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31回复:3

知青岁月~我看到搞病退知青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7-12 05:07
             别以为我是在糊言乱语或是谈天说地,我是在谈论着我们知青们当年的真实故事,不过,只是一个片断而己。如果你当过知青的,就会感觉到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你沒有当过知青的,也许会说我信口开河,乱说一通,但这确确实实是我们当年知青里真实的故事,並无半点的虚假。
             1968年11月,只有初二级的文化,刚滿17岁的我,带上了“知识青年”的帽子!滿腔热血,靑春似火,满怀革命的豪情,积极响应党和毛主席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号召。哪里艰苦哪安家,离乡背井走他乡,踏上了人生的征途,走上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大路上,來到~海南岛白沙县大岭农场。
             到农场后不久,成立了海南生产建设兵团。建设兵团成立后,我有幸被送到团部卫生队培训医疗卫生知识一个半月,沒有经过什么考试测验,也沒有比技术,技能之高低,即被分配新开发新组建的武装连任卫生员。途中也无再培训或学习,还要经常地要上开荒大会战工地的劳动。直至1979年3月才有幸回城,任职期间,並无发生过任何医疗事故或他人投诉事件,现回想起來,当年~我在连队当卫生员,经过简单的培训,在没有文凭、学历、无证上岗情况下,实也感到是件惊讶和儿戏工作…
             话回到正题:正因为我曾是一名知靑,也曾経和医务界沾上了边,转眼几十年已经过去了,目前我也已是六十几岁鬓上已斑斑的老人,衬着年迈的生命仍存在,头脑还有点清醒,也勉强能写两下子,经过考虑,我还是写下此篇作文告知人们,告诉知靑们,告诉读者:在中国大地上,在中华民族曾经的那个不正常年代里,当年的知青们:曾经有过一段的时间,知青们曾经有过一段不太光彩的历史,曾经不知不觉地掀起了一个搞“病退” 回城路的高潮…
              我是1968年11月到海南,1979年3月退职回城的,艰苦的知青岁月十载多,基本可代表知靑和医务界人士,讲诉一下知靑们搞“病退” 回城路简单情景。我现在谈一下,我在回城前的那一年里,即1978年3月至1979年3月在农场,在连队里,及整个海南岛,知靑们是如何地搞“病退”回城之路简单情况吧…
             先谈论我农场连队吧!1978年,经过多努力,无法改变连队“一穷二白”的面貌,茅房依旧,崎岖不平的山路依旧,白菜,咸菜,萝卜干的生活依旧,一切一切依旧。那时候的农场,基本上沒有什么招工,招中专之类对知靑有利回城的消息存在了,我们连队组建时候,约是170人口,來自不同地区的知青约共是100人,进入了1978年,那时候的知青们已通过各种关系渠道,中专,招工,顶职,走后门等等,走的走,飞的飞,特别是曾在一起同甘共苦,共患难,高调“扎根”口号的人,悄悄逃跑溜走了,高干子弟的,走资派子女的一旦父母平反,很快就回城时,那些沒有门路的知青越來越是徬惶,昔日的喧哗,熟悉的身影少了,连队像静悄悄的。1978年后,连队原约100名不同地区知青,那时约有20个沒有门路知青还沒有走,那时候余下的知青,基本上是些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在农场连队干革命的老实人,只是各种原因或是运气不佳吧!才使他们仍在“扎根” 农场连队干革命。经过多年的艰苦岁月,他们的年龄都偏大了,那个时候,无了期的“再教育” , 使他们开始感觉到前路茫茫,若是“扎根” 农场干革命,也只不过是农场的一个普通劳动力而己,知靑们对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实是产生了质疑?知靑们开始重新地思索!任何的口号开始不再相信,此时社会上,时不时还传來了高层领导斗争的消息,随着年岁的增长,“拔根”还是“扎根”进退两难?越來越是感到迷惘!奋斗的热情锐减,渐渐地变得消沉,忧伤。晚上有的时候还传出女知青悲伤的哭啼声,男知青也有些暗自地流泪,当初仍滿腔热血,胸怀大志,还很积极地上进的可爱青年,变得面目全非,前路茫茫,像是沒有尽头,却找不到答案?
