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66回复:10

南华印尼归侨的故事 农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2-02 10:59
                                                 南华印尼归侨的故事
                        作者:程福荣              

                  网名:不倒翁
蓦然回首,人生如梦。当我们活着时会发现生命的旅途中,总会遇上一首首喜乐与悲哀的插曲。人生;在茫茫的记忆中往往像片片落叶变得泛黄,往往喜欢把囤积在相册里的往事,幻化成一个个难忘故亊。                
            红土地上现出一道亮丽的风景
“南华农场”,让很多认识我的外地侨友都误解为华侨农场,也许是海外华人和国内归侨对“华”字特别敏感的缘故吧。
  1960年四月,我们一家和当年乘坐“俄罗斯”号邮轮回国的一部分雅加达归侨被分配到隶属广东省农垦总局、湛江农垦局的一个人口达八千多人的国营农场。印尼归侨的到来,就像一束春光映染了一片悄然无息、沉寂之森的南国红土大地。从那年开始,农场的公路上、商店里随处可见到一群身穿五颜六色的花格上衣、头发梳理的锃光瓦亮的男士和一群身穿艳丽裙子的年轻姑娘、腰间围着宽松沙龙的妇女。吱哩哇啦的异国语言、奇特艳丽的服装、美味的异国饮食和生活方式,很快感染了整个农场。407位印尼归侨在这里尽管人数不多,但对于当年贫困、荒凉、文化缺乏和娛乐乏味的农场却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收音机和印尼舞是归侨情绪低落的一个非常有效的缓冲器
   自从我们被安置到这片远离市区、贫穷和偏僻边远的红土地后,农场与城市之间的距大反差、艰苦、恶劣的生活环境、极度贫困、疲惫和日复一日的繁重劳作,很快让归侨们对始初回归祖国时的心潮澎湃转眼变得茫然若失。随着艰苦岁月的时间向前推移,年轻人眼神里流露出的彷徨变成了愤懑。他们对前程越来越感到渺茫。很多人开始责怪父母;“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回祖国?”父辈们只有摇着头而不知所措。能怨谁呢?要怨恨的是印尼当局,要责怪的是印尼政府!
   收音机是祖国贫穷时期的奢侈品,当年不少回国的侨胞家庭都拥有。每当夕阳西下、夜色降临时,从很多归侨家庭的居所里传来“澳洲广播电台”播出百听不厌的时代曲,通俗优雅歌声打破了空旷宁静的夜色。唱歌跳舞是印尼归侨的乐观天性,每当节假日,在德高望众的老一代归侨家旁的草坪上,常常集满了大人和小孩,上了年纪的老侨们喜欢拉着中年的侨妇们在众多围观的人群中唱歌跳舞,长辈们的乐观精神,多多少少缓解了充满消沉与情绪低迷的侨生们,不仅如此,快乐气氛也给当年闭塞、文化生活缺乏的农场增添了斑斓色彩。大家不仅仅通过跳印尼舞去缓解疲劳,同时也是医治年轻人情绪低落的精神良药。

           

