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224回复:6

我当卫生员的第一天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5-11 22:47
                                                      我当卫生员的第一天
                                  四师五团   陈长青

   我从事卫生工作至退休已有将近四十年了,我是从基层的卫生员开始做起,当卫生员第一天发生的事情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记忆中,很难磨灭。
    1969年9月,未满15周岁的我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从潮州市赴海南岛屯垦戍边。当时是生产建设兵团建制,被分配到兵团四师五团(后来改为叉河农场)五连工作,二年后17岁的我当上了五连七班班长,后来七班整个班被调到二十二连建新点,我在二十二连二班任班长。也许是工作积极的原因,1973年被调到团部卫生队卫生员学习班学习,从而开启了我人生从医的一扇大门,为我日后在卫生战线的临床工作和卫生监督行政管理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在农场能当上一名卫生员,标志着从此基本能脱离修理地球的繁重体力劳动,是知青们羡慕的工种,是高尚荣光的工作。经过在学习班8个月的’填鸭式’上课考试,我们学习班15位学员顺利完成了初级综合医疗各科的课程和实习,毕业啦!学员们被分配到各连队卫生所或留在卫生队工作。
    1974年我从学习班毕业分配到十七连卫生所任卫生员。说是卫生所其实只有我一个人,所长是我,医生是我,护士是我,卫生员也是我,当时大的连队卫生所配一个医生和一个卫生员,小的连队卫生所只有一个卫生员。十七连是一个远离团部在山区里交通很不方便的连队,有职工、家属、小孩约150人左右。连队原来的卫生员调走了,卫生所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卫生员上班,职工和家属们有病只能走近半个小时的山路到相邻的十六连卫生所找朱医生看病拿药,如半夜有小孩得了急症需医治时就更麻烦了。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沙发#
发布于:2019-05-11 22:53

   记得那天我到十七连报到,连队的职工们听说来了新的卫生员都十分高兴,特别是一些潮汕籍的职工知道我是潮州知青都纷纷跑过来用潮汕话跟我说长问短了解我的情况,有的抢着帮我拿行李,有的请我到他们家喝茶……,同志们的热情欢迎增加了我工作的欲望。我马上打开卫生所的门,清扫卫生所几个月堆积的灰尘和垃圾,整理药架和诊床,清理药品,消毒注射器和急救包,投入正常的业务工作,并开始给病人看病拿药,就这样忙碌了一个上午。
     下午,连队领导安排我和后勤班的胡焯佳(广州知青,我和胡焯佳在十七连一直住在一起,并坚持到1979年二人最后一批从十七连调回城的知青)住在一间瓦房,同时分配了二张凳子和二块床板,算是一个床铺了,胡焯佳见到房间有人可以做伴,而且是知青,以后可以思想交流,生活相互照顾,可高兴了,马上过来帮我整理铺盖,但房间里连一张桌子可以放东西或学习都没有。
    卫生所下午没有什么事,我就溜达溜达的走到连队的木工房请木工师傅帮我做一张简单的桌子。木工师傅叫詹友赐,是普宁来的社青,他答应并很快的帮我做了起来,因为都是潮汕人,所以二个人一边做桌子一边聊起家常,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快要下班了,这时,外边突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就听到有人不断的高声叫喊“卫生员,有人被枪打中了,快来救人呀!”,听到叫喊声我心里一震,意识到出事了,马上放下手中的工具,顺着叫喊声的方向跑了过去,跑到指导员谢进财家门口,只见一个小男孩倒在血泊中,周围围着几个职工和小孩,我上前一看,小男孩大约7~8岁左右,头部的血大量涌出。我忙问:“这是谁家的孩子?”,有人告诉我说:“是副指导员彭作芳的孩子彭爱明”,我大声喊:“快帮我按住头部出血的地方,快!快!”,并急忙跑回卫生所拿了2支’安络血’止血注射液,用注射器抽了4ml和拿了一个急救包以飞人般的速度跑到出事点,快速的给小孩肌注了止血液。当注射完后我看了一下小孩的头部时,一下子全惊呆了,小孩的头部被打得惨不忍睹,一颗子弹从小孩的右眼眶射入,从后左脑部穿出,穿出的洞口约有直径6㎝左右,脑浆和血液混合物大量流出,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放弃了抢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连部办公室,拿起电话向团部和卫生队报告这里发生的情况。
    一会儿,卫生队派王医生赶来了,我配合王医生处理小孩的尸体。处理尸体光用医用棉花填塞小孩头部的洞口就用了差不多半筒多,还用了半筒纱布进行包扎,尸体处理完后清洗现场的血迹完毕,我才从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中慢慢的缓解过来。
     我 看了一下现场的人群,只见指导员谢进财双手抱着脑袋呆呆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嘴里不断的念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副指导 员彭作芳夫妇坐在地上一边叫着孩子的名字一边仰着头撕心裂肺的痛哭,凄历的哭喊声摧人泪下。一个刚才还在学校读书,活蹦乱跳,活生生的儿童,瞬间就走了,谁不痛心?我的心也跟着在哭泣!对天呼喊着:爱明,不是我医术不精湛,不是我不救你,是实在救不了你,现实太残酷了,我回天无力,挽不回你的生命!……。