            1978年春节后,一阵无路可走搞“病退”的旋风席卷整个海南岛,农场各连队知青搞"病退“渐渐地成了疯狂的高潮,不少知青制造各种理由,事假,病假,或是探亲访友假,到各级医院,与医生们软缠硬磨,泪涕交加要那病疾证明书,医生们也跟据关系的” 深浅“或是进贡的贿赂來决定开出病疾证明。知青“病退“的回城路可说是來势如潮,很多知靑也是乱碰乱撞,用家里寄來物品去送人情,贿赂医生或连队干部和场部的劳资科人员。在搞"病退"的回城路上,我们农场还有女知青为达到"病退"回城目的,用肉体代价換取”"病退"回城通行证的沉重代价。还有一个女知青为能顺利地达到"病退"回城路,造成怀孕打胎的悲局,那女知青虽然是达到"病退"回城了,但她知青年代早前招工回城的男朋友,为了脸子,无情地拋弃了她…
              1978年,我连队沒有门路的知青,约20人还沒有走,1978年3月至1979年3月一年内,顶职,或其他手读,和“病退"回城的知青人数共约共是14人,有7人是搞"病退"回城的。在此之前,我连队只有一个是1976年时"病退"回城的。就是在那么的一年内,连队搞"病退"的知靑,竟是组建连队以來的总和的7倍。如果是整个农场计算的话,1978年3月至1979年3月的”病退“知靑,我相信:那一年内,农场搞”病退“的知青,我看应是建场以來总和的十倍以上。那一年我连队的7个"病退"知靑中,实全部几乎都是原來连队里的优秀武装连战士。有当时是武装连团支部最高层人物,有的原是武装连里的优秀射击手,有曾是参加过师部,兵团武装射击比赛並夺得过好名次优秀射击手,都曾是由各连队経过身体检查,和考核才进入武装连的精英,可说是当时曾是武装连的重量级人员,竟也会出此最后下策?积极加入了搞"病退"回城的行列中。至于知青们如何搞"病退” 我就不便举什么例子了,总之是各施各法,各显神通,各自执生吧!他们的病疾证明大都是:精神病,心脏病,冠心病,肾脏病,肝病,癔病,风湿病,心跳过速等等,甚至还出现了癌症的病人,真个是五花八门…
             我们连队最后搞“病退”回城的知靑,年龄都偏大,沒有技术,技能和什么的特长,並带着重大疾病的底子回城再就业,基本上是沒有门路沒有后台的知青,那年代也是正值知青大返城时期,他们重新融入社会再就业?真的也很艰难。很多单位都不愿意接收这种年龄偏大,沒有技术,技能和什么特长,並带着重大疾病在身的知识靑年,他们在社会上艰难地打拼着,寻找工作再就业,即使最后幸运地走上了岗位,还來不及地高兴,人到中年,又遇上了下岗,裁员,流入了社会的底层,加入了失业的大军。为了家庭,为了子女,东奔西走,走南闯北,做临土,做散工,在社会上艰难地打拼着,有些只能在街头走鬼摆摊。岁月的流逝,转眼又到了退休年龄,又要为补交什么的工龄,医疗金而大伤脑筋!可说是我们连队“病退”回城的知靑,沒有一个大有作为,不是我在贬他们,我全部在说真话,他们全部都是大半风雨是逆舟人士。说真的,我很敬佩那些带着重病下“病退”回城再就业的知靑。他们带着重大疾病的底子下回城,他们各方面条件都比任何人差,他们能发场知靑的精神,在社会上勇创出一片新天地的知靑农友。那些知靑农友,我向他们致敬!但此种能勇创出一片新天地的只是极少数,多数的“病退”知青,都只能在社会上艰难地打拼着,风雨之后並没有见到彩虹,是社会上的底层…
             前些天,我在粤海兵团知靑网看了作者黄小维文章,题目_印记: 有一小段的内容,说是知青搞” 病退”时,要有知青家长同意其子女搞"病退”回信的信函申请,实我场也有这样情况。知青拿到病疾证明书后,家长的同意书又如何地搞成。知青们若是要征求家长意见?信件要和家长一來一回通信,要花费较长时间,当年的那些家长们也未必有什么的文化,如何地写,如何的申请也成问题?那年代的信件來來回回的寄出,也担心途中信件的丢失?知青们为了争取时间,那些家长申请书实都是知青们你帮我写,我帮你写下完成的,拿块木头或是滑石头,用自制的土刻刀就刻起家长的私章,总之模模糊糊盖上去,勉強地看得到家长名字就可以了。可以说整个的"病退”表格,证明和病疾证明之类,全部是"流嘢” 和 假货。只要是农场的那份“病退” 表格,证明之类能顺利地发出,发往各知靑原城镇的知靑办,那个知青的"病退”希望就基本成功了,基本不会有"病退” 的第二次重搞可能发生…