图片:1.png


          1964年农场成立了第一支由印尼归侨为主的文艺队

六十年代初,是贫穷落后的新中国正处于大跃进后及三年苏联迫债最困难时期,那股犹如从西伯利亚吹拂的寒流溢满全国,很多地区重复出现小商品生产下降和市场供应紧张的现象,人们的生活随即处于饥饿边缘。
   六十年代初,在货物奇缺和商品供应紧张的情况下,祖国对归国侨胞仍然照顾周全,我们可以拿着侨胞证到商店购置日用品,这种特权让不少本地职工感到羡慕,可是归侨们并没有因得到的特殊待遇而感到自喜,大家看到很多因营养不良,让身体变得瘦骨嶙峋的老场员;看到了他们因饥饿而嚎啕大哭的子女脸上流露的怜悯,侨胞们很伤心,我的父母和不少归侨像做贼那样偷偷溜进老职工家里,把白天从商店里购买的日用品和印尼带回来的食物、衣裳送给他们,但都徒劳而归。那个年代,人们都很有信仰,团结友爱在贫困的年代里就像一束火焰;每个人依靠自己内心看不见的太阳,迸发出一片片温暖。归侨们都有一个感受;祖国的大家庭,真的很温馨。
                穷则思变与饥饿抗衡
   归侨们开始想方设法渡过饥荒了,很多人把从国外带回的自行车、手表、金戒,金项链等一切贵重物品跑到周边的乡村里换取能充饥的土特产。那个时候,为了生存,没人介意为了一草帽红薯而付出一个拇指粗大的红宝石金戒,只要能填饱肚子,没有人会介意这些价格不菲的得与失,但在当年资源非常缺乏的情况下,用有限的物质索取食物,那只是杯水车薪,根本不是长远之计。所幸上帝赋予农场那一片肥沃的红土地,归侨们学会和当地人利用大自然的独特资原,在自家屋后的空地上围建菜园,种植木瓜、香蕉、木薯和红薯。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洗礼中,大家懂得怎样去适应、如何与饥饿抗衡了,同时也渐渐走出当初归侨们因彷徨歧途而茫然四顾的困境,变得更加坚强。
                       报名参军
   1961年冬季,县征兵工作拉开了序幕,那个年代,当兵是众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梦想。那一年我的四哥阿源也报名了,他很清楚;如果能参军,荣誉不仅属于我们一家,更重要是代表407位印尼归侨。那一年应征的兵种是海军,农场只有四个名额。四哥通过内科、体重,视力等各项体验要求,在众多报名者中名例前茅。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一但梦想眼看就要变成现实,人就会变得欣喜若狂。一贯争强好胜、性格倔强的四哥,就这样每天及不可侍地等待理想的到来,但现实是残酷无情的,往往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不久,征兵工作结束了,四个已经获得应征的名单上,没有一个归侨子弟。场领导的解释是;处于政治因素,上级有明确指示;归侨不例为征兵范围。(不知华侨农场有没有类似情况)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归侨们百思不解,让阿源无比愤慨。
                        逃港风波
逃港,这名词在上世纪五十年至七十年代未额外流行,新中国成立后,大陆与香港分属不同的社会制度,那场逃港风直至八十代初才基本结束了大陆居民非法越境进入香港的行为,最初起因为政治因素,后来主要是经济原因,但随着大陆改革开放之后,这种行为巳成了回忆。
   1962年的冬季仿佛过得特别漫长和严寒,农场那一年的春节没有一丝阳光,整个节日都是在寒风呼呼和细雨绵绵中渡过。三月的红土地终于熬出了久违的阳光,凋谢的桃花,随着细雨飘旋而去,留下它最后的身姿而迎来大地最灿烂美丽的季节。
   兵营似的农场职工宿舍,排列的整整齐齐,让许许多多老场员深受感触的是;这些昔日杂草纵横、垃圾遍地的营地,自从归国侨胞到来后,环境也变得干干凈凈、焕然一新。经过两年的磨炼,真当归侨们逐渐适应在艰苦的环境中生存的同时,一场逃港风暴无声无息地吹向看似平静的农场。
   记得三月的某个傍晚,夕阳已经失去它的光辉,夜色及不可待地拉开序幕,可是我的父亲一直没有回家,这下可急坏了我的家人,兄弟姐妹们开始分头去寻找父亲,大哥和二哥来到了自家的小菜园,突然听到隐隐约约细小的哭泣声,借着夜空微弱的星光,一个黑影坐在一棵木瓜树下抽动着身体,兄弟俩朝着哭声走去,哭啼声变得越来越大。两个哥哥知道父亲伤心欲绝的痛哭都是为了我的四哥阿源。
几天前,阿源把他打算逃港的想法偷偷告诉大哥,他的举动很快让全家人知道了,没想到遭到父亲的坚决反对。
   人生最大悲哀莫过于求而不得,舍而不能,为某种利益而放弃自己的信念,放弃自己的理想,可理想不是实惠的东西,不去努力又怎能带给你尘世的享受,这种心境只有历经过的人才能体会到他的痛苦与悲伤。生活艰难、工作劳累,有一个健康的体格又不能参军,四哥把囤积在心中的怨气向父母陈述着,本以为一通怨气会得到父母的理解和赞成他逃港,可事与愿违,一切都成了徒劳。“要活就活在一起,要死就死在一块”母亲的一句话彻底击碎了他的梦想。四哥虽然脾气不好,但十分孝敬父母,为了母亲,他不再和俩位老人争辩了。也许四哥当年就是这种心态;身体棒不能当兵,想跑又遭父母极力反对,嘴角勉强撑起微笑,心里却在滴血,做人做到这种份上与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1962年刚踏入立春的三月,七个刚回到祖国才两年的年轻印尼归侨子弟,一夜间突然永远消失在这片红土地上,这也是南华农场自建场以来,最为轰动的一个爆炸性逃港新闻。