    天黑了,整个连队沉静在悲痛之中,爱明的尸体停放在连队操场旁边的一个小茅草房里,连队几个知青主动要求为爱明守灵。夜深了,我久久不能入眠,今天,是我当卫生员上岗第一天就摊上这么一件大事,我的心不能平静,事情发生的经过一幕幕重新映在我的脑海里。我拿起手电筒走出房间来到操场,操场一片漆黑,操场旁的小茅房亮着一盏小煤油灯,小小的灯光随着山区夜里的寒风在飘动,一阵风吹来,灯光便一闪一闪,一明一暗,煤油灯点燃后的一缕青烟随风缭绕上天,久久不散,我想这也许是彭爱明幼小的灵魂吧 ,他舍不得离开生他养他的父母,舍不得离开他的学校和老师,舍不得离开跟他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舍不得离开十七连他的家……。我想着想着,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
     第二天,连队找了几块木板叫詹友赐做了一个简单的棺木收殓了彭爱明的尸体,几位知青抬着棺木来到连队旁的一个小山坡上,挖了一个小坑,把棺木轻轻的放进坑里,一铲一铲的把土盖棺木上,然后用土堆起一个小坟堆,彭副指导员拿了一块小木板含着泪用毛笔在板上写了五个字“彭爱明之墓”,然后插在坟堆前做为墓碑,知青们埋葬完爱明后在他的坟前肃立然后默默的离开,彭副指导员站在自己孩子坟前流着泪久久不肯离去……。常言道:男人有泪不轻弹,但谁能理解彭副指导员丧子悲痛的心情!
    一位作家曾经说过:中国知青的生活尝尽人间酸甜苦辣酿的酒。我当卫生员的第一天又是尝到了什么味道酿的酒?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板凳#
发布于:2019-05-11 22:56
  
    看了上面的回忆录,有人问我:彭爱明为什么会中弹身亡?当时事情发生后怎么处理?
    我这就跟大家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在农场,由于各连队该读书的适龄儿参差不齐,有多有少,每个连队要建一个学校条件是不允许的,所以就几个相邻的连队合并办一所学校。十六连和十七连合办一所学校,学校建在十六连。十七连的黄冠壁老师(广州知青)、吴毓华老师(广州知青)每天带着十多个学生走山路到十六连上学,放学了又把学生带回十七连。
    那天下午放学了,二位老师象往常一样把学生带回十七连,回到连队学生们各自回到家里,有几个小孩尾随指导员谢进财的孩子小谢(9岁,名字记不起)到指导员家玩耍,副指导员彭作芳的孩子彭爱明(7岁)也在其中。小谢一开门发现门后墙上挂着一把猎 枪,这猎 枪是前天晚上谢指导员守猎回来挂在那里的,枪里的子弹没有卸下来,而且还上了镗,保险没有关闭。一般的猎 枪大都是火药枪,而指导员这把猎 枪是装子弹的,子弹是用步枪子弹壳改造的,杀伤力特大,如果命中一只一、二百斤的野猪要害,该野猪必死无疑。小谢拿下猎 枪爱不释手的玩了起来,几个小孩也围观上来,这个摸摸,那个看看,一会儿,小谢不给他们玩了,就把他们赶出房子并关上门,几个孩子好奇心大,就在门外通过门逢窥窃房里的小谢玩猎枪。小谢知道了大声说:“不准偷看,不然我一枪打死你们!”,说之枪口对准房门,说时慢,那时快!只见小谢的手指扣动猎 枪的板机,一颗无情的子弹飞出枪镗,射穿门板,击中在门外窥看的彭爱明头部,彭爱明应声倒地,悲剧就这样发出了……。
    由于当时的法律制度不健全,人们没有民事赔偿意识,彭副指导员没有上诉追究小谢的监护人谢进财过失和失责的法律责任,也没有得到谢进财的任何赔偿,事情就不了而了,久之久之人们也就淡忘了。
    但十七连当时的知青没有忘记,去年(44年后),胡焯佳和几位广州知青到潮州看望我这兵团老战友,聚会时忆往昔,大家不由自主的勾起了那段历史的回忆,还清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地板#
发布于:2019-05-11 23:00
  

