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23回复:5

知青岁月~我几乎成了反革命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7-11 22:48
 
                1968年11月,那个时候,我刚滿17岁,中国大地到处彩旗飘飘。一场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席卷中国大江南北。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们坚决跟党走。为了祖国的橡胶事业,我來到了农场。到农场不久,农场便改制成立了生产建设兵团,兵团成立不久,也许是"根正苗红"原因,被送去团部卫生队培训医疗医识一个半月,也沒有経过什么的考试或测验,更沒有分技术技能之高低,很快就分配到一个新开发的连队当卫生员去了,按现在的说法,应叫是无证上岗!当卫生员期间,我凭着小学和中学时的三脚猫底子,懂得一些简单绘画和漫画知识,也会写一些简单诗词或短篇作文之类东西。因此,常出來学雷锋做义工,帮帮连队出下墙报。报道开荒大会战情况,宣传农业学大寨等之类报道,我顺便演翻几道散手。那个年代是搞阶級斗争非常激烈和复杂时期,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所以,任何的事情都容易"上纲上线"。若是有那位同志稍不留神小心,就会被人家盖你一顶"帽子",把你打入阶级敌人队伍之中。所以,同志们做事,讲话,行动都要小心翼翼为妙,千万不能粗心大意……
                    那个年代,政治气氛浓浓的,连队很喜欢搞墙报、宣传栏之类东西,报告开荒大会战,迁灭战情况,农业学大寨或一些时亊新闻等消息......
                    因年代已久,不知是那一年事了。大约是生产建设兵团解体后,回归农场后的1975年时候吧!那年,我们连队进驻了搞"阶级斗争"工作組。有一天,有个知靑在连队出墙报,墙报出好后,左看右看总感觉墙报不美观,不太好看。我廵视连队的伤病员后,经过出墙报地方,那个负责出墙报知青叫住我。问我有无什么办法使墙报好看一点?我扮晒嘢说容易呀!我顺便露露两手,我帮他在墙报上画了三朵向日葵,再加上几片叶子和太阳,添上了一些色彩,墙报好看了,也美观了......
                    几天过去了,沒有什么事情发生?大家也看不出有什么的问题?忽然有一天,那个驻连队搞"阶级斗争"工作组长,不知怎么发现墙报上三朵向日葵里出现了问题?工作組长带着指导员到了墙报栏面前指指点点,他们俩人都在计数着三朵向日葵里的花边数目,他们发现有两朵向日葵是十二条花边,一朵是十三条花边,工作组长向指导员问话:那墙报的向日葵是谁人所画的?怎么画成国民党国徽了?国民党国徽就是十二条花边呀!何人所画?需要严肃处理!
                    其实不用调查了,指导员说是卫生员所画。麻烦事出來了,工作组組长和指导员找了我几次谈话,工作组长说:怎么画向日葵画了十二条花边?国民党国徽就是十二条花边呀!有何目的?你究竟在搞什么?请说个明白淸楚?工作组象抓到了一个阶级敌人似的,有点象如临大敌!请你回去写一份深刻检查!那年代是高压的讲政治,讲阶级斗争年代?那有你申辩反驳的余地?几乎是工作组说了什么就是什么?我只能黙默忍受不作声,只好承认自己的阶级斗争觉悟很低,对敌斗争观念不強,总之是如此这般说自己不是?越是申辩可能会越陷恶果?那几天內,我真的被吓到脸都青晒,几乎是有得震无得训之境地,恐防过一些天就会有批斗会或企波台之类事情发生?我写了一份很深刻的检查书上缴了工作組。后來不知怎么回事不了了之?也许工作组暗中调查?也许我平时工作表现都很好?也许父母都是工人阶级?也许是"根正苗红"?也许属是红五类那类人吧!幸好那件事沒有扩大,搞大了,也沒有在连队造成什么的影响,也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工作組后來还是开恩,悄悄地作了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了。否则,也许在知青的岁月里,我可能成为了阶級敌人......
                     从那天开始,我有点心病和心虚了,心事重重,再不敢去办嘢,更也不敢再去演翻几下散手,只好金盘洗手,速速地退出搞那宣传栏,出墙报的行列工作。直到今天我那绘画,漫画技能和爱好,一点儿也沒有长进。直到现在,每逢有幸见到那向日葵或是国民党的国徽,无论那些向日葵和国民党的国徽是真是假?是在画报上还是电视上之类等等,都会有条件反射地回忆起当年,现在想起当年亊也感到十分的滑稽可笑,至今也很难明白?那个年代,为什么那么的容易地"上纲上线"?怎么当年的工作组对敌斗争会是那么的敏感尖锐?人们对敌的阶级斗争觉悟都是那么的高?怎么当年的工作组会是如此水平?怎么当年会有那么多的阶级斗争?怎么?都怎么了?往事不堪回首……

                                                                                       作者:大岭桧仔
                                                                                            2015年3月

                                                               (发篇旧故事上知网,看否能旺下网页?多谢浏览)
沙发#
发布于:2019-07-12 10:27
这件事你现在不说我还真的不知道,是啊,你当时怎么就画了12片花瓣呢?
板凳#
发布于:2019-07-12 11:41
                                   這是三師三團(新星農場)電話總機班的老工人的妹妹、原來和我同班的農友張春雲親手用絲襪做的向日葵:
                                 (不像什麽黨徽吧?大檜?當時您要多畫兩瓣花瓣不就沒事兒了嗎?幹嘛非要畫成12瓣不可?……)
地板#
发布于:2019-07-13 15:42
                                 1997年,我剛搬到新樓住的時候,從陽臺往樓下看,總覺得花壇邊上的瓷片舖的跟國民黨黨徽似的,(但嘴上沒説),現已嚴重褪色,如照:
4楼#
发布于:2019-07-16 19:59
谢谢  中国心lm   岳峙  两位大侠留言、捧场!
哪时画向日葵,画了个圆圈后,圆圈边缘分4份,每份画3条瓣,就是12条边啦,儿童画向日葵最简单快速办法,怎么知道会差点成了阶级敌人?
5楼#
发布于:2019-07-16 20:05
1997年,政治气氛还很浓,  岳峙 大侠发现了瓷片有国民党徽现象,怎么不去报名执法部门?阶级觉悟太低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