                  老人夫妇和他的爱犬
   407位归侨中,有位中等个头,身材清瘦,年近八十叫盧山的老人,从他清朗的外貌特征,可以想象他年轻时一定长得俊朗潇洒,据说他在印尼当过警察,由于功夫了得,当年还是个教官呢。
    盧山老人和印尼土著妻子没有儿女,回国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带着滿满当当家具和日常用品,他们带的东西不多,除了台式收音机外,就是常常躺在两个老人怀里的幼小狼犬。小家伙双目很像主人那双猎鹰般锐利眼睛、炯炯有神。小狼犬长的很快,不到一年己经长得虎虎生威了,山伯希望他的爱犬将来像老虎那样凶猛威武,于是取名叫“马战”(马战是印尼译音老虎的意思)“马战”是当年众多归侨中唯一跟随主人回到祖国的一员。
    我的童年很调皮,经常带着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像一群顽猴,常常做些破坏性的游戏,我们常用石块和泥土填堵别人家从厨房里向外流出的废水,把邻居老职工养的可爱小鸭挖个大坑当宝贝深藏若墟,秘而不宣,虽然危害不大,但也让受害者的家庭苦不堪言。不久,我遇到克星了,一个戴着黑色墨镜、手握拐杖,把牛仔帽沿压的低低的老头,总在我们玩的尽兴时,突然像个幽灵般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我们身后,他用他有力的食指使劲在我的后脑勺敲得答答响,更让我们感到心惊胆颤的是老头身边那个像老虎的家伙,发出深沉的嚎叫,耀武扬威。我们被吓得屁滚尿流,鬼哭狼嚎。我不仅怕那个像坏蛋的老头子,更让我们感到胆战心惊的是像老虎似的高大狼犬。从此,我认识这位大人们常提起的山伯了。在我的眼里,眉毛和胡子长的粗白的山伯,很像电影平原游击队的松井大队长。可是,我很不明白,为什么“老坏蛋”既然在归侨们的心中是那么受他们的尊敬。盧山当年确实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在归侨中的眼里;他不仅像一位严师,又像一位性情乐观,爱讲笑话爱跳舞的同僚。山伯家是归侨们喜欢常去的地方,每当客人和主人聊天时,大家喜欢伸出手对他的“马战”一番抚模,马战高兴时会在主人面前撒娇,偶尔会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你,不高兴时会瞪着一双锐利眼神,对你虎视眈眈,让人感到生畏。盧山回国后只工作一年就退休了,他的印尼藉妻子也由于体弱病多,一直在家休养,老俩口靠微薄的收入,靠自家菜园里种些瓜果蔬菜维持生计,小日子总算过的平平坦坦。在南华农场的407个侨友中,除了山伯的印尼藉妻子外,还有两位来自地道的印尼本土人,左脸上有一大块黑色胎记的郭太和独身一人绰号叫木瓜婆的老妇人,仨人形同姐妹般时常聚在一起,她们有聊不完的话题,她们还常做些美味可口的印尼菜和各色印尼糕点,偶尔还一起唱着故乡的民谣,三个人穿着让本地人觉得很奇特的民族服装,跳着让他们目瞪口呆和阿娜多姿的印尼舞蹈。她们不会讲中文,又喜欢结伴出门,但时常会闹出不少笑话,她们在供销社想买镜子,于是指着女服务员大声说她要买对象,弄的女服务员滿脸通红,哭笑不得。她们在市场想买雌鸡,结果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称呼,于是对着农夫指手划脚,想要公鸡的未婚妻,农夫被她们弄糊涂了,老太太们仍不甘休,学着公鸡的啼鸣声,喔喔喔叫个不停。后来,她们每次出门,身边会出现能讲国语的归侨妙龄少女了。

