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970回复:10

難忘的四連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4-21 12:12


四連建設者
(02…07…2018) 鄧文武
四連是由原來叉河農場八一作業區八一 一隊(後為五團三連)負責組建的。他們先後選派幹部和部分老工人、僑生共計24人,做為連隊建設的骨幹力量,是連隊建設的先軀者。正式宣佈組建連隊是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四日。




首任連隊領導

連長李惠文,指導員陳文標,司務長李明富,付連長覃興友,付指導員苟玉財。

老工人骨幹

李大義、鄧順田、羅超雄、鄧少珍、陳洪英、張華芳、劉洪發、黃金明、黃銀英、楊啟密、張遠珍、李花蘭、賈月群 、陳忠碧 張開碧。

僑生骨幹

謝慶嶙、梁長盛、黃玉壽、李銀英。


先後到來的新生血液

從一九六九年春至一九七二年秋,先後從海南鐵礦、廣卅、潮卅、廉江、揭陽、電白、普寧、興寧、梅縣及師團部調進的知青、退伍兵共計十批次,154人的新生力量加入了四連的行例。這些新生血液的注入,使四連成長壯大,成一支很有戰鬥力的團隊,為四連的生產建設,祖國橡膠事業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歷史是不會忘記他(她)們的。現按時間順序將這些曾經做出無私奉獻的知青、退伍兵的名單列出,給後人及各位農友們畄個念想和寶貴歷史資料。(注:還有一些零星來隊,或結婚後隨丈夫來隊的人員未能列出,敬請原諒。)






第一批鐵礦知青

39人,29男10女
1969年3月24日

周武峰、張松輝、李平發、陳偉鋒、陳秉廉、陳章、陳民、陳亞江、柯田球、黃海、黃新林、黃公球、潘品封、王朝良、王昌良、周建和、伍光強、李成富、翁亞二、符積勳、曹江河、游開建、崔春燕、鄧文順、黃志堅、黃黎明、許津津 、黃月蓮、王英娥、石立華、李毅堅、韓蘭英、 盤堅英、曾衛紅 。

(已故者:張濤、潘品番、柯田忠、林鴻鶴、趙國培。)



第二批广州知青

14人,2男12女
1969年8月29曰

周福、梁學東、李捍東、周志堅、馮慧秀、廖紅、譚衛東、黎淑鈿、黎細喜、方玲、葉盛興、盤愛國、梁杏。

(已故者:李彩濃)



第三批潮州知青

7人4男3女
1969年9月17曰

伍冠澤、楊岳桐、楊義彬、林芃生、翟曉菲、黃偉麗、郝英。




第四批廉江知青

10人5男5女
1969年10月23曰

李生、李世堅、江國強、曹華、曹燕霞、曹寒英、曹瑞芬 、曹維燕。

(已故者:曹家安、曹穗蓮)


第五批揭陽退伍兵

6人,男
1970年7月18曰

廖錦榮、柳開業、黃漢潮、黃保炎、林榮昌

(巳故者:羅進潮)



第六批電白知青

12人電城7男,水東5女
1970年9月3日

詹偉雄、歐忠寶、陳德新、李國平、嚴民、陳少萍、袁娥英、盧瓊英、謝嬋研、朱媛蘭。

(己故者:謝旦家、陸同福)





第七批普寧知青

10人8男2女
1970年9月27日

陳錫昭、陳振德、陳木和、陳漢林、陳錫聯、呂木波、陳達娟、陳佩君。

(已故者:陳振南、沈木泉)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沙发#
发布于:2019-04-21 12:43
第八批普寧知青
26人23男3女
1970年10月2曰
方景華、方武錘、方錫文、方揚昭、方圓紅、吳松草、吳怡水、吳永光、吳初仕、吳錫榮、洪潮、曾童章、曾豪勇、王炳超、林基敏、林炎舜、林錦色、方麗芳、方麗香、曾就愛、李樂。

(已故者:曾松耀、李惠進、李和珠、洪育強、林智謀)







有第九批興寧知青
梅縣退伍兵13人,11男2女
1971年12月3曰

王用民、曾崇華、陳炯東、黃錦森、李四堅、羅文泉、羅亞宏、鐘鏡雲、吳運慈,鐘仕英、李四發、張春城、沈世康。








第十批廣卅知青
13人,2男11女
1972年9月25日

馮韶、何志堅、葉智衛、吳順歡、麥靜惠、蔡錦霞、吳燕微、羅惠芳、陳鳳英、何笑冰、熊卓瑤、冼幸來、梁少英。


師、團部調進知青4男

呂仲奇、梁正冰、劉沛均、鄧毛蔭。

這些四連建設者的勇士們,他們頂烈日,拒風寒,戰勝各種惡烈的自然環境,不畏艱難,戰天鬥地。經過幾年的艱苦奮鬥,他們硬是用不屈的意志,勤勞的雙手,開拓出三十個林段,1300畝左右膠園,約四萬株左右橡膠樹,年產幹膠130噸左右。用心血和汗水澆灌出一片片綠色膠林。使四連成為以橡膠生產為主體,多種經營為輔的經濟體生產基地,為祖國的經濟建設作出卓越的貢獻。






老鄧的記憶:

喜见潮汕农友在老廖家相聚,我又想起了当年的四连。在我的记忆中,铁矿的知青___刚強,湛江的知青___务实,广州的知青___文静,兴宁的知青___调皮,(注:屬謙虛,應是:興寧的知青___勤勞)汕头农友___团结。而且他们都统一佩戴一条彩色的水布,有的系在腰间,有的围在勃子上,给四连曾添不少光彩。最值得赞扬的是汕头农友吃苦耐劳的精神,二十一块伍的工资,他们能常寄钱回家,又能存钱回家探亲取妻生子。而我们这些调皮蛋直到回家还是光棍一条。这就是潮汕精神,值得赞扬。


吳錫榮說:

多谢周老板抬举,那我就讲个小故事吧:五团四连位于深山老林的“夾皮沟”里,但这地方,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当时铁矿知青是连队的主力军,周武峰、张涛、张松辉、邓文武都是领导干部,陈伟峰、陈秉廉等都是驕驕者,广州知青譚卫东,廉江知青李生也提为副指导员,这些都是下乡知青的骄傲,自从72年广州十一名女知青到四连后,她们活泼可爱,给连队带来了欢歌笑语但可别忘“开心果”方扬昭(别名阿蹦)他人高马大,一双浓眉大眼,炯炯有神,力大无比,不管是开荒砍大树还是挖橡胶穴等他都干得很出色,他有一个爱好,就是爱唱歌,在上、下班的路上,在连队里,他那刘三姐“亏了亏”嘹亮的歌声,响彻四连的上空,但再优美歌曲,在他口里都跑了调,不管怎样离调,他还是给连队带来了难忘的笑声。




吳錫榮詩一首

(24….11….2018)作者:吳錫榮
武峰妙笔忆四连,峥嵘岁月实难忘。
知青下乡党号召,屯垦戍边意志坚。
深山老林水库边,杂草丛生无人烟,
远处树下山羊跑,四连建在这地方。
寂静清晨军号响,整装集合出早操,
白天开荒种橡胶,傍晚打砖盖住房。
生活艰苦酸辣甜,农垦工人无怨言,
昔日野岭山猪嚎,如今到处橡胶园。
璀璨明珠大海南,山清水秀道路畅,
蒸蒸日上旅游岛,下乡知青二故乡。



難忘的四連

(1)有夢相隨
(27..05..2017)鴨腳
1969年3月24日旭日東升的九點鐘。我今天還記得姓名的鐵礦知青男生24名,女生7名乘座有氣管炎的陳舊解放牌卡車駛向兵團駐地。(注:鄧文武統計為准:男29人、女10人)一路雖沒歌聲但有歡笑聲且每個人都有好夢相隨。過了二連,就是剛推出的新土,是牛車比汽車跑得快的小山路。汽車剛進入四連南邊一座山因路難駛就停下。知青下車遙望四連的山山水水,名嘴田雞柯田忠指點江山:


東南西三面是高山,高山腳下是丘陵,北面是水庫,一條小河從水庫繞過來,這個地方有山雞、鷓鴣、黃猄、山豬、穿山甲和南蛇,水有魚蝦螚和王八,真是風水寶地呀。這個寶地對具有穿山甲和水怪能力的鐵礦知青來說真是天地顯靈。

一位全身都是非洲黒的中年人指著三堆2米高的人字草棚說,那就是你們的營房。營房是一座二米高的人字茅草棚搭成,四周沒有泥牆,我們當天就遇到四連三件寶:

1.三個蚊子一盤菜。蚊子是體大腳長的花腳蚊,往後發生的發冷發熱的瘧疾病就是它們叮出來的。

2.二條螞蝗一條皮帶。山螞蝗體形細小,一伸一宿可彈飛50公分,它吃飽血後也對你忠心不離不去。

3.與蛇同床異夢。七朵金花剛進棚就看見一條青竹蛇趴在用木棍綁成的床上,七朵金花花容失色飛奔而逃。當天晚睡覺,因倒春寒的冷風吹,我們十幾個人像蝦一樣縮卷睡在兩排床上。半夜冷風很大,冷風從草棚四周腳底吹進來,茅草嘩啦啦聲,幹枯竹技的斷列聲,該死不死的烏鴉聲劃破了夜空,我們仿佛進入死人谷,全身起雞皮。啊!我們不是有美夢相隨嗎?






