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624回复:9

情锁~~~南田往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1-22 18:33
  
 情     锁  南田往事(修改篇)
                  
                        波仔著述
                      洲头咀怀旧  
  
                   物换星移几度秋
                   也曾深情极挽留
                   谁明宗悫心中志
                   万里长风入海流
                        =感叹=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清晨,广州太古仓码头,偶尔,一阵秋风掠过,白鹅潭暗黄的水面泛起了涟漪,引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水浪,轻轻拍打着静卧在水面上的《红卫二号》轮船的船舷,像是相互呢喃唧哝,橙红的太阳,若隐若现的在灰暗薄云间隙,时有时无的阳光反而在这深秋季节平添了些许寒意,一幢幢排列有序的码头仓库,灰暗的墙壁虽经粉刷,但派系武 斗相互火拼后留下的子 弹窟窿依然清晰可见,隐隐约约《红旗》《地总》《造 反》标语的字样,显示充满硝烟的日子并没走多远,仓库前面一直到码头门口,头戴藤篾帽,身着统一深蓝工装的《广州工纠》脸上铁青的神情夹杂着厌恶,他们手持练习刺杀的木质劈枪,里外三层,几乎成U字型环绕着轮船的船舷,而在《工纠》两边隙缝,几乎仅容一个人通过,一队队各中学赴海南戍边的学生,准确