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437回复:6

这些就是知识青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4-25 06:44
                        这些天,看到知网上十分安宁,感到遗憾。本人也无什么作品,无论是否有喜欢或讨厌,无论是否有掌声或是砖头,无论是赞美或是猛烈评击,无论是禁言或是封帖都无所谓了?旧事重提,发篇过时小故事进入知网充数,看否能旺下网页?发篇过时故事,写于2015年,全文如下:
                          
                                                                这些就是知识青年

       1968年11月,刚滿17岁的我,积极响应了党和毛主席号召:加入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中,來到海南岛白沙县大岭农场,1979年3月才有幸回城。漫长的知青岁月历经十载多,哪段艰苦知青的岁月是我人生最年靑最宝贵年华,是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刚到农场的连队时,被分配在生产队里的一个杂勤班上,班上所有的老工人,全是连队里的老弱者或是妇女家属工,和连队里的勤杂人员。如托儿所的呀姨,连队里种的花生,蕃薯,木薯等的晩上外出放哨工,或是连队里伙房搬运柴火,粮油等之类牛车工等。我的大班长充其量也只有两三年级文化水平,班里所有的老工人们大都是文盲,大字不懂,有些甚至发工资时签写自己名字也不会,只能用盖私章或盖指模印办法解决啦……
         约是“接受再教育”两个月后吧!在一次连队工作劳动小休闲聊中,我班里的一位老工人象是很神秘地和我告诉说:你这个靓仔还不知道,你地來连队前的几天,生产队里开了几次大会。说是广州市最近要來一批“知识青年”到农场,我们生产队里据说要分配二十來个“知识青年”安家落户。书记和队长要求生产队里,和各班里的同志都要做好欢迎或安置“知识青年”准备工作,说是上头领导的指示通知……
       在知青尚沒有到农场时,1968年11月之前。我们连队是海南白沙县里的一个较为偏僻地方,交通,通讯都很落后,哪里从來就沒有什么的“知识青年”到來过,在我模糊的印象中,当时在连队下放劳动改造的,见过世面的,有知识,有文化的中年人应有五位。全部是在劳动改造途中,一个是1958年时期的右派分子,一个是文化革命时候,某农场场长被打成走资派人员,三个是某农场,也是文化革命期间,被列入反动学术权威的农业科技人员,有两个还是在“知识靑年”还沒到连队前的一个星期里,才被下放來到生产队监督劳动改造思想的人士。
         1968年11月,文化大革命的武斗才刚停止不久,据说在此之前两三月,海南岛还存在两派的武斗。当时,在哪偏僻的生产队,交通,通讯,消息传达还很落后,连队里也沒有一部收音机,哪里大部份老工人都沒见过世面。忽然地听说有“知识靑年”要到生产队“安家落户”。当时是生产队里的一大新闻了,有的说:我们如此穷困的山沟,有“知识靑年"要來此如此偏僻的山沟“安家落户”,那些靑年一定犯了错误有文化知识人,不是好同志?有的说:那些“知识靑年” 也许是滿腹经论,饱读诗书,但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人士吧?也有说:那些“知识靑年”也许是家庭出身不好的,也许是地富反坏右的子女,被贬下放來的,有文化有知识年轻人士。也有说:也许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虽是才学满斗,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年轻人吧!总之是众说不一云云,各有各人的见解,猜想,其实一切都是围绕着"知识青年"哪里的"知识"两个字在作怪?
        几天以后,当“知识青年”们坐着人货同载的解放牌汽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摇摇晃晃地进入连队时,生产队里的老工人们才惊讶地发现:天呀!这些就是“知识青年”?怎么都是些黄毛丫头、小子?稚气末脫的孩子?与老工人们原來想象中的那种人士相差甚远。后来的一个月后,生产队也來一批与我们那批同等年龄相仿的"知识靑年”,老工人们才中断那种糊乱的猜想?
        老工人与我讲述他们的原來猜想后,说是开个玩笑罢了。还说千万地不要将那些话儿外传出去,与别人讲为盼!说是如果处理不好,会有"上纲上线"的可能,说是製造谣言或是非,搞不团结,搞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之类云云。作为当时以阶级斗争为纲年代,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时期,还是少说为佳为妙。我也遵守了诺言,沒有将那些老工人猜想话儿传播出去……
         其实,那时的1968年11月年代。我们那批到连队的"知识青年”,大部份真正文化水平只是些初一二年级的中学生,真正身份也大部份是些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还有部份是些末滿十六周岁的孩子,很多人还是末发育成熟的少年。哪个年代,用他们幼嫩的肩膀,弱小的身躯,幼稚的脸孔,走在广阔天地的大路上,披荆斩棘地大踏步向前走,远离亲人,离乡背井走它乡,路途是多么的艰巨、艰辛、前程未卜……
         后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后,工作的需要,我调到了另外新开发的连队,起早摸黑地战天斗地去了。那老工人所讲的猜想话儿,我一直象绝密式地保存在心中啦……
         回忆着知青年代的艰苦岁月,简直就是一场狂风暴雨,那种无奈、无助、困惑、迷惘、真个是一言难尽?当年,我们只不过是些十六、七岁孩子,为什么要"再教育”?也许只能怪我们成长在哪个不正常的动荡年代里。在回城前的几天,我还专程找那位老工人,和那老工人吹吹牛,放放葫芦,道一声再见啦……
         时光在飞逝,弹指一挥间,转眼几十载光阴逝去,我已是额头起波浪,眼尾放光芒,鬂上己斑斑的老人了。但当时那老工人和我可笑的闲聊和交谈情景,至今还浮现在眼前,往事历历在目,但愿那个老工人晩年健康长寿,生活幸褔……
      