難忘的四連

(2)死就埋在橡樹頭
(28...05...2017)鴨腳

第二天早攴後,全連三十號人站在野草的空地上,有髙有踒,有肥有瘦,衣裝五門八花,遠看像鬼排隊站著,赾看像中.共瓊崖游擊隊。

非洲黒的中年人左手叉著腰,右手舞動著用軍人的口氣大聲喊,同志們!我莊重宣佈:今天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第四師第五團第四連正式成立!(鼓掌)本人叫陳文標,十分榮幸任指導員。

指導員1.6米高,穿著條牛頭短褲,外露的兩條腿如鋼筋一樣結實,腳穿涼鞋;他理一個陸軍平頭,額頭下長一對李逵的假冒產品李鬼的眉毛,還有一雙張飛的豹子眼,滿臉鬍鬚,從頭到腳都是非洲黒。指導員又喊,同志們!他娘的!我們連一窮二白,但我們有一雙手一雙腳一個腦袋,我們都是設計師,藍圖由我們繪。

他是安徵漢子,1958年從朝鮮前線轉業到農場,他大字不識幾個但有德國希特勒煽情演講本事。他高昂地叫,我們要建四個基地:苗埔、營房、蔬菜、橡膠基地。
同志們!他娘的!不要怕一窮二白!我們也有兩只手,自力更生樣樣有,為四個基地我們要一不怕苦幹怕死,就是死也要把骨灰埋在橡膠樹頭!(注:我認為這句話鏗鏘有力,教授講不出)

指導員一番激情煽情的演講,我們全身熱得發滾,血脈擴漲直湧上腦門,就差沒吐血。

幹!他娘的!忠骨埋在橡樹頭!戰友像打了雞血高聲回應。

鐵礦子弟的特點:剛強、豪爽、義氣、搞笑、幽默、鬼馬,有時古靈精怪。

我1991年因經營不善虧損幾百多萬元,像得慢性腦癌,有了跳樓自殺的念頭。我想我香了以後(指火葬)骨灰放哪呢?我突然想起指導員陳文標講的,死也要把骨灰埋在橡膠樹頭。從而又想起兵團的歲月,終於冷靜下來。

曾記否!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難忘的四連
(3)藝術指導
(29...05...2017)鴨腳

2017年5.15知青聚會上,一位滿頭銀絲,一聲不吭,眼笑和不露齒微笑的富太太看著我,我明白她是讓我猜猜她是誰。我脫囗而出,李菊,李毅堅!我們有47年沒見過面,我之所以一眼看出,她有二個特徵:眼會笑和嘴角會笑。李是高中部美女也是幹部子女。

1969年4月初中.共九大召開,連部決定每週跳一次忠字舞,藝術指導是李毅堅。李指導教授我們:
先跨出弓步,兩手一前一後,手心向上伸高,收腹挺胸,眼、指尖和星星三點一線,伸出的腳隨歌聲抖兩抖,然後轉不同方向重復相同的動作,最重要是帶著三忠於四無限的感情。

歌名已忘,只記前二句詞:“抬頭望北斗,心中想念毛澤東。”

鴨腳!你低頭幹什麽?地下有金撿嗎?而且動作不標準。菊花頭微笑指責。

鴨腳爭辯,頭!我低頭思故鄉,再說我是螺旋腿八字腳,不可能像洪常青跳標準動作。另外這個月起早摸黒建四大基地,人很疲倦,舞技不是千奇百怪就是千醜百態。

鴨腳長舌扁嘴真會講!

鴨腳又對菊花頭說,你猜兩個印尼知青跳什麽舞?(注:指梁長盛、黃育壽)

菊花頭說:怎麽跳得扭扭揑揑?

鴨腳說,這叫印尼水蛇舞。

菊花頭雖然滿頭白髮但無法抺醜她,她依然是胖而不贅,具有富態和靚麗的氣質。

聽說很多狼(郎)暗戀追求她,但我最關心的是我一位死黨兄弟也陷入其中,他被我勸阻和痛罵後,他精神有波折,為這,我很內疚也欠他一個道歉。




(4)阿米爾
(30...05...2017)鴨腳

我昨天翻看舊相片,發現下兵團前的舊相,竟有李成富像泰山頂上一棵松站在後排。從下兵團到今天,我未弄清讀小學的李成富怎會與我們抱團,同時想起他的往亊。中.共九大後,連隊開展向毛主席早請示晚匯報和先讀語録後打飯的活動。李成富是二項活動的典範。李長得人高馬大,身骨結實壯碩,高鼻樑,眼眶深,遠看像〈天山上來客〉的阿米爾,近細看像五十萬年前北京周口店人,故從小賜綽號‘狗頭’。阿米爾的動作和話語永遠是僵化的死極,永遠不變的。每晚匯報,阿米爾都穿燈籠內褲,像印度俘虜披著一條灰色毛毯,他說:毛主席,我今天又犯三隻腳毛病,我保證政過,一不怕苦二不怕屎(死),布呀(不是)不布呀!不是大便的屎,是死掉的死。他不僅有重結巴,海南普通話像宋朝的海瑞一樣極差。白頭翁翁亞二取笑說,你不只三隻腳是四隻腳。“嗡嗡叫!第四只腳在哪裡?”翁說,你褲襠下面的弟弟不是第四只腳嗎?狗頭阿米爾破口大罵,你們都是牛鬼蛇神!‘三隻腳’是李恵文連長批偷懶的用語。從偷賴的方法方式說是文明的理性的。最離譜是天天尿道炎,每幹活30分鐘來回拉尿抽煙最少十幾分鐘。一天晚上四眼佬張松輝說:狗頭你錯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是毛語録。阿米爾反擊,難道是你四眼佬語録嗎?從而引起熱烈討論和考究。阿米爾不僅是我們的開心果也是連隊的勞動典範。包括整理每穴相隔2米平台,挖80公分寬80公分深的山地穴,他一天最高挖15個。因阿米爾表現突出,二個月後調到武裝連。武裝連副連長何國慶對他的評價是:做事認真、負責、勇敢和能吃苦。





(5)語錄風波
(30...05...2017)鴨腳

輪到飯前讀語錄我讀道:驕傲使人落後,虛心使人進步。

打完飯剛走幾步,聽到吹事班長黃金明喊:文書你回來,他低聲說,你剛當上文書說明你能寫會道,年青人容易驕傲,你讀的語録很有針對性,因此我多添加一両飯菜。

黃班長是客家人,三十出頭,有文化,人愛講幽默話,愛搞笑鬼馬,與鐵礦知青氣味相投。加飯菜的做法密傳開,大家急著找自己不足翻找有針對性語録。

青頭仔李平發不為獎勵,他讀: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黃班長無言即添加二両飯菜。

李平發和鄧順田師徒倆穿著短褲,上身赤膞起早摸黑灑大汗地苦幹。李平發高燒四十多度,已處於昏迷講糊話也拒絕'去團部就醫。黃金明是對李平發痛愛而加飯菜 。

最鬼馬是武大郎,平時吊兒郎當愛發牢騷,他念:鬥私批修,黃班長默語加點飯菜,這位仁兄趕緊又念一句:狠鬥私字一閃念!黃班長抬頭看著他說:好像沒這條語録?“這是最新語録還沒放在書裏” 武大郎回答。黃班長半信半疑說,你走先,待我查一查。

輪到黃公公讀:豐衣足食。黃公公剛走幾步,黃金明聽到公公自言自語說,我讀的是豐衣足食,他應該知道的,怎麽少了斤両。

黃班長站起來大聲說,你好吃賴做!怎麽少斤両啦,我看你個了子大大飯量大,每次都多給你。你讀豐衣足食,為什'麽不讀自力更生前面這句!黃公公氣得唖口無言,狠狠地把一碗飯菜摔在地上並高呼:老子不幹啦,甩袖而去,成為連隊第一個逃兵。

從此,早請示晚匯報,先讀語録後打飯及跳忠字舞無聲無息自滅,只保留半天勞動半天學習的天天讀。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板凳#
发布于:2019-04-21 12:59
陳君回憶:
秉廉:请问,哪里来的这张相片?很像我们四队的学校,是杨永发老师,是一位帅哥,现是“农林居”付居委主任。第一排左边第一位是方武锤大女儿,第二位是我大女儿,右起第一位是林炎舜的大儿子。当时我没照是啥原因就记不起了? 谢谢您的珍藏。当时陈伟峰任教时不是这个学校,这个学校是最后才建的,那位老师是楊永发老师。看多几个学生出来了:第一排左起第三位是郭汉耀的小姨子,第四位是玉香,第七位是玉香的姐姐美贞。其他我认不出是谁?

賽賽說:
我届当年(72年9月)落到连队时好似系蓸华当教的

陳秉廉說:
當老師有李毅坚、陈伟峰、曹华、陈秉廉、方圆红、陈佩君、叶智慧、还有……

陳君補充說:
还有:陈喜英、李美云(两位都是场部老工人子女师范毕业的)、楊x茂(客家的),李海珠(李秀全之小女),李永发(调入的)、施永带(四队连长梁济的夫人)。我调回普宁时,就剩李海珠和施永带,后来谁调入就不知道了。


難忘的四連
(6)鴨文書
(01...06...2017)鴨腳

我69年4月底當上文書,開始叫鴨腳文書後簡化為鴨文書。自8月外地知青到後,鐵礦這幫家夥公開場合不叫我雅號了,當然我也很喜歡鴨腳雅號。如我去尋名醫李時珍我會道:晚輩周武峰,字號鴨腳,向先生問醫取藥來也。你看多麼像文人雅士,彬彬有禮。

為什麽選我當文書?至今仍再尋找真像。四連人才濟濟,臥龍藏虎:天之驕子陳秉廉,陳偉峰,一代才女黃海女,組織能力一流鄧文武,智商第一黃黎明,名嘴柯田忠.....。

我當文書也發現文書也不是什麽好鳥官。文書除了量地報表,雜務跑腿外,主要是倉庫物採購和管理工作。挑著舊鋤頭砍刀到團部以舊換新,當天往返30公裡累得像王八。

更有厭氣的是,女生紛紛幫男生洗衣服被子,我盼星星盼月亮就是沒女生幫忙。我只好將僅有三套衣服輪流曬太陽,再用棍子敲打灰塵重複穿。

2002年8月四連相約在廣州,我問為什麽沒女生幫我洗衣服?女生說,你是連部高幹,太嚴肅沒笑容。啊!奧買茄!(注:指我的天啊!)好在我和大家相處融合,這也許是我經常和大家同流血出大汗。

6月第一個林段砍大中樹,必須是先看地勢,二看風向,三選擇有利的一面下斧,最後在另一端下斧,有風吹或有不平衡壓力樹自然倒。

那天,燉雞鄧文武和青頭仔李平發失合力砍一棵特大樹,我在低地勢砍中樹,一陣山風刮到,鄧、李砍的大樹無預警隨風倒下。

山岰響起叫喊聲,快救人呀!鴨腳死啦!鄧、李不顧已倒的樹木野藤飛奔而下,李平發一邊抬樹一邊喊,鴨腳呀保你大牙!你不要嚇我呀!

