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89回复:6

难忘橡胶古铜芽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3-25 12:27
                                               难忘橡胶古铜芽
          2月下28日,我又一次踏上祖国春光明媚的宝岛——海南岛。这次重点是到昌江观赏山野木棉花,到了昌江、霸王岭一带木棉花已凋谢了。只见山坡上橡胶林已泛绿,一派浓浓春好意。3月初赶往第二故乡琼中乌石农场,途经鹦哥岭、金屏岭,和次日登百花岭、进入乌石农场橡胶林段均可见橡胶林刚在抽发芽、叶、枝条均为古铜色的。啊!又是橡胶抽枝发叶古铜时,眼前景色一下子将我拉回四十多年前……
  那是1971年2月下旬,我第一次返湛探家,20天假期快到我急忙返回单位。汽车喘着粗气缓慢爬着长达3公里的枫木大坡,突然我被右边的橡胶林吸引住。啊!那是一片古铜色的橡胶芽叶!我心中涌动着:橡胶精灵嗅觉到春天气息,急忙将储蓄一个冬季的能量喷薄而出,伸枝吐叶迎春忙!这是我下乡海南见到最浓密、生气盎然的橡胶古铜芽条,它给我深深铬印,让我难忘……    
  我刚到连队不久就是大开荒,一天班长陈家森带领我们在一个坡度大于35度的山坡,修环山行、挖橡胶坑。陈班长不愧开荒的好把式,在这么陡峭山坡上修出环山环竟然象整理菜地一样细腻。在他手把手传教,我很快掌握挖橡胶坑的要领,但修环山行怎么下工夫也比不上他修的美观,而且反斜度也不足十五度。在开荒中我凭着一股热情、一股牛劲拼命干,工效也远远追不上班长。那时使用的江苏产的公鸡牌钢锄,连续使用十多天后锋利无比,挖断树根象切菜一般。