                                                                                                         大岭桧仔~于太行山
                                                                                                                  2019.4.25
沙发#
发布于:2019-04-25 07:21
                            大檜的回憶錄寫的很生動、真實,您念過初(中)二,可我也只是剛念完了小學,初(中)一沒好好坐在教室上滿一個月的課就‘畢業’下鄉海南了,跟您這位初二生沒法比,所以,當時我很羡慕念過初中高中的大哥大姐——有文化!我想:要是能讓我念完高中就好了,哪怕讓我念完初中也好啊,爲什麽不讓我念書呢?想不通!不是說要抓教育嗎?……
                           另外,您下了11年鄉,比我下鄉的時間還長4年,苦了您啦!大檜!這把年紀還在為生活奔波、算命掙錢、躲城管,心寒啊!……
板凳#
发布于:2019-04-25 11:33
桧仔大师上太行山也是给人算命吗?要是我就情愿省点,也不去那么奔波了。
地板#
发布于:2019-04-25 12:46
桧仔大侠,你又上太行山了?人家香港影星梁家辉才上太行山呀!
祝你养好身体!棒棒的!
4楼#
发布于:2019-04-26 02:37
谢谢  岳峙  农友常捧场啦!好羡慕  岳峙 大侠后来的事业中蒸蒸日上,成了中文翻译官,並大展宏图,运气也好,股市有风险,也能收入了不少!
岳峙  大侠:这次上太行,不是算命!是和村长的一位亲戚看病,他亲戚有个女儿12岁,患了癫痫病,即广州叫~发羊吊,近几年每月都有一两次发作,不能医好?现在我用一种办法帮她医,看否三个月后是否根医?因几年前医过一个也是女的当时12岁,与她差不多病情,后来根治了!费用约是2~300元人民币,是什么办法医?暂时留一手吧,此办法适合16岁以下癫痫病人,16岁以上就很难了,但没有试过?
明天去北京,后天回广州,回广州后再大战粤海知网啦……
那位 中国心lm 说得对:桧仔大师上太行山也是给人算命吗?要是我就情愿省点,也不去那么奔波了。
回广州后不会去三元宮摆摊啦……
5楼#
发布于:2019-04-26 02:52
回  中国心lm  大侠,这次去太行山,不是算命,见给 岳峙 的留言。现去太行山不用什么的奔波?从家坐小车到飞机场坐飞机,下飞机后也是坐小车,不用跑什么路?回广州同是一样,小车、飞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谢谢  中国心lm 大侠的留言、捧场!
你说:桧仔大师上太行山也是给人算命吗?要是我就情愿省点,也不去那么奔波了 ~  这话完全正确!
曾在网上与 岳峙 预测了一作品!怎知被一个小学同学(是去金波农场的知青)看到哪篇作文,因小学同学很容易找到(因为有小学同学的微信群)结果被小学同学中互传,现我已经成了小学同学里的预测高手啦!现在小学同学中的某孙子孙女如何如何都有同学找上门,甚至某人开店铺如何命名也有人找上门啦。现在不去摆摊也有人找上门,不过是老友才扼神骗鬼指点一下,不是老友鬼鬼谢绝预测,凡当过知青都属姐妹兄弟,尽量帮,分文不取。信不信由你……
我曾经预测过你老人家,其他就不说,你条命绝对超过88岁,希望你能成为百岁老人啦
拜拜!
6楼#
发布于:2019-04-26 02:58
 谢 西江月 农友的留言、捧场!问侯!目前俺身体还算是OK啦!若是俺身体不行或者是欠佳?怎么能在知青网上搞搞震?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