過一陣,嚇得臉無血色的鴨腳從樹叢裡爬出來。原來我一瞬間急中生計,兩手抱著頭赴倒在一棵樹樁下,逃過大難不死。

烏拉(萬歲)!鴨腳鳥啦!烏拉!再烏拉!在鄧、李的扶助下,鴨腳向大家招手致意,學偉人的湖南腔調喊,冬...志...們... 郝!

1972年11月我專程回大難不死的生死緣林段照一張相並寫打油詩一首:





兵團戰士勝愚公
(1972年11月)

萬座高山萬條川,萬畝墾荒萬道關。
主席思想照心間,哪怕天大困難關。
砍刀揮動荒山變,鋤頭指點天地動。
灑盡汗水灌膠林,滴滴膠水映丹心。
誓為人類多貢獻,兵團戰士勝愚公。

難忘的四連
(7)食腦
(02...06...2017)鴨腳

當年兵團流傳一首順口溜:
一師好,二師富,三師下山種木薯,四師上山打山豬....。
五團則是:地瓜,木瓜,南瓜三瓜團。

四連則是:瓜了(粵語,指死了,玩完了)死不了,山人自有門路
一,二頓沒菜怎辦?我們創了‘紅線女爬山’,我們把碗裡的飯壘成尖峰嶺一樣尖高,然後用蒜頭爆炒醤油,再用醤油將飯團一圈圈往上繞,紅線女爬山大功告成。


白死雞蛙子(注:四川話,指該死的崽子)!狗褲大喊(注:粵語,指茍玉財副指導員,簡稱,茍副)你們正長身體,長久會傷身體的!為防傷身體,這些家夥用醤過紅色指天辣揷在飯團頂峰,戲稱紅線女爬上山頂,望見紅燒肥豬肉和魚蝦蟹。


一天青頭仔李平發做我的跟屁蟲,一天三頓跟我後面排隊打飯。晚上李找我說,大佬,我發現輪到你打飯,高佬王朝良歪頭跟別人講廢話,但他手不停地幫你壓實飯再添飯,菜也給多。你可否仙人指路一,二?


我給難往了,因為王朝良與我的關係屬隱私。(注:王朝良是我舅舅,只有張濤知道。)最後我答應,但有條件。我說:你家養的白鴿不愛看戲,天天濫交兒孫幾代,你須請我們幾個老友吃一頓豐盛的紅燒乳鴿加帶走,你然後買個較大的碗回來。

一個星期天李平發按我指點拿一個碗來,我說你為什麽拿個大湯碗?李說人人都知道大湯碗的用途,五兩飯放到湯碗裡就如大洋中一座小孤島,吹事員容易產生錯覺,以為飯給少了又另添飯。噢!四連人聰明透頂,原來有奧妙。

我給第二招: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叫高佬或王朝良而是用海南話叫朝良顧(注:海南話指舅舅)。李問為什麽?我答道:真是人蠢沒藥冶,別問為什麽照辦就行了。果然李平發的飯菜多起了。

過一段時間,很多人跟著用海南話叫朝良顧,朝良顧!全漣都對朝良顧親上加親,而我的飯菜減少了,因連部發現是不正之風而婉轉批評。我真是個笨鴨,盡提損己利人的鬼點子。

2015年8月副指導員張濤在聚會上問,誰的碗最大?那些老男人爭報自己的碗最大。我問權威人士炊事員大笑(馮慧秀),亞秀說:李平發的碗最大。









三言兩語

鐵礦知青椰海洋洋的敘述:

本以为那段日子已经过去了,这生命中早已翻过的一页已经陈封。今早打开微信看到了江南(注:七連鐵礦知青)的光阴的故事,记述了他剛到7队插队落户的情景及心境。许多经历的往事,甘与苦又回来了,他记述的经历,我也经历,他的心路历程也与我一样。只是我觉得他比我幸运,一到还有茅草屋可住。而我们是对着满天星星的天幕,听着虫 吃草和蝉呜声而眠。第二天,踩着湿湿的露珠去割盖房子要用的茅草,一天十个小时有多,吃的是黄豆伴飯,有时是酱油拌飯,脸总是晒得红红的,全身似乎沒怎么干过,都是汗水,手和脸被那利过刀的茅草边缘割到伤痕累累。那年月的人,人人都沉浸在革命的理想主义中,无论多苦多累都不叫苦,如觉得苦,那肯定是自已的小资产阶级享乐主义在冒头了,就得与自已的思想做斗争,顾名思义叫斗私批修。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地板#
发布于:2019-04-21 13:00

難忘的四連

(8)回鍋

(03...06...2017)鴨腳

李惠文連長訓活:列寧說過,浪費就是最犯罪。

連長往常講話和風細雨,他今天激昂地說:我這幾天發現樹縱有散落的黃豆。同志哥!吃不完不要倒掉,要自覺拿回飯堂回鍋。

一散會,大家捂著肚子笑到咳。

連長問我大家為什麼笑?我說,自水淹菜地後,交通被堵死無法到外採購,只好吃清水煮豆,因多吃不消化,拉大時就把豆拉出來。

連長是客家人,從部隊轉業到農場,瘦個子,馬字臉八字眉,遇到突發事件和難題,臉一沉表情比舊社會還苦。"應該嚼爛些,連長說。我說,我們正處發育期,缺肉沒油,吃完五兩飯跟沒吃一個樣。吃飯像狼吞,直接將飯倒進胃裡,也不知飯菜是什麼味道。

連長靜默沉思,為訓活感內疚。連長對知青關懷體貼,知青有錯,他微笑教路糾正。說話有耐心,慢條斯理,樂意與知青溝通。

於是,連長決定:先生活後生產,先提高生活品質,讓知青安心安家。(這個決定二年後受到團生產處鍾處長批評)。並即召開各路神仙會議,做出上山打獵下河抓魚,加強種菜班人力,設事務長專職領導等措施。鄧文武當獵人,張濤提為司務長,黃公公成了漁夫,李平發改做菜農。

四連經二套領導班子領導,首任指導員陳文標和連長李惠文,第二任指導員林善芳和連長李時民,二套班子相比,首任班子的方法方式與知青尤其是鐵礦知青融為一體。

鐵礦知青山裡長水裡大,既鬼馬有野性又講道理講文明;聰明智商高又不做損人利已之事;既豪情正義又不傲視一切目中無人。這是他們的特質、脈博和穴位,任何領導班子根據他們的特質領導,他們將發揮無此的熱能和巨大的潛能。

三十多個知青經五個月流血灑汗日夜奮戰,建起了1500多平方米,傢俱設備齊全的營房和伙房,開墾二個標準林段,建起蔬果和苗埔基地,完成了四大基地建設目標。回首這一切,我們驕傲自豪光榮!同時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仙去的陳文標指導員和李惠文連長。

在此,我向這兩位領導者致以崇高敬禮!





難忘的四連

(9)詩蟲

(04....06....2017) 鴨腳

武大郎寫了不少打油詩,我選五首另加我的解讀與大家分享。

急急忙忙糞坑趕,緊緊張張把褲脫。
紅頭蒼蠅奏樂章,千萬屎蟲叩頭迎。

解讀:建連後幾個月都沒廁所,拉大放小全在周圍樹從裡還手須拿棍子,防止蛇蟲鼠蟻咬,尤其是大雨後,二十多公分長大肥蜈蚣紛紛爬出來參加聚會。因此決定建廁所,廁所約十五平方米分隔男女兩間,無天棚四周用茅草圍。上廁所不是方便而是受罪:

烈日當空,全身冒汗。寒風吹刮,全身雞皮。毛毛細雨,舉傘帶笠。

此外,滿是能歌善舞的蒼蠅舞娘,還有開懷大笑,見口不見眼的屎大郎,如你沒技巧糞水濺到屁屁。大家去放大拉小就和詩對聯逗樂。

九.一三林彪事件後,知青不安心兵團,波動很大,為穩定隊伍,開展批判林彪,清理階級隊伍運動。全團紛紛尋找靶子,找不到壞人就找後進分了。四連剛好找到寫拉屎詩的作者大郎。大會批小會鬥,說詩攻擊國富民窮,批污蔑兵團艱苦動搖軍心等等。可是批判會散會,大家急急忙忙糞坑趕,大眾都贊詩寫好,又忙著以廁所為題對詩會友。陳文標指導員私下說,有水準,實在,老粗文盲小孩子都聽得懂,看得懂。







注:當年四連茅廁圖:,遠處茅草房是伙房,小路引著山坡而下是水井,一片平地是菜地,近眼的泥土框架是茅廁。其真實寫照:

烈日當空,全身冒汗。
寒風吹刮,雞皮顫抖。
毛毛細雨,舉傘戴笠。

難忘的四連


(10)詩蟲
(06...06...2017)鴨腳

閉目靜坐任蒼天
惡狼剛出後門走,猛虎剛好進前門。


凄嘆大郎命今休,閉目靜坐任蒼天。

(注:去真名,改大郎)

隨著大會鬥小會批次數增加,剛開始大郎採取辦駁反駁,領導認為他態度不端正,要加強力度,所以指導員和連長常參加班會。這首詩是有感而發。大郎是堅持觀點的人,不會輕易放棄。

記得1972在三連大會戰拿大郎到大會批,散會後我特意在路上等他。我當時是團政治處宣教幹事,我關心地指責他說:“我叫你不要發牢騷,你為什麼死不改性?”

他嬉皮笑臉說,我不發牢騷,你們去哪找批判對象?