           据我的观察,那年代,知靑搞“病退”之热潮实是整个海南岛的各农场,农村都是在盛行着,不是说只是个别的现象那么的简单化。也可以说,那个时期,其实广东省內各地城镇的知青办,都像是开了绿灯似的,只要是知青横下一条心搞”病退” 一般都成功,一般都会批准“病退”回城,並沒有什么人去调查那些疾病的真假?可说是当时一大奇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知青们开始搞"病退”时,各部门,医生们,各级的医院还是像很正规,经过各种检查,经过血液,尿液,X光,心电图等等检验。后來的知青"病退”疾病的证明,就更简单化,知青们大意想需要什么疾病的证明,医生就开什么的疾病证明。总之是什么的疾病才是不能从事农场的体力劳动为主,就根据知青本人的实际情况。那个时候,真个是各施各法,各显神通。为此,我特别地献给当年"病退”的知青们,诗一首:
                                            无路可走病退搞,查遍心肝脾肺肾。
                                            但求医生抬贵手,绝症证明也欣然。
           我于1979年3月底退职回城,在海南岛艰苦的知青岁月十载多,在我回城的最后一年里,那些沒有任何门路的知青们应是最动荡一年,也是知青们搞”病退”最疯狂的一年,最迷惘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1978年12月的最后的日子里,大道消息,小道消息还传出了以上海知青丁惠民为首,率领着云南知靑,在云南举行知青大罢工,一群滿容憔悴,神情暗淡的知识青年们坚决地"北上” 、" 北上” 到北京请愿去。消息传到农场,连队,那些沒有门路的知青们更加的迷惘和徬惶。因为我做过知青,也与医务界曾沾过边,曾经目睹过知青们搞"病退”   的过程,只是有些情况不太方便写出來罢了,1979年3月底我才有幸回城,我回城后,但农场,各连队那些暂时还沒有门路的知青们,搞" 病退” 的回城路热潮,仍继续地进行着,像是越演越激烈…
           一九七九年,我们敬爱的邓小平伯伯洞察了一切,中国在浩劫,时代在倒退,拨乱反正,挥起了巨手,並吹起号角,我们这些无奈,无助,迷惘的大部份知青们才陆陆续续地返城,回城去…
          当年的上山下乡运动,已退出了历史舞台,给中华民族带來沉重的损失和反思?也给曾经是上山下乡知识靑年们挥之不去记忆,当年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绝大部份最后都回城,返城了。当年的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我们知靑们去时,带着大红花,锣鼓喧天,到处彩旗飘飘,到处是欢送人群,还载歌载舞,高唱着革命歌!似是热闹非凡。最后回城时又如何?沒有人送行,沒有欢笑声,带着复杂的心情,沮丧的脸孔,疲倦的身躯,带着满身的伤痕,这就是我们最后回城知青的结局。只怪当年我们成长在那个不正常的年代里。遗憾我已是鬓上斑斑老人了,回城后又不争气,老是为工作,生活而奔波,人生的大半风雨是逆舟,也无什么机会时间的学习或进修,只是自己学历又较浅,无法用更好语言雕琢给知青朋友,农友们!读者们品尝!观阅!有不妥之处,请手下留情!提出宝贵意见,批评指出,原谅为盼!谢谢亲爱的读者们!谢谢你的阅读…

                                                                                               作者:大岭桧仔
                                                                                                     2015年4月
沙发#
发布于:2019-07-12 07:11
                                          走投無路搞病退,
                                          查遍心肝脾腎肺。
                                          漫漫天涯回城路,
                                          黃粱一炊美夢碎。
板凳#
发布于:2019-07-12 10:22
桧仔的长篇大论,被岳兄四句就概括。实在是高啊!
地板#
发布于:2019-07-16 20:10
  中国心lm大侠,  岳峙  是样样都行啦!桧仔对他甘拜下风……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