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0回复:7

知青年代的爱情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7-11 09:34
                  经历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知青运动的人们,一定不会忘记那段历史给我们留下的苦难和创伤。那时候,谈恋爱常会被当作资产阶级思想来批判。几乎所有谈恋爱的人都得偷偷摸摸,似乎有一种犯罪感。
                  情感受难重生的人,如果回望,一定可以触及人性的深度。经历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知青运动的人们,一定不会忘记那段历史给我们留下的苦难和创伤。我和我的知青朋友门最难以忘怀的是在那特殊时期的影响了我们的一生的爱情。
                  那时候,谈恋爱常会被当作资产阶级思想来批判。几乎所有谈恋爱的人都得偷偷摸摸,似乎有一种犯罪感。与我一起上山下乡到海南岛的一对恋人,在去海南岛之前就志同道合,双双报名“屯垦戍边,建设宝岛”。孰料,在“广阔天地”里只有接受再教育的权利,没有谈恋爱的自由。他们的正常的恋爱被斥为“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而被批评,他们的恋爱只好进入“地下”的了,每当被发现一次,就得挨批一回,又因为工作和生活条件的艰苦,这位女知青几度痛不欲生。
                  1976年的路线教育工作队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同时,也整顿“歪 风邪气”,就连青年的谈恋爱也不能放过。有的被开大会批评,有的被整夜的批 判,录了口供整成材料上报。搞得人心惶 惶。笔者所在单位的一对广州知青就被折腾了好几个通宵。往往善良的人,清纯的人是最不善于自卫的。在当时的政治 高压之下,竟然没有人拿起法律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
                  兵团党委号召广大知青“扎根兵团,建设宝岛”,称愿意在海南结婚安家的为“永久牌”,否则就是“飞鸽牌”。我当时在连队表现出色,被评为先进青年,学哲学的标兵。但是,当领导知道我外地有恋人时,立刻摘掉我头上的“桂冠”,我的入党讨论也被取消了,考过试填了正表的上大学的资格也被剥夺了。指导员批评我给青年们带了坏头。在共青团整风中我被整哭了,我独自哭倒在连队那棵大槐树下,哭命运的坎坷,哭自己失却的人格和自尊,是工作队的女队员小杨找到那儿把我扶回去的……这一连串的打击让我的精神跌到了崩 溃的边缘,让我失去了一段风雨之恋。
                   同团的一位女知青,恋人不在同一个单位,两人情深意厚。后来女的被一个有妇之夫的“知青的教育者”诱奸怀孕。领导对这件迫害知青的严重事件的处理是把女知青调走,名曰“低调处理”,他们是如此的姑息养奸!从时间上推算,这事发生在.中  共.中 央发出保护知青权益的文件之后。
                   安徽省太平县黄山茶场的十一位在山洪暴发中为抢救国家财产而牺牲的知青中,有这么一位女青年,她的恋人是“黑七类”的儿子。当她牺牲后,恋人在她的遗体前长泣不起,公开吻别了她,并摘下自己胸前的毛主席像章端端正正地戴在她的胸前——这在当时也许是最珍贵的纪念礼物了,在这生离死别之际他们的恋情公开了。在当时那种革命高于一切的形势下,年轻人的恋爱是见不得人的。更糟 糕的是,他把像章戴在女友胸前的举动触 犯了当时的忌 讳,“像章怎么能放进棺材里呢?”他因此而被戴上了反革命帽子。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有一个女知青,为了能回上海而心甘情愿地嫁给一个双腿被扎断的工人;有一个上海知青为了户口能办回离上海近一点的江浙农村,嫁给了一个有三个孩子的老农;插队在陕北的北京知青,在大回城的浪潮中,许多已婚的,为了回城,无可奈何地办了假离婚手续(因为当时规定已婚的不能回城),打算回京以后再想办法把对方调回北京。但最后几乎所有的假离婚都弄假成真;有一个女知青在和当地农民结婚生下一女后得到了一个返城指标,在父母的催促下,丢下丈夫女儿回到北京,不久就疯了……至于那些唱着“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的知青子女更是那个时代背景下的特种人类了。
                  那个年代,最苦的莫过于“黑七类的狗崽子”,《蹉跎岁月》中的“狗崽子”杜见春的爱情就更为悲壮了。他的恋人邵玉蓉的父亲嫌他出身不好,可是邵玉蓉不顾父亲的反对,坚决要与杜见春在一起。有一次杜见春被 专.   政  队 长 拷打,邵玉蓉为保护杜见春而被 专 政 队长用铁棍活活打死……
                  冷酷无情的历史很轻易把一个人送到祭坛之上,再善良的主观愿望也无法成为平衡时势失重的砝码,是那个时代造就了这种不幸。
                  所有见血的与不见血的史实,都道出了那个年代的沉重。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遭际,历史给这一代人出了一道难解的命题,而在解答这个命题时,有血的殷红,汗的辛酸,泪的苦涩,有艰难的求索,有得意者的欢乐。我无意于计较人生的得失,也无意于臧否某个人。因为人是历史的、社会的,同时也是个体的。
                  一代知青所处的时期是爱情在中国的歉收季节,是中国革命历史的畸形时期。历经政治风险、情感波折与艰难困苦的这一代人,在否极泰来的今天,当重温这段历史时,感觉会更为深刻,认识会更加清醒。