我與武大郎是不同道的人,我當文書時他老跑到我單身住的倉庫裡,大發牢騷,評論連隊到中央的政策,也不怕我這個連部心腹告發他。我雖然在鐵礦不認識他,不了解他但他有可能在鐵礦聽說過我,我的理解他是相信我的,因為常托我幫他買煙酒,大家都是鐵礦知青我怎麼會揭發他,我唯一做的是勸阻他發牢騷。

1972年9月,我在四連主持批判林彪的悲觀主義,流寇主義,看兵團前途,紮根兵團的教育試點工作。大郎這家夥也不給我面子,當著我的面在班會上說:“林彪三個變相合我心意,過去在鐵礦幹臨工拿工資四、五拾圓,來兵團才拿二十圓,根本想不通,林彪留念大城市,我留念礦山” 他講完特意用眼睛飄我,很得意好象向我示意。我一時啞口也沒立即批評他,全班陷入沉默,我承認我無言失敗了。

大郎其實也不是什麼反動分子,他可能是懷才不遇而牢騷太盛。




難忘的四連

(11)可憐兄弟不上百
(06…06…2017)鴨腳


千古瘦馬稱高佬,萬年枯木做電杆。
粉發油炸也難肥,可憐兄弟不上百。

(注:除真名改高佬)

廣州知青高佬1969年8月29日到四連,他確實可憐,他是帶著長年咳嗽,有時咯血的病軀來的,不到半年去照肺,確珍是肺結核。有人問他明知有病,為什麼還來兵團?他很為難地說“我不是主動要求來的,是被迫的”。不要猜,這樣的回答大概是家庭出身有問題或是可教育好子女。連隊的領導很關心他,積極幫他申請回城。鐵礦知青共有六個走資派的可教育好子女和眾多科級、高級工程師子女以及地富反壞右子女,都鼓動他們以身作則帶頭下兵團,在他們的帶動下鐵礦近160人下兵團。這部份子女本身學業成績很好,智慧高都是可造之材,他們下兵團後沒有一個當逃兵,沒有一個奀種,有的成了骨幹。他們回礦投入社會後都有所作為。  許克洛是礦黨委書記許章法的太子,我的同班同學,他一開口就知道他有學識有教養,除此之外他與我們勞工子弟沒有什麼不同之處:他經常在雞心河石碌河打鳥抓魚,人黑得像個炭頭,我們私下稱他“非洲鯽” “魔鬼魚”。許克洛在17連,他常到黎寨雞心村做義工。有一天他幫黎族小童30人理發,理到手指都紅腫了,我戲稱他是雞實村新來的黨委書記。許克洛移居美國,除本職工作外利用業餘時間搞雕塑創作,成為藝術人還積極組織在美知青成立聯誼會,不忘組織愛國活動;另公主許津津與我們同在四連,她離開用兵團後選擇在海南三亞創建觀光農業,鐵礦礦長的太子曹江河和後官二代李毅堅都與我們同飲四連水;鐵礦前徐雲黨委書記的太子鈕海津和皇子徐海東都成為七連人。




七條精英好漢

(25....05..2017) 鴨腳
從右至左站立者:

美籍華人許克洛,甘泉歲月有著落。
一二三四五六七,觀榆業績數第一。
實幹英模有何人,發小班長何國慶。
笨鴨先知春江水,棄官從商隨浪流。
一代天驕陳秉亷,今生育才星滿天。
機械鬼才甘天偉,藥到病除妙回春。
人傑出眾吳仕昂,書寫人生意志強。

三言兩語
十七連鐵礦知青許克洛說:因为当年我是南加州知道协会会长,我们组织这支队队伍白夭在星光大道上表演,遊行。晚上我们在当年的北美地区华人华侨春节晚会上表演开场舞,舞台设在奥斯卡颁奖的大剧院,与晚会主办方联络参与筹划,队伍的组织排练真的是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当时时间短,我们还有舞龙,舞狮,所以人员组织,服装,道具,腰鼓,龙,狮子皮都要弄齐,还有要找排练场地,这所有的事都是我们自己解决的,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帮忙,本来我们只有晚上演出,但我想花那么大力,费了这么多事,我就提议白天在星光大道上溜一圈,这方面我们是第一队伍,回想起来我们这群知青真的是非常的团结,非常的努力。

難忘的四連

(12)詩蟲

(07…06…2017)鴨腳

黃毛丫頭出大言

肥婆上台演新辭,怪聲妖氣戰英雄。
他大話講要戰二班,黃毛丫頭出大言。

這是1971年在七連大會戰女班長李捍東對男班發出挑戰,武大郎寫的打油詩。李捍東是吃苦能幹的勞動好手又是大姐大,她帶領的班勞動效力一直很高。也不知道武大郎觸動那條神經,一改“吃飯像條龍,幹活像條蟲” 的印象,在倒大中樹的作業中成績顯著受表揚。開班會大家說他的幹勁來源於暗戀肥婆,要他请吃糖。







難忘的四連
(13)詩蟲
倆人恩緣從此起

(09---06---2017)鴨腳

績勛精心刨扁擔,捍東深愛勤勞人。
倆人恩緣從此起,氣壞大神陳亞章。

這首詩不是真實寫照完全自娛自樂。但女生愛勤勞的人這話一點不假。我不知道四連有多少對結成終身伴侶,鐵礦知青就有四對之多。 李捍東在女知青中是個傑出人物。後來指導員陳文標有點生硬地拉郎配,介紹他弟(六連排長)給李捍東,李捍東為逃避只好離開兵團外嫁給軍人。我1975年在回海南的紅旗輪上巧遇李捍東,她當時手抱一歲有多的兒子。待我放好行李已不見捍東,她是有意回避我,我只好默默地祝福她幸福美滿。






四難忘的四連

(14)兵團戰士….. 老水牛
(23…06…2017)鴨腳

為實現營房紅磚紅瓦一片紅,在雞實村附近建立磚廠,組建五員打磚班:劉班長二夫婦,廣州知青黎細喜,鐵礦知青黃新林,另是隨劉班長從一連調來的老水牛。牛是有編號戶口的,宰牛須報批,偷牛要判處,從這個角度講牛也是兵團戰士。

五個成員負責砍柴、挖泥、踩泥漿、打磚瓦曬磚瓦、燒窯起窯。可想而之,多層次的工序要付出多少血汗水。他們的工效無人可比,一天打磚瓦16000塊,起早貪黑加班可達22000塊,最後黃新林因瘧疾病倒在泥水中,老水牛也站不起來了。五員的勞動效益十分驚人呀!

1970年大年三十,天剛蒙亮吹事班王朝良帶幾個人來宰老水牛過年,當年四連已是人旺丁旺有一百幾拾號人。不懂殺牛反被牛撞死的事有發生過。好在王朝良在農村長大懂得殺牛。先用繩子分別綑四條牛腳,由四個人分別拉著四條繩,喊一、二、三就分四個方向拉,當王朝良輪起大錘在牛頭中間突出的穴位錘下,就在此刻,老水牛前雙腿跪地,不斷地叩頭,老淚橫溢。第一次看到牛人性化大家都為之動容傷感。

劉嫂楊啟密哭泣著說:“朝良舅呀,水牛是我從小養起, 它見證我們戀愛、結婚、生娃,請不要殺它呀!它有人性呀!” ,劉洪發班長則站一邊無言擦淚,李平發也為牛求情。王朝良攤開雙手說:“你們先商量好,一百多號等著牛過年。”最後的結局是,老牛將自己的身驅為四連奉獻,讓大家開開心心過年,四連人則是酒肉穿腸過,老牛心中留。







難忘的四連
(15)牛之風波

(24…06…2017)鴨腳

牛,歷代都是海南農民.主要的勞力。他們對牛精心飼養,用心愛護,甚至兄弟分家因牛分屬引起紛爭而互相砍殺。

因懷疑四連偷一頭水牛,黎寨雞實村的村長帶幾個帶槍的民兵到四連威脅要牛。說什麼牛是他們的兄弟,是他們的衣食父母,不交還牛就封鎖四連,見一個殺一個。

黎族同胞們搜索裡裡外外,連毛都沒找到,但他們就是不願走。沒辦法,最後決定由張濤司務長出面擺平。

張濤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圓融的人,善於在矛盾、紛爭、甚至打鬥中恊調、平衡,解決紛爭。雞實村離連隊約三公里,是對外運輸的交通要道。為要做好民族的關係,過年過節張濤都會送米肉、送蔬果慰問,誰家人有急病或生嬰兒,不論是深更半夜,張濤總是陪衛生員鄧少珍去治病和接生。在交往中免不了要勞他(黎族話:吃飯),勞牛勞溫溫(黎話:喝酒喝多多),互相建立了感情。村長是相信張濤的,他對張濤說:一句話,你說怎麼辦就怎麽辦。張最後說:“鋤、頭、拍、叮、咚(黎話:1、2、3、4、5,此處意為總而言之)一頭牛按300元算,如我們偷牛,就一賠二,即600元。如沒偷,互相不要追究了”

這件差點擦槍走火的事憑村長對張濤的信用也就解決了。可確聽有怪事:

我最早就聽說一位知青抓了一條小牛,在山上搭草窩,還找黎族小妹鬼混,吃幾天肉也沒吃完,又叫另一知青共分享。

三十多年後我又聽說幾個人借探親之名而沒回去探親,而是牽一頭大水牛上山宰殺了,將牛肉幹、灑幹、熏幹,搭個草棚,吃了一個月。在那個年代無肉可嘗,無肉湯可喝,無奈做出這樣的惡作戲也不奇怪。

我的天呀!膽大包天的花和尚魯智深最多偷幾斤牛肉和幾斤酒,他們竟然因饑餓,因長期沒聞到肉味而暴吃一頭牛,怪不得狗頭李成富說,四連人都是“牛鬼蛇神” 。







難忘的四連

(16)我的兄弟黃牛

(25…06…2017)鴨腳

每當我們追憶兵團的歲月時,不忘老水牛的功德無量,而當聯想到自己的兄弟黃牛時,我總是暗自內疚。

黃牛是我同級學友也是我的兄弟,他原是留校續書但因我下兵團他只好跟隨。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黃牛自認有可能向一位女知青追愛。事情很湊巧,團部為照顧陳文標指導員胃出血的慢性病,調他到團部中學任支部書記,而陳指導員又調黃牛到團部中學任事務長,黃牛此時又與單思的女生同校工作。

十分純真的黃牛則認為是天意安排他們巧合一起,且陷入單戀之中,人已到糊思亂想,我看到他的痛苦決定開誠布公地坦率地談自己的看法。 我對黃牛分析道:你們倆人門不對戶不當,人家是幹部之女你是工人之兒;人家是雞精班你是初中雞,學位不對等;人家是美女而你又不是王心剛;人家有生來的臉笑眼笑嘴笑的容貌,你誤以為對你有意。我加重語氣說,你不覺得是賴蛤蟆想吃天鵝肉嗎?

