劳动,暴风雨的抗争,也能披荆斩棘,以苦为荣,以苦为乐,只讲付出,不求索取,为了祖国的橡胶事业,也能披荊斩棘大踏步地向前走!哪种大无畏的精神也不知从哪里來。后來知青们又要制造各种理由离开农场回归故城!是怕苦?是逃兵?是怕死?是怕累?悟不出道理?也说不清楚?当年我们多数只是些稚气未脫的少年,多数只是些十六、七岁的孩子们,当年为什么要“再教育"?为何广阔天地会一定大有作为?哪些一齐地同甘苦、共患难的知青难兄难弟、姐妹们!也不知为了什么?什么的青春似火?什么的风华正茂?什么的接受“再教育"?什么的广阔天地使我们百炼成钢?全被击个粉碎!还要我们硬厚着脸皮、不要面子地说:当年是~岁月甘泉!青春无悔!近十几二十年间的有悔、无悔、甘泉、苦泉、激烈地争论不休!至今仍没有见高下?只是含含糊糊的结论?究竟谁是高手?谁是哲学家?谁是理论家?又有谁能真正、完美地、以理服人的!其实,至今天为至,仍没有出现在中国大地省市以上的领导人,当年的知青,诉说过当年是~岁月甘泉?能帮忙解开这个难堪的话题、谜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回忆起当年艰苦、蹉跎的岁月,心里有种特别的滋味?当年起早摸黑的大会战,迁灭战!吃在山头、住在山头、睡在山头,同志们都无视体质好坏,当年的哪些革命加拼命的愚味,当年哪种的激进思想、和激烈的阶级斗争,夺去了多少不该早逝的生命。能活到今天的难兄难弟、姐妺们、战友们、农友们啊!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么了!我们要抬头挺起胸,情同手足伸出温暖的双手,道路上要互相搀扶,珍惜晚年今后人生的每一天,阳光也许仍然地会照耀着我们......

                                                                                    作者:大岭桧仔
                                                                                    2014年4月22日
                                                 。    (广州知青,68年11月初二级毕业,到海南岛务农)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