   文x的到来,厄运彷彿从天而降,从此打破盧山安闲自得的生活,无情风暴吹向这个正直、乐观的老人。造x派说他是美蒋特务,家藏电台,说他经常招聚一些不务正业,思想落后的年轻人收听反x电台,贯输资产阶级腐蚀思想,教唆他们偷渡逃港,还在他家挖地三尺,寻找电台,结果什麼也没找到,这并没让他摆脱专x对象。然而“反革命”的帽子,仍然像紧箍咒紧紧地扎在他的头上。那个期间,是他人生经历最痛苦的日子,他不仅和那些地、富、反、坏、右被关进牛棚里,还时常残遭批斗,斗得死去活来…。不久,与他相濡以沫的爱妻永远离开了他,老太太死后,唯一最亲的只剩下与他相依为命、一直忠心耿耿的爱犬了。在老伴去逝后不到一年,他也含寃离开人间。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只剩下老翁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爱犬,人们从它嘴里发出的哀嚎声,彷彿看到了它内心在扣心泣血。虽然很多人都很怕它,但对它深表怜悯,不少人时常给它送去食物,可怜的它不吃也不喝,不久,山伯的旧宿搬进新的主人,从此,老人的爱犬不见了。后来,在农场的公墓地里,很多人都能看到老头那个已饿得瘦骨嶙峋的爱犬,它一直守护在盧山和他的爱妻的坟墓旁,归侨们不约而同会送点食物给它,它只会趴在地上,轻轻摇着无力的尾巴,仿佛在向大家乞求爱怜,它那一双怜悯的双眼,已经没有往日猎鹰般的锐利了。它始终低着头不吃也不喝。后来,没人再见到这个可怜的狼狗、也许饿死了,又或者被人…。
       

图片:QQ图片20190130143950.png



铲除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对归侨世界观深入改造,是当年农场领导班子的重要决策

   针对归侨回国两年来所发生的逃港风波、年轻侨生打架斗殴、归侨收听“境外电台”等等不良现象,农场领导开始出台了一糸列土政策。为了尽快改造归侨的世界观,除了有木工技术的家庭,其于的全部分配到各个生产队,妇女禁止烫发,不许穿花格上衣和裙子,不充许讲印尼语,不可收听境外电台。在一个人口达八千多人的国营农场,归侨们象一盘散沙被扔进了一望无际的大海,他们很快被同化了,从那时起,农场再也看不到印尼舞了,也很难闻到和品尝可口的异国美食了。随着文x的到来,印尼batik、美丽的沙龙、漂亮的连衣裙,统统象春风扫落叶,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归侨们见证了祖国最贫穷时期,经历了与落后的国家并肩奋斗,如今也分享了走向繁荣昌盛的丰硕果实。
    每个回归祖国的归侨,都经历过文x时期那段难忘的历程,对于那些曾经饱受磨难的归侨,包括七二年以后重新选择离开祖国的人,开始渐渐认识到;当年国家是在特定的时期里所发生的事。人一生谁没有犯错,不仅人类如此,国家也然。豁达宽容是我们老归侨的优良传统,回首六十年前我们被印尼政府迫害、排斥、屠杀、驱赶的情景,回忆六十年前仍一穷二白的祖国,在非常困难时期的情况下,如何想尽一切办法去解救处在水深火热的海外侨胞。广大归侨不会忘记;饮水思源、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祖国的繁荣強大,是我们归侨的福祉,也是海外华人的骄傲!                  
                     2019年1月30日作于深圳
 


 




不详
沙发#
发布于:2019-02-02 16:18
“馬戰”,忠犬啊!
板凳#
发布于:2019-02-02 20:30
    让尘封的历史再现,让遗忘的镜头回放!老程做得对!
地板#
发布于:2019-02-03 22:47
    令人感动的忠犬“馬戰”!世上也有披着人皮的畜牲,他们连畜牲也不如!〔那些在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的腐败分子就是连畜牲也不如!〕
4楼#
发布于:2019-02-03 22:49
     难忘艰苦的农垦创业年代!我们一起走过来。
5楼#
发布于:2019-02-04 16:32
西江月:令人感动的忠犬“馬戰”!世上也有披着人皮的畜牲,他们连畜牲也不如!〔那些在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的腐败分子就是连畜牲也不如!〕回到原帖
括弧裏指的大家(伙)都明白。
順祝老西新年快樂!
6楼#
发布于:2019-02-04 23:09
天涯青春:让尘封的历史再现,让遗忘的镜头回放!老程做得对!回到原帖
多谢
不详
7楼#
发布于:2019-02-04 23:09
西江月:令人感动的忠犬“馬戰”!世上也有披着人皮的畜牲,他们连畜牲也不如!〔那些在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的腐败分子就是连畜牲也不如!〕回到原帖
同感
不详
8楼#
发布于:2019-02-05 07:49
       捧场助兴来啦……
9楼#
发布于:2019-02-05 09:58
大岭桧仔:捧场助兴来啦……回到原帖
桧仔大侠,新年好!回广州了吗?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