黃牛對我講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天,一個乞衣(粵語,指乞丐)去百貨公司買針,服務他的是一位美女,一番交談後乞衣很想娶美女作老婆,乞衣(乞丐)從这天起不論是刮風下雨每天都去買一枝針,趁機與美女談天說地,當買到一百枝針時,乞衣(指乞丐)終於抱得美人歸。世界無奇不有,我不可說這故事是假的,只要有毅力恆心滴水也可穿石。

我不客氣地說:我只知道玻璃瓶裡有糖螞蟻就會來,這個糖可以理解為有錢和財富也可以理解為有才能本事。我們最後無言以對不歡而散。俗話說:“牛不願喝水,不能硬按牛頭喝水” 我的兄弟就是這股牛勁,只管埋頭拉車不睬理我的勸告,我則強硬要他斷了追愛念頭,這就是我有內疚之因。

1975年我回鐵礦探親去見黃牛時他有點不對勁,他竟然當我是陌生人很冷淡,他可能還在埋怨我反對他這段戀情,為此,我深深感到對不起兄弟可能挫傷了他的自尊心,多少年了我心一直不安。這以後我們失聯了雖然我通過朋友尋找他。在此,懇望兄弟接受我遲來的道歉,並祝福我兄弟晚年身體安康!



難忘的四連

(17)生死緣
(26…06…2017)鴨腳

1972年10月間,我和團政治處保衛幹事李平發回四連“探親”。69年砍大中樹時,我差點受難砍大樹的事故中,這次我又差點斃命青頭李的槍口下。

張濤當年是四連司務長,因他管轄的倉庫老鼠太多,這次他把床鋪搬到倉庫,以便滅鼠。他的床是流動性的,倉庫、伙房、豬欄、菜地、漁場,哪有問題要解決床就搬到哪裡。 大家戲稱“流動床鋪” 。他自配一把實心彈的氣槍,用來打老鼠、猴子、山雞。

青頭李端起槍,在距離我不到二米地方,槍口對準我的眼睛,問張濤:“槍裡有子彈嗎” 張答:“沒有。” 我一側頭拍的一聲響,我即用手捂著太陽穴,血從手指間流出。

我和李平發本不相識,那是1968年6月一次偶然的機會,李平發的爸爸帶著李平發對我說:“這是我的獨苗,我觀察你有些日子,我將他交給你要像兄弟一樣,對他傳幫帶”,從此我和李平發像兄弟一樣共同進退,互相關照,一起下兵團。李平發長得健碩,四肢粗壯結實,頭腦反應快,個子長得高。他和四川兵鄧順田負責種菜,保障一百多號入的蔬果。他倆都是勞動好手。李打擺子發冷發燒,高燒40度也不下火線。連長最後下令用擔架抬他到團部醫院,半路他滾下擔架,抱著一棵樹,死活不願去醫院。

李平發後來調到團政治處任保衛幹事,1972年12月參軍赴中越邊界。退伍後回鐵礦先任刑偵隊長後任公安局長。                                    

“快!“黃牛”!快去找衛生員小鄧來” 事務長張濤喊叫。衛生員鄧少珍詳細檢查傷口,“痛不痛?有子彈的感覺嗎?小鄧邊查邊問。李平發早已發懵發呆立那兒。我為了不給李平發太大壓力,明知子彈還在腦骨且有痛感,都中氣十足地說:“沒子彈感覺,也不痛”。

小鄧說:“那大家仔細找找子彈” 結果找遍了,都沒找著子彈。小鄧關懷地囑咐說“太陽穴這個地方,動脈靜脈特別多,不可大意。趕快到師部醫院檢查,如要動手術,剛好部隊187醫院的外科主任調到師部醫院”。

我和李平發立刻返回團部,過二天,我也不告知一聲,私自到師醫院檢查。外科主任也不安排照x光片,用手模就安排剃光頭做手術。我在手術臺上等很久不見主任來,打聽之下,是主任在跟一群知青實習醫生講解,由他們做手術。我一聲不吭跑回鐵礦家住幾天,也不回團部報到。    

這顆子彈一直到1975年8月,到昌江縣醫院經過40分鐘的手術才取出來。在此,我再次謝謝小鄧對我的關懷。

图片:c1f8517fc0c2416595d84284a6fdf.jpg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楼#
发布于:2019-04-21 13:51
難忘的四連

(18)以命抵命之牛郎

(27…06…2017)鴨腳

老營地被水圍困與外斷絕後,連部決定遷移到另一地建新營地。在動員大會上,李時民連長激昂地揮動拳頭說:“活著就拼命幹,死了我給你們開追悼會,我用我的命抵你們的命!” 全連的牛郎尤其是潮汕牛郎發揮各顯神通的本事,灑熱血流大汗地建設自己的家園,湧現許多感人的人和事。王心剛潘品番(王心剛是50、60、70年代的電影影星,是帥哥)是帥哥的代表人之一。老潘是鐵礦子弟中學高中部“雞精班”的知青,不論是老營地的營房還是新營地的營房,主要由他和燉雞鄧文武組織和指揮。他倆不僅是苦力而且是技術員、監工和培訓師。老潘有鬼才: 他有文化水準,在班會上的發言有水準,分析問題透徹,邏輯性強;他不僅是建築方面的技術員還是技高的木匠,伙房的桌椅、櫃、台是他做的,從原木開板,鋸、刨、鑽、嶔、削、上漆、力架樣樣精通。他的排球打法十分了得:高手飄球,魚躍救球,彈飛扣球,自由吊球,其姿勢有如80年代中國男排汪嘉偉的優美姿勢。在他的組織下,建起排球場,成為連隊運動項目。他還是玩樂器的高手,七0年開憶苦思甜會上,他二胡獨湊,時而低嗚,時而激憤,以悲哀的曲調拉了一首令人催淚的悲痛歌曲。唱詞開頭是“天上佈滿星,月亮亮晶晶,生產隊裡開大會,辛苦把冤伸….” 他一曲出名,兵團改制後調到場部宣傳隊。 然而,在他人生的旅途中,在兵團這段則留下有怨有冤的痕跡。也許他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有二次批鬥武大郎時都拉他出來陪鬥,批他什麼,平時他對政治議題沒表示什麼見解,對下兵團也沒有牢騷,硬批說武大郎的牢騷言論是他教唆。無故的批鬥,心中雖有怨言和不滿,但無阻他建設連隊的意念和熱情,連我這個團部機關的人心裡都為他鳴冤。這也就是大家尊敬他的原因。





難忘的四連
(19)以命低命之女神
(28…06…2017)鴨腳

講完了牛郎再講女神。四連婦女共49人,其中女知青39人。(72年數)

“婦女能頂半邊天” 這是當時最深入人心和最響亮的口號。全團最出名的是五連以鐵礦女知青唐斌和陳妖鳳為首的“鐵姑娘隊”。這支鐵姑娘隊的可歌可泣的事蹟曾激發五團女知青戰天鬥地的熱情和幹勁。

其實四連的女知青毫不遜色,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蹟無人去挖掘。指導員林善芳口笨,一棍打下去都沒屁響,怎麼指望他去宣揚呢?。四連真沒秀才嗎?狀元方圓紅和陳偉峰,才女黃志堅,名嘴柯田忠都跑去哪啦?這些家夥只懂埋頭苦幹,不懂宣揚四連女知青可歌可泣的事蹟。  

73年2月,連隊收割瓜果蔬菜和積肥,男女班的結果是:  

男生二班:二千多斤。  

女生九班:四千多斤。  

女生七班:五千多斤。

看到上述工效,請問,你服了嗎?當時林X生(注:今才知是潮州才子林芃生)代表男生的想法是:幻想是當蚊子,自由自在地飛,偶而飽吃一頓。女生的幻想是當飛鴿,飛出鬼都不願呆的地方。    

四連沒女生當飛鴿,她們像榕樹那樣深深地紮根在四連。      

又請看:廣州女知青譚衛東從69年9月至73年1月,三年半期間只請二天病假,半天公傷假。72年全年出滿勤。 同樣是廣州女知青方玲三年半期間,只請三天病假,72年半天病假。

不要認為女知青這樣做沒有代價? 全連女知青36人(73年數字)其中16人有婦女病。 二個月,大姨媽(月經)來三次的5人。 三個月來一次的1人。 八個月只來二次的2人。

生活的磨難,勞力的透支,精神的壓抑,長期的傷病,使知青過早變成青山童老。時至今天白髮蒼蒼的知青還留著兵團時期,積勞成疾的後遺症。

注:這些是1972年最後到四連的廣州知青,她們青春、陽光、活躍。她們像鯰魚一樣把整個四連的沙丁魚都弄活了。







難忘的四連

(20)七個小不點
(21…06…2018)鴨腳

在四連知青中給我很強烈的感性認知,腦不會被洗掉的是潮州七個小不點(我當時形容他們是七個小矮人)。

當安排他們入住宿舍,他們拒絕入住在外呆立著,三個女生在擦眼淚,尤其是郝英哭出聲來,四個男生沒魂無彩地站著。我進宿舍看只見四周用泥巴鋪的牆壁是濕的,最糟糕是牆上的矛草還長出鮮嫩的芽苗。第一次身處深山環境又是第一次見到矛草房的居住條件,怎麼不叫生活在歷史名城潮州市的,七個剛斷奶的孩子不哭呢。

我特別用心察言觀色地做安心思想勸說工作。伍冠澤可以無所謂,因為把他放哪都會發出光澤;楊岳桐如桐樹粗壯,天塌下來由他頂住;楊義彬,彬彬有禮,骨架細小,微風吹搖三搖,他隨大流;林芃生確是非凡,講理性但一時模不准他的想法;郝英有幹部家庭之女的氣質,有點大小姐脾氣;翟曉菲是能吃苦的小女孩,問題不大;最突出的是黃偉麗很有主見敢於發表看法,是人小鬼點子多。這幾個屁孩思想單純,首先要抓住黃偉麗和楊岳桐。我以團支書的身份與廣州知青李捍東和李彩濃商量,並希望團員今後多送溫暖。,叫雙李去做七人的安心工作,因為她們不同鐵礦知青本土人,她們是廣州知青城裡人,有同理心有說服力,李捍東說話激情,鼓動一流,李彩濃情濃細語。在大家的關懷下七個小不點終於皮笑肉不笑搬進宿舍,後也慢慢安下心來。

七個小不點大概14.15、16歲,當地政府怎麼忍心要他們跨洋過海下兵團呢?