                          
  一天我使蛮力用锄头撬石头将锄头把撬断了,连队却没有锄头把备用、換新,我只好在防风林中砍了一枝台湾相思树,用砍刀修整装上锄头就用。一天下来双手原来未结痂的血泡又鼓起来痛痛难忍,班长见状要将他的锄头给我用,还告诉我:锄头好比战士的枪,要爱护好、使用好!我谢绝了班长的好意坚持用自己的,一个月下来我的手开始长硬茧子,那锄头把也被我双手磨滑、那张锄头因磨损象耳挖一样被换掉。
  令我难忘的是七零年元旦,人民日报发表元旦社论《迎接伟大的七十年代》,兵团时期更是抓住机遇大发展。琼中春天来得特别早,早上我们迎着朝阳上山,一路上山花醉心扉,斑鸠、杜鹃啼唱,浸润在鸟语花香之中。由于行在山路上双脚〔小腿〕被茅草割和沾上露水,引发小腿以下红肿流黄水。那时真不懂得爱惜自己,坚持天天上山开荒。一天晚饭后我在宿舍和同学们聊天,温阿姨〔二班长、老刘爱人〕和李阿姨〔鮑连的爱人〕先后提来煮好的草药水让我浸泡。在她们的关照下连浸洗几个晚上,双脚消炎消肿全癒了,而且再没有复发了。这里除了草药功效外,更多的是饱含老工人对知青深情的关爱之心。这是我身在异乡得到最难忘的关爱,一股暖流在撞击我,我下决心要认真向老工人学习,为发展橡胶事业贡献力量。
  七零年夏,我到一连和三十连参加全团组织的开荒大会战,一个多月后被抽往卫生队参加卫生员培训班,尔后被留在卫生队,直接接触橡胶林就少了。到了七七年春天,又是橡胶抽枝发叶古铜时,我被调往五队任指导员。五队驻地三面由橡胶林环抱,古铜色的橡胶林丛在春风吹拂下,微微向农垦人致意。那年春天干旱,到了四月中旬仍没下一场雨。骄阳似火,大地蒸腾,为了确保五、一后能开割。我组织全队进行抗旱,为开割林段每棵树淋一担水。每当甘露泉水倒下胶树营养沟,我仿佛听到橡胶营养根滋滋的吸水声,听到橡胶林的赞美声:真甜!解渴!抗旱不到五天感动了天公下了阵雨才鸣鼓收兵。
橡胶叶古铜时分是较短时期的,更多、更长时期的是郁郁葱葱。为了夺高产,我号召职工多培育高产树。我在距驻地不远和离牛栏不远的林段选了几棵树杆粗壮、树冠浓密的600号作培育。晚饭后就挑几担牛粪填满营养坑和铺在靠山墙一侧。在割胶时节我常常特地去观察它们的产量,每次看到总是满满一大杯胶水心里特别高兴。可惜的是在1978年秋的一场台风将一棵刮断、刮倒,让我心疼不已!
  记得1977年春,橡胶刚刚开始发芽,场部召开干部会议同时下达各连队干胶生产任务,给我队在原年产量基础上增加近20吨指标。我缺乏经验,认为按下达指标努力即可。连长据理力争,强调我队靠北面林段风害严重、死皮树多,产胶能力影响,要求减少5吨任务,作业区和场部均没采纳。年终核算,由于我队距完成下达的任务尚差3吨多,因此失去了多年获得红旗连队称号。使我内疚很长时间……愧对连队工友们。
  1978年春,又是橡胶芽、叶古铜时,骄阳似火。古铜橡胶芽、枝叶在春风中搖鸢,看得见它们阳光下天天成长,却见不到它们吸收水份、养份,这年林段长相十分旺盛。这时县粮食局却对我们减少粮食供应,由每职工月40斤减至28斤,我们照样起早摸黑大干,完成各项任务。到了夏季老天爷每天来一场大雨,使我们那块十分肥沃的菜地也无法种出菜。我十分清楚记得连队一天三餐下饭菜均是罗卜干,竟然连接吃了近40天。那时我是单身一个年轻人虽然觉得饿,但还是顶硬上。只是苦了老工人的小孩,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啊!我愧当连队领导!对不起职工啊!〔当年秋季才恢复正常粮食定〕
  回城后我几乎是隔年就回一次第二故乡,有时更是一年两次或三次回去探望老工人、老领导和橡胶园。每次回去我都看看老林段割胶情况;看看第二代中苗林段、这些后起之秀;看看小苗林段,看看它们抽芽、拨高,看农场的潜力。我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们乌石农场干胶产量不断超越而兴奋;为九十年代至千禧年初干胶产量突破4000吨而奔走相告;更为那个时期农场职工收入逐步上升至七、八千元〔约百分之40左右〕,有少数人收入逐步达到万元以上而欢呼!那个时候干胶价格上扬,农场管理到位,职工象注入兴奋剂,忘我工作,拼命争上游。那是令人怀念的好时光啊!
  时至2013年后每年初春,古铜橡胶芽、叶依旧绽放,胶园、林段也均由古铜被嫩绿、浓绿所交替。但受国际干胶价格低迷影响,农场胶工逐年减少,乃至各农场干胶生产能力下降,职工收入水平下降。每当看到此情景心里总是酸酸的。今年我回到曾工作过的五队,曾经有70多名胶工,现在竟压缩剩下几名。农场发展艰难职工生活严重受损,可是作为回城知青只有心里叹息。
  古铜橡胶芽、叶年年发,春风吹拂今又是,古铜总被绿叶换!待到漫山翠绿时就是胶工繁忙之始,每天凌晨两点多进入林段。头上胶灯闪亮,嚓嚓的割胶声,薄薄树皮飞落声,滴滴胶水叮噹声,还有山蚊追击的嗡嗡声交织在一起,成了美妙劳动乐曲。胶灯在林段游走,映照天际,胶工的辛勤获取丰盛的劳动果实。
  农场繁忙割胶场景就目前来说已成为历史,但我相信是暂时的,就像橡胶树过冬落下老叶、储蓄能量,谋求新发展。现在海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面向世界,在东南亚占领非常有利的发展商机,要将海外产业、市场做实、做壮、做大!而岛内各场因地制宜,发展旅游,发展水果、槟榔,发展茶叶,等短期经济作物。总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稳住、保持农场大地青山绿水,胶林茂盛,总有一天会走出低迷,总会“直挂云帆跻沧海,乘风破浪会有时”!若干年后,我看到古铜橡胶芽、叶依然亲切!



2019年3月25日
沙发#
发布于:2019-03-25 12:30

图片:3.jpg

板凳#
发布于:2019-03-25 12:32

图片:5.jpg

地板#
发布于:2019-03-25 12:32

图片:7.jpg

4楼#
发布于:2019-03-25 12:36

图片:68_5865_4f80ff4d61d0e57.jpg

5楼#
发布于:2019-03-25 12:37

图片:68_5865_9f705ce3a60f62f.jpg

6楼#
发布于:2019-03-25 12:37

图片:68_5865_e095f1446c44aa7.jpg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