    看了上面的回忆录,有人问我:彭爱明为什么会中弹身亡?当时事情发生后怎么处理?
    我这就跟大家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在农场,由于各连队该读书的适龄儿参差不齐,有多有少,每个连队要建一个学校条件是不允许的,所以就几个相邻的连队合并办一所学校。十六连和十七连合办一所学校,学校建在十六连。十七连的黄冠壁老师(广州知青)、吴毓华老师(广州知青)每天带着十多个学生走山路到十六连上学,放学了又把学生带回十七连。
    那天下午放学了,二位老师象往常一样把学生带回十七连,回到连队学生们各自回到家里,有几个小孩尾随指导员谢进财的孩子小谢(9岁,名字记不起)到指导员家玩耍,副指导员彭作芳的孩子彭爱明(7岁)也在其中。小谢一开门发现门后墙上挂着一把猎.枪,这猎.枪是前天晚上谢指导员狩猎猎回来挂在那里的,枪里的子弹没有卸下来,而且还上了镗,保险没有关闭。一般的猎.枪大都是火药枪,而指导员这把猎.枪是装子弹的,子弹是用步枪子弹壳改造的,杀伤力特大,如果命中一只一、二百斤的野猪要害,该野猪必死无疑。小谢拿下猎.枪爱不释手的玩了起来,几个小孩也围观上来,这个摸摸,那个看看,一会儿,小谢不给他们玩了,就把他们赶出房子并关上门,几个孩子好奇心大,就在门外通过门逢窥窃房里的小谢玩猎.枪。小谢知道了大声说:“不准偷看,不然我一枪打死你们!”,说之枪口对准房门,说时慢,那时快!只见小谢的手指扣动猎.枪的板机,一颗无情的子弹飞出枪镗,射穿门板,击中在门外窥看的彭爱明头部,彭爱明应声倒地,悲剧就这样发出了……。
    由于当时的法律制度不健全,人们没有民事赔偿意识,彭副指导员没有上诉追究小谢的监护人谢进财过失和失责的法律责任,也没有得到谢进财的任何赔偿,事情就不了而了,久之久之人们也就淡忘了。
    但十七连当时的知青没有忘记,去年(44年后),胡焯佳和几位广州知青到潮州看望我这兵团老战友,聚会时忆往昔,大家不由自主的勾起了那段历史的回忆,还清晰的记起我当卫生员第一天在十七连发生的事情......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楼#
发布于:2019-05-11 23:07
 陈常青    65岁
     1969年9月从广东潮州市上山下乡到海南兵团四师五团五连、二十二连任班长。1973年调到团部卫生队参加卫生员学习班,毕业后安排到十七连当卫生员。1979年调回潮州市,在潮州市卫生防疫站,潮州市中心医院(进修)任医师。2003年调到潮安县卫生监督所工作,任首席卫生监督员,稽查科科主任,执业医师,公务员。在卫生医疗单位和卫生监督行政管理工作近四十年,直至2014年退休。
lss
lss
付局长
付局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5楼#
发布于:2019-05-12 01:00
指导员谢进财没有撤职,不了了之吗?
6楼#
发布于:2019-05-14 21:32
燕子:看了上面的回忆录,有人问我:彭爱明为什么会中弹身亡?当时事情发生后怎么处理?
    我这就跟大家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在农场,由于各连队该读书的适龄儿参差不齐,有多有少,每个连队要建一个学校条件是不允许的,所以就几个相邻的连队...
回到原帖
欢迎叉河的农友来牙叉多讲当年的小故事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