七個小不點表現不錯,楊岳桐有次發高燒40度以上,人已講糊話,還跑出宿舍大喊大叫,他連自己姓名是什麼都忘了,就是不肯到團部住院留醫。風吹搖三搖的楊義彬也不知碰到什麼運勢,1972年他瘦小的體格竟然有資格參軍,我曾錯誤地猜疑他是“軍二代” 或“官二代”。黃偉麗和郝英後到團部電話總機當接線生,大家反映不錯。潮汕七人從哭鼻子到紮根兵團是我們四連人的縮影。








難忘的四連
(21)與豬共舞
(23…06…2018)鴨腳

自張濤任事務長後,他主要抓幾項工程:菜地、養豬、抓魚、水上運輸和改善伙食。由於他管轄的地方多,哪有問題要解決,他的床鋪就流動到哪裡。  張濤選擇豬舍基地建築在半山腰,抬頭看是樹林,低頭看是水庫,風景這邊獨好。他配置倆位元女生:一位是鐵礦野生林黛玉黃黎明 ,另一位是廉江一朵花曹瑞芬。

黃黎明和黃海姐弟都在四連,黃黎明本身就像野生林黛玉(注:是指黃黎明像紅樓夢林黛玉,其長像、走路姿勢、講話語氣和氣質與林黛玉相似。),纖體苗條,挑擔子徽風吹都要搖三搖。廉江一朵花曹瑞芬身格結實且臉蛋長得靚,是把勞動好手。

二位美少女在張濤的帶領下,白天繼夜打好近60多平方的平台。接著擂石建築起豬舍和伙房,飼料倉庫。養豬,最大的問題是如何解決飼料,光靠種植的地瓜藤、爛菜葉能吃上幾天?他們採取座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辦法,一是摘野菜,山坡長滿馬屎莧、帶刺野莧菜、野檳榔葉、崗棯果、豬姆果;二是在水中種浮水蓮。她倆已精心精力飼養,但四連的豬仍是只長毛不長肉,可是過年過節,改善全連生活全靠豬大哥呀!

結果是美女滿山跑,靚女水中飄,不到一個月二個美少女變成四連童老。

她們平時以豬舍為家,逢颳風下雨,更加倍關照小豬仔。有一天寒風刺骨,母豬正下崽子,剛生下的豬崽子冷凍縮成一團,毛松松地豎起來,再不採取措施豬崽子會凍死。。二位女知青二話不說,各抱三個豬崽子放在自己懷裡,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豬崽。張濤又燒起火炭,保護了母豬和豬崽子的生命。尤其是曹瑞芬的妹妹病很長時間,病危去世前妹妹渴望見到姐姐,幾封電報催促,曹瑞芬為了工作不離開崗位,只好把眼淚往肚裡流。不久家鄉的房屋又被台風刮倒,她只痛哭半天,又投入勞作以工作壓抑心中的痛苦。

“張濤!” 我說:“二個女知青被養豬的工作摧殘了,你看黃黎明已成一條雞屎藤了,又皺又黑,曹瑞芬已成殘花了。她們日夜以豬為伍、與豬起舞,快不如豬了”

“放你娘的屁,她們是豬倌,高人一等,每次殺豬,你不見大家都對著他們稱讚嗎?” 張濤說。

“我知道這是大家對她們工作的肯定。但你作領導你關心她們沒有?你掌握她們的活思想沒有?”

張說:“什麼叫四連人,四連人的頭上有虱娜(粵語,指虱母)自己捉,不需要爛幹事教”。

“你沒聽到有一條對你有負面的評語嗎?” 我大聲質問。

“什麼評語?洗耳恭聽”

我說:“請你別圍著鍋台轉,要圍繞路線轉”

“鴨腳,沒有路線就沒有一切,有了路線就有一切,對嗎?”

“對!對!”

張濤嘻皮笑臉地說:“我深刻理解路線的重要性了。從今天開始取消你的幹部餐和夜宵,你也最好不用吃飯,因為你已有路線了,也就有了一切了”。

我心裡想:他娘的!本想燉一燉他,我結果被他炆了。什麼幹部餐!二條通心菜外加二條小貓魚,他有時還從我碗裡硬搶走一條。






難忘的四連

(22)水怪
(24…06…2018)鴨腳

我急轉彎, 沒幹部餐就去水庫找黃公公,我和黃公公從小就是校友。

黃公公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很特別很怪的人。從他的綽號變化可看到他特別:兒童時叫“黑黎” ,少年時叫“黎頭” , 青年時叫“水怪” ,兵團時叫“黃公公” 。 黃公公自小長得肥頭大耳,膚色像黎族人一樣黑,故賜號“黑黎” 。在田獨鐵礦讀小學時因地域不同分為礦區兵和市場兵,黃公公是市場兵一員猛將,又賜號“黎頭” 。考不上中學而輟學,他以鏢魚度日,大家尊稱他為“水怪” 。到兵團,天大地大他最大,離隊歸隊他說了算,連長都稱他是黃公公。連長李惠文說過“黃公公,你離隊歸隊,最好打個召呼好讓伙房為你備飯菜”。

黃公公是有缺點缺陷的人,他跟水牛一樣怕在太陽底下幹活,幹活是條蟲,食飯是條龍;太陽大他就到樹底下睡覺。此外,自由散漫無王管。一粒老鼠屎搞壞一鍋粥,那個班都不要他。最後是事務長張濤要他。

張濤善於觀察人,通過察言觀色,抓住人的特長、優點、愛好。既然黃公公怕太陽就把他放到水裡,既然他飯量酒量大就隨他放開肚皮吃,既然他喜歡自由自在就由他像蚊子一樣飛,但須受規則約制。依據以上,張濤與黃公公達成以下口頭承諾:

1. 張負責搭個草棚以便黃公公日夜留宿。

2. 張提供足夠的食糧和酒。

3. 黃公公負責織網、捕魚。

4. 黃公公每天早上八點之前交50斤以上漁類,包括魚蝦蟹、水魚水蛇等等。

我和黃公公呆了一天一夜,目睹他是怎樣捕魚的。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美國的泳將菲比斯拿了十枚游泳金牌,人們尊稱他為“水神” 、“菲比斯共和國” 。我當時想,如果黃公公和菲比斯爭奪,不知鹿死誰手?蛙泳不相上下還不知鹿死誰手;其他式如自由式、蝶泳,黃公公會輸;如有潛水式比賽,菲比斯會輸到褲子掉。黃公公潛水可達十幾分鐘才浮出水面,他就是用這個特長在水裡起舞,以驅魚撞網。他的自由泳如快艇一樣來回穿梭,利用雙腳打出水花以趕魚進網。他雙腳踩水,手握長竹竿打水,以驚嚇魚群飛奔入網。

黃公公的捕魚法,產量高,最高時達100斤以上。從這以後全連皆大歡喜,不僅有魚湯還有水煮河鮮。

說到吃魚,你們見過黃公公和張濤的吃相嗎?

黃公公烤魚一烤就是兩條,先將魚烤熟一邊將之食掉,再烤另外一邊而食之,兩條魚輪轉不停。更令人叫絕是張濤吃魚法,他高速地從魚尾到魚頭吹口琴式地將兩邊肉食得幹幹淨淨,只剩下連著頭的一排魚骨。最可憐是我這個斯文人。

不能說張濤己改變了黃公公的世界觀,但引導他無用到有用,從無作為變為有作為是事實。


图片:02f6608bd3574573a68613d0861b5620.jpg




三言兩語

華南虎說:连队水库关键是有摸魚捉蟹。改善伙食之功效。洗澡还是次要的,我说的对吗?(肚子饿啊,正年轻又没营养,劳动强度又大,)幸好有个水库,天无绝人之路,真的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此话一点不假!

林芃生說:说的在理,兴亏当年有摸鱼的技能,虽不及陈振德手段高强,但也捉些个越南鱼,充充饥,改善改善,也不错。

華南虎又說:摸魚高手,四连有好几位,真的是佩服他们,空手摸鱼。陈振德,黄公球,高佬……。

林芃生再說:摸鱼高手首推陈振德,游戈在水的最底层的鲤鱼,都逃不过他的手心,真佩服!另外,李生也是高手之一。我也经常碰到鲤鱼,但就是抓不住。

周武峰補充說:抓鱼还有一招,几个人拖着树技在水里团团转,鱼,王八,水蛇被弄晕头跳上岸,没跳上岸就贴着泥喘气,脚踩到就潜水抓,十拿九稳。

華南虎又說:客家人抓鱼没本事,只有等杨岳桐用网网上来吃伙房煮的魚,有时就用蚯蚓钓鱼,也能改善伙食,非洲鲫很多又最蠢,很好钓,特别是下下雨,李四坚和陈炯东穿着雨衣也钓半桶魚。(客家知青的大铁水桶) 。




難忘的四連

(23)大南蛇
(25…06…2018)鴨腳

夜深深,風凜凜。衛生員鄧少珍在前,事務長張濤在後,正疲軟地往連隊走。張濤突然驚叫:有蛇!小鄧嚇得花容失色,張濤趕緊抱著小鄧拍拍肩膀說:“別怕!有我這個大南蛇在,不…不是大男人在” 。

我問:你感覺怎麼樣?張濤很得意地說:那還要說,一股暖流心中流,全身在發抖。我們幾個聽者哈哈大笑,我接著說:別吹牛編故事啦!你這個大南蛇有色心沒色膽!