                                            转载:粤海农垦知青网 作者:吴膺惠 原标题为:《知青年代的爱情》

                                             (不知 岳峙  3814  梅录  等农友!有否经历知青年代的爱情故事)?
沙发#
发布于:2019-07-11 09:48
   听说  西江月  岳峙  3814  梅录  不倒翁  中国心lm 等大侠……!知青年代就有爱情故事或小芳啦!
板凳#
发布于:2019-07-11 12:45
                                               《當年我遇到的小芳》
                                                                                       ——岳峙——


                          应老大的提议,让我讲讲小芳的故事。我想:反正已经60多了,说的不好听,都已经是半截埋土的人了,自己要不坦白,恐怕一辈子也没人知道。说就说吧,也没啥大不了的!谁没有过青春、思春?谁没有过让人怦然心动的一刻?尤其是那男女爱情之事。
                         我是1969年8月24日下乡到的海南保亭新星农场,那年正好16岁。1972年,我得过一次疟疾,被送去了新星场医院住院,因为年轻,身体恢复的比较快,没过多长时间就基本痊愈了。
                         就在我出院的前几天,某日上午,一位皮肤白皙、扎着两小辫、樱桃小嘴、大眼睛、长得很秀气的护士来病房打扫,看我不像是农村来的,就用广州话问我:
                        “你是不是广州来的?”
                        “是。”我回答。
                        “广州哪个学校?”
                        “四十九中。”
                        “哪年来的?”
                         “69年。”
                         “你是哪年来的?”我问道。
                         “68年。”
                         说完,她就出去了。之后,我什么都没想,就是一名普通的住院患者,到时间就吃药、打针、吃饭、洗澡、睡觉……
                         第二天,她又来了,站在我的床前,脸涨的绯红,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我,欲言又止,再细看她,从脸上一直红到了耳根,奇怪的是:她一句话也没说,忽然,扭头就跑出了病房,在我的病房外抓起一把(事先放在那儿的)大竹扫把,便开始打扫起我病房外面的院子……
                         那年,我19岁,涉世不深,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 还寻思她突然忙工作才跑出去的呢!直到许多年后,每每回忆起她那奇怪的表情和举动、回忆起那莫名其妙的一幕,就后悔不已。美女豆蔻年华的年代,也许都是这么羞涩、腼腆吧。
                         我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为什么欲言又止?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满脸通红?我只是把她看作护士,一个农场的同事,心里很坦然。暂且就叫她“小芳”好了。当我回过神来反思这一段情形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以后了。
                        记得在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那天——1945年8月15日,在纽约时代广场,一名18岁的美国水兵麦克达菲,为战争胜利而高兴,情不自禁地抱着一名素不相识、26岁的女护士伊迪斯热吻,这深情的一吻,被当时美国《生活》杂志的记者抓拍了下来,但是,流传了60多年,女主角身份却一直是个谜……
                        直到伊迪斯90岁那年,自己坦白出来:当年的那名女护士就是自己,人们这才释疑。
                        如果像世纪之吻中的麦克达菲和伊迪斯那样:双方都敢承认的话,我想:在新星农场这位68届的广州知青女护士,应该不难找到,相隔了60多年都能再相逢,何况40多年呢?
 
 当年小芳心中的“白马王子”——岳峙,拍摄于1969年。
地板#
发布于:2019-07-11 12:56
岳峙:《當年我遇到的小芳》


                          应老大的提议,让我讲讲小芳的故事。我想:反正已经60多了,说的不好听,都已经是半截埋土的人了,自己要不坦白,恐怕一辈子也没人知道。说就说吧,也没啥大不了的!...
回到原帖
岳兄年轻时真正是位帅哥!
4楼#
发布于:2019-07-11 13:05
我当年在农场是不入团,不入党,不谈恋爱,到回城时已经25岁了。回想起来真是铁石心肠。
5楼#
发布于:2019-07-11 15:24
大岭桧仔:听说  西江月  岳峙  3814  梅录  不倒翁  中国心lm 等大侠……!知青年代就有爱情故事或小芳啦!回到原帖
老大,你当年在连队当卫生员,相当于排骨干部,我这个割胶工,哪个女孩看得上?
6楼#
发布于:2019-07-11 18:09
老大,你的爱情故事呢!
7楼#
发布于:2019-07-11 22:57
多谢啦!多谢  岳峙  西江月  南光农场7师  3814南田支队  大侠捧场!留言!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