原來這天下午六點鐘,黎寨雞實村的村長慌慌張張地跑來,找事務長張濤和衛生員小鄧。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有個產婦難產,流血不止,人命關天,請求搶救。

小鄧每次去雞實村治病,不論是刮風下雨都是張濤陪同,因張懂海南話和一、二句黎話,即使聽不懂黎話,也可以用手勢和肢體溝通,久而久之,張濤與黎寨成一家人,感情、人情濃厚,而小鄧則被雞實村奉為神醫。

張濤又跟我們說:有一次,村長叫七、八個未婚少女站成一排,以唐伯虎點秋香的方式,由他挑選愛人。他問我們怎樣處理這關系到民族問題?要不要娶黎妹?黎妹想嫁給漢人誰都知道。我小學時就聽說五指山的幾個黎妹綁架解放軍禁錮在山洞裡,解放軍天天有雞湯喝,有大魚大肉吃,目的是強迫解放軍播種。

我第一個反對說:我不怕你們笑話實話實說,有一次我從三連翻山抄小路回四連,看見這幾個黎妹在赤身砍柴,我已經從頭到腳看透她們了。我還沒講完,譏笑聲淫蕩聲四起。笑聲停後,我接著說:“從身材來講都不錯,尤其是膚色,雖然黑一點,但光滑如泥鰍。要說美倒有一個,就是最高那個,瓜子臉、大眼睛、高鼻樑,但她老吐口水,我很討厭”

黃牛說:“找個黎妹做老婆,以後兄弟幾個怎樣相處?我的看法是只能同床不同婚”。

“這怎麼行,有孩子怎麼辦?除非把張濤醃了” 青頭李說。

四眼佬說黎族和儋縣都有一個習慣,男女長大十八歲成時都到“社會主義文化室” 同睡。小妹如生了小孩,也不知和哪位男孩生的。但小妹抱著小孩到哪位男孩家,男孩家接受的話就必須與小妹結婚。又說:“一是在黎寨同床不同婚是允許的;二是章志龍同學(我小學同學)有秘方。自他得駝背症後已到十月田(四師四團駐地)開裁縫店,他睡了不少黎妹都沒小孩,因為黎妹有草藥秘方,據說由七種草藥製成,只要放在下身,體外就不會懷孕”。(章志龍原是長得很高很帥的同學,一場大病後駝背了。90年代章志龍同學在廣州中山醫科大學通過手術治療拉直駝背,因注射麻醉藥超量,不幸在手術臺上往生,在此,我祝福志龍同學在天堂安樂美滿,感謝你對我繪畫啟蒙。)。

大南蛇的學名稱蟒蛇,體形又大又長,可吞下一條小牛。抓大南蛇有兩個巧門,一是用臭汗衣服;二是用有臭味的厚皮樹皮,保證穩妥、安全,手到抓來。不知鐵礦知青是否教授潮汕知青,潮汕知青就用臭汗衫,抓了一條近100斤大南蛇,全連暴吃兩頓蛇宴。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5楼#
发布于:2019-04-21 14:03
難忘的四連
(24)談戀愛先談什麼?
(26…06…2018)鴨腳

李時民連長說:談戀愛先談國家再談連隊後談愛。80後90後的知青後代,如聽到上述這句話,肯定笑到咳。但在當時的年代,此話不假,且有理有據符合邏輯。

四連共有知青132人(72年數),其中25歲以上27人,也該談情論婚了,何況在海南,十五、六歲的亞妹抱著兒子談戀愛。

早就聽人說過:“彭德懷的兵脾氣爆燥,林彪的兵能說會道”。

退伍兵老廖是林彪時期的兵,不僅脾氣好且人品也很好,他幹活任勞任怨,踏踏實實。不像個別退伍兵那樣,自視高人一等,誇誇其談,牢騷滿腹,怨氣沖天。

衛生員小鄧從衛校畢業後到了四連。四連是“夾皮溝”交通不便遠離團部,有急病有難產須就地搶救,上天有眼把具有醫療專業的小鄧送到四連,她確實把連隊當成自己的家,當成自己專業的研究基地。她踏遍四連的青山綠水,采草藥,研製草藥。對人關心體貼,四連不少人都受過她救死扶傷之恩,她獲得全連大小各人的愛戴。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人若精彩,天自安排” 小鄧偷偷地愛上一生精彩的老廖。一天晚上倆人在球場一頭的小樹叢裡,在月光下撥草(兵團連隊四周都是樹叢草地,邊談情說愛邊撥草是兵團戰士談愛的習慣動作)。

此時,李時民連長偷偷慢步過去,想偷聽他們是怎樣談情說愛,有無做傷雅之事。

第二天開工之前在李連長訓導,他說,我現宣佈二點:

第一,談戀愛先談國家再談連隊後談戀愛。沒有國哪有家?也就是說,要瞭解雙方的個人家庭背景,要看是否志同道合。談完國家就談連隊,沒有連隊哪有家?所以雙方要熱愛連隊、建設連隊,把連隊建設好才可以安家,才放心生兒育女。

第二,嚴禁沒打鐘先食飯,否則是犯罪……是指沒結婚就同睡。所以從今天開始,凡是談戀愛的,都拿著凳子到球場來談,以防感情控制不住犯錯誤。李連長在任五連長時已宣佈過這兩條,我一位老友鬼鬼的同級學友就是拿著凳子在球場上“一幫一,一對紅” 建立感情最後結為夫妻。

對這兩條規定,知青對第一條既使有看法也不會議論和反駁。對第二條的議論辯論那就開鍋了。

有知青說:又不是看戲,排排座,吃果果;他的本意是不同意我們談情說愛;這不是談戀愛,是“一幫一,一對紅”

都說世界上千奇百怪,無奇不有。這種戀愛方式是獨有的發明,李連長可以拿專利了。





三言兩語

黎淑钿小记
(02…07…2018)

真的邓少珍是我们四队的神,大小的事都能。我好多事都感谢小邓真的说不完是她给我第二次身命,当时我要倒下(指意外早產)小邓马上又打电话到场医,又准备船送场医,后慢慢回醒。小邓做接生这方面特别好,在当时的环境下小油灯,什么都没有。真的给一百个赞。

鄧文武說:
小邓,您还记得您治好我的眼晴,让我重见光明的事吗?我可是永生难忘啊。

吳錫榮說:
好风水(注:陳偉鋒昵稱)一提到抬担架,在我调去二十队学校当教师之前的八年里,我抬过六次,可能是卫生员小邓的“关照"因我力气大吧,最辛苦的是一次下午6点多,从連队出发,回来到连队已是12点了,在四队有病要去团卫生队治,走不动的就要担架了(因没汽车送),一般担架要抬到水库放水闸下面的“水中路”过去5O米,才坐上车送到卫生队,(水中路)汽车过不了,就只好在对岸等,记得我参加抬担架的病号有李乐、曾豪勇、黄汉潮、陈伟锋等六人,大多数病号是发恶性“疟疾“的,每次送病号卫生员小邓也够辛苦了,她背着药箱,跟着走到卫生队,大家要好好感谢她。







吳錫榮詩一首:

乾  杯
四连农友聚一起,久别重逢心欢喜。
美酒佳肴摆满席,多喝几杯乐无比。


(25)通心菜
(29…06…2018)鴨腳

1972年11月,二十連的指導員姚會先和連長陳洪孝,創新一種“挖潛力,提工效” 工作方法。當時的工作是環山挖種植橡膠的平台(也稱梯田)。按規定是男女分班管理,獨立勞作。姚的方法是不拆散男女班,但分隔一男一女間隔勞作。姚的理據是:年輕未婚男女在一起是互相吸引的,男人就像孔雀公開屏那樣展現自己來吸引女孩。結果是:男的拼死拼活地幹活,為表現自己會爭著幫女知青幹活,工效自然就提高了。

你別說,這一方法立竿見影。原男生挖平台一天單產最多七、八米,現竟然達十二、十五米之多,一位潮汕知青創最驚人的二十一米,人的潛能不可低估。後逐步形成男女一幫一,分工合作,產量就更高了。

領導班子人人笑不見眼只見口。來勁了,此刻廣播上山,宣傳板下伙房,橫額標語滿連隊掛。表揚好人好事,公佈產量,如嘉年華一樣火熱。指導員姚會先笑著對我說:小周,你該知道孔雀公為什麼搶著開屏的奧妙吧?

1973年1月我回四連做調查工作,向林善芳指導員、李時民連長介紹姚的方法。林很感興趣,也想試,而李還在琢磨。最後李說:“方法好是好,但不能長久,一陣風而已;二是我們連的女孩有些是通心菜,“雞娃子”……” 。

什麼通心菜?我好奇地問。

李連長笑而不答。 我後來似乎明白了,通心菜也叫無縫鋼管,是指菜莖硬直筒,難道是指四連的女知青體形弱小且沒有曲線,難吸引雞娃子的眼光,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想,因為連長沒有明言。

結果兵團散夥知青逐漸回城前後,有不少通心菜嫁給雞娃子。

海南鄧少珍嫁給狐狸滿山跑,隨老廖回潮汕吃海鮮了。

廣州陳鳳英與鐵礦周建和跳探戈舞跳進了洞房。    鐵礦黃海之浪將廣州方玲卷到懷裡。

鐵礦黃黎明與陳秉廉同床追夢。

廣州黎細喜與鐵礦張元喜(松輝)雙喜臨門。       四連雙雙挽手把家還共有十六對:

張松輝 黎細喜、 陳秉廉 黃黎明、 黃海   方玲、

周建和  陳鳳英、廖錦榮 鄧少珍、 呂仲奇 黎淑鈿

詹偉雄  謝嬋研、李生   盧瓊英、陳漢林 陳達娟、

方錫文 陳佩君、 方圓紅 譚衛東、曾同章 曹維燕、馮韶   吳順歡、 莫芋蔭 熊卓瑶、 陸同福 袁娥英、謝旦家 曹穗蓮。

四連人告訴我:從夾溝裡出來的十六對夫婦風雨同舟走過幾十年,還是感情好好的、幸福快樂的,那是絕無僅有的。

二十連的創新法二個月後也終止了。因為經過一段時間的互助後,一對對的男女都座在樹底下交心,有的發展到月光下撥草,工效打回原形。

我聽說李時民連長2012年到廣州探望女兒時曾與四連知青聚會,他流著老淚對自己粗暴的管理方法方式向知青鞠躬道歉。在那個年頭誰不瘋狂,因此大家都給予理解和諒解。



難忘的四連
(26)生平難得畫中行
(30….06…2018)鴨腳

在四連如碰十天八天的大雨就麻煩多多,山路不是山體滑坡就是泥濘的水坑。汽車牛車進不來,運輸中斷,生活生產物資斷供。此時解決燃眉之重擔就落在管後勤工作的事務長張濤肩頭上。

沒陸路就走水路,這難不倒事務長張濤,張濤用幾條原木、用竹藤紮一個二米寬五米長的木排,木排上用馬釘釘幾個放置物資的原木台和配置一條長長的竹竿,運輸船便大功告成。


我有幸二次跟隨張濤的木排到過五連和水庫堤壩運物資, 親力親為參與張濤做苦力和船夫的活兒以及苦中作樂,苦中吟詩,這二次經歷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第一次是到五連運大米,五連營地建在山坡上,條件比四連差。見到大名大鼎鼎的鐵姑娘隊長,女同學唐斌。她帶領的鐵姑娘隊給全團樹立了榜樣,後來被提升為副連長。我最高興是見到老友鬼鬼同級學友李先邦。

第二次是到水庫運糧,石碌水庫的壩頂到水面足有近100多米長的斜坡。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 ,當時一麻袋米是二百斤重,可想而知張濤背著一包大米,其壓力山大把他壓成蝦米式地弓著背。不幸的事發生了,他腳下一滑,整個人被米包壓趴在地下,一動也不動。我大驚失色地趕過去,只見張濤嘴和臉被石頭劃破,腰也被扭傷了。可他不在乎,大大列列地笑著說:“他娘的,給鬼弄倒了,下次記得先給鬼神燒香” ,可這一摔他的腰長期隱隱酸痛不止。

開船了,張濤用長長的竹竿劃水。大雨過後,天氣悶熱,烈日當空,人不下水就被烤焦了,故我們時而劃木排時而下水推木排。可能有感自小與我長大的陪伴,張濤即興作詩:

一舟獨遊載倆君,運糧勞累不言苦。


乃櫓聲聲伴鷺飛,生平難得畫中行。

我和張濤自小在田獨鐵礦一起長大讀書,打鳥抓魚,偷雞模狗,一起打飽嗝一起放屁,心靈相通。張濤善於幹一行愛一行,研究一行,經他不斷拼搏,工作業績和仕途像芝麻開花節節高。曾任四連副指導員,1974年他進華南熱帶作物學院讀書,畢業後隨女朋友到雲南思茅農墾局研究所任所長,最後成為中國農業科學院教授,為鐵礦知青為四連人爭了一口氣。



我的兄弟張濤因心肌梗塞往生於2015年12月28日晚3時,依張濤遺囑於2017年3月28日由他的兒子張京海,將其父的骨灰撤在故鄉海南萬寧的大海。

憶秦娥. 哭張濤
(30---12---2015) 鴨腳
哭張濤,心潮翻滾浪滔滔。
浪滔滔,田獨結緣,真誠心掏。
而今與我天地別,君駕鶴兮魂安在。
魂安在,奠酒祭濤,人品德高。







難忘的四連

(27)相約在廣州
(02…07…2018)鴨腳

2002年8月,在黃海、陳鳳英的組織下,49位四連人相約在廣州。四連人三十年後重逢,歲月留痕,吟詩一首:

知青贊

青壯風華赴兵團,回眸歷歷見篇章。
舉鋤揮刀劈林莽,雞鳴披露割膠忙。
曾記否,氣如牛, 甘灑熱血染春秋。
一生情緣夾皮溝,撫摸留痕當笑談。


七絕、快樂人生

作者:高佬大叔
不論人生多少秋,無須換取幾回眸。
煩心隨意飄飄去,快樂依懷耿耿留。


大家相見場面十分動容,相互擁抱滿眶熱淚,有的大聲說,你還活著呀!

在閒聊時,大家一起回憶在兵團結成的情結,有的把埋藏心裡的懸案坦承解密。更多的是在探討去兵團值得還是不值得?是虛度年華還是毀傷青春?大家都在細說我們這一代的人生曲折、坎坷、感嘆、感慨:

我們赤條出世:天生不足 。(與共和國同年出世,百業凋萎,物資短缺)

我們剛剛發育:天災人禍。(59、60、61年三年困難時期)我們步入中學:文.革停課鬧革命。

我們青春年華:上山下鄉。

我們有機會讀書:開門辦學,批林批孔批周公。

我們有機會回城:只有底層清潔工、走鬼工。(無牌照,街邊擺攤,員警追趕管制)

我們要結婚:提倡晚婚。

我們要生兒育女:只准生一個。

我們子女上大學:提前下崗,被內退。

我們退休:物價騰飛。

是我們生不逢時嗎?是時代有罪於我們嗎?是誰之過?千千萬萬的知青一直在思索、探索,想解開自己人生的種種迷失、迷航。

我的同學廣州知青朱乃肖教授的爸爸,是我國比較教育學科三大奠基人之一。他說:“人是歷史的產物,我們沒有辦法選擇歷史,但是,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人們不同的選擇,可以決定各自不同的人生” 。這精闢的人生哲理,可否解開我們知青一代心中的迷團?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6楼#
发布于:2019-04-21 14:07













方玲致謝文
(24…11…2018    給武峰貼文)
你好,我想说明一下,照片的提供是多得农友的大力支持,特别是蔡锦霞、陈佩君、吴锡荣等农友提供大量新、旧照片,我才能顺利收集,在此衷心感謝他們的支持和幫助。另外就是那些当年为我们留下历史珍贵照片的拍摄者,只可惜连帮我拍照的是哪位农友的名字都记不起,特遗憾。所以恳请你把《难》第86页中,记上历史功劳中第一句感谢知青方方,改为感谢四队知青较妥。谢谢!



難忘的四連

(28)感言、感慨、感嘆

(18….10…2018)鴨腳





秉廉三言兩語

(02…07…2018)

@jimmychau

读完了你的《难忘的四连》小故事,真感谢作者昼夜辛勤耕耘给四连的知青农友久久回忆。作者引文说得对:人是历史的产物,我们没有办法选择历史,但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有不同的选择,可以决定各自不同的人生。

虽然我们这一代已步入人生的晚年,在农场,农村留下青葱岁月芳华,有许多小小的故事,有你知,我知,他知,也有你不知,我不知,他不知的小故事。今天清晨阅读完作者最后一个故事,我觉得四连的难忘故事很多很多的,说也说不完的。感谢作者赐予我们的一本回忆录。






吳錫榮詩二首
(10…07…2018)

大笑、笑冰等赞

知青下乡党号召,回城工作国需要。
同学开心聚稻香,豪情满怀靓女笑。

記上歷史功勞

感谢知青方方,再现武峰妙笔,
四连神奇往事,件件如在眼前,
回忆峥嵘岁月,今日感慨万千,
当年险恶环境,今日橡胶成行,
不忘知青艰苦,记上历史功劳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楼#
发布于:2019-04-21 14:16
郝英感言

(01…07…2018)

@jimmychau


周武峰:
周末上午好!这几天拜读了你的《难忘的四连》回忆录,用回忆录的格式名称没经你同意,如有不妥望多多原谅。看了你写的回忆录中的故事,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尽管你所写的故事很多我都不知道,人也不认识,但从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你对四连的一种特殊情怀。你笔下的人物有泪、有血、有理想、有抱负,在那艰苦的环境里,他们战天斗地,其乐无穷!他们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思想上的信念起伏、感情里的复杂情愫等等,在你的笔下栩栩如生,让人难忘。正如大家所说的,四连是一个有人才、有故事的连队,你能把往日的故事写出来让大家鉴赏,实在是让我们大饱眼福。谢谢你周武峰,我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样,希望你保重身体,能继续写下去,写成一部四连的知青史。最后,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郝英,虽然我在四连只呆了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也清楚的记得当时连队的连长、指导员、你周武峰文书、张松辉司务长等,和先于我们到四连的战友们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在此,对你们表示感谢!尽管这迟来的感谢过了近半个世纪……用当今最流行的一句话“不忘初心,方能始终”。祝你幸福、好运!




普寧知青陳君:
对于李连长的逝世,简直不敢相信,昨天才看到他的相片,今天说走就走了。怀念李连长,他把一生献给了宝岛,为祖国的橡胶事业奋斗了一生,有骨气。对他的逝世表示哀悼,愿他西天路上一路走好。

五連廣州知青魏子:
李时民,他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严肃的外表下,内心很柔,大声批评的言语里充满恨铁不成钢的爱护。记得五连战士奋不顾身跳进洪水抢救菜地时,他发大火了大声斥责:“我宁肯不吃那个菜……你们要是出个什么事,叫我怎么向你们家长交代!” 最艰苦的啃石头山挖穴、爆炸参天大树,总见他带头在前,大声咋呼着鼓舞士气,吆喝着注意安全。记得在我离开连队到团部政治处时,他少见的细声细语对我说“小魏,你要不走我是打算培养你入党的,既然你到团部去了,也就好好干吧。”激情岁月静好,生命篝火已耗。风霜剑雨浮生,唯有风骨尚高。――老连长

五連鐵礦知青阿邦哥感慨
 我登上马岭巅峰,
俯览无际的胶园,
起伏的绿浪,
拨撩着我不平静心弦。
我凝望着胶林深处,
脑海犹如电视屏幕,
往日的画面,历历在目。


在那里,

我们靠着娇嫩的双手,
盖起了草僚茅屋建起了家。
在那里,
我们揮舞长柄镰刀,
披荊斩刺把大山剃光了头。
在那里,
我们一根钢钎一把锄头,
在崇山峻岭上修起层层环山行。
在那里,
我们一棵一棵栽上胶苗,
为荒山野岭換上新装。
在那里,
我们汗滴下土,
我们的汗水滋润着胶苗,
如今己化作滴滴胶乳。
在那里,
我们的青春一去不复返,
往日娇嫩的小手已布满老茧,
带有幼稚的脸庞已满目苍桑。

如今,
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我们,
但我们无恕无愧,
因为,
我们对得起祖国,
对得起一个时代的特殊称号:知青。
燕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8楼#
发布于:2019-04-21 16:34
受四师五团联络员李凤珍所托,我把这个《难忘的四连》美篇转发的这里,一边上传一边浏览,深深被它所感动。一幅幅老照片新照片,一个个感人的故事,把我们带到那个特定的年代。感谢作者!感谢李凤珍!
9楼#
发布于:2019-04-21 18:20
谢谢燕子的帮忙,使得原兵团四师五团四连这篇文章,能够顺利在网站和大家见面。带我们一起回忆那个我们年轻的年代。感谢四连众多的知青的回忆,感谢周武峰,你笔下的人物栩栩如生。祝福你们安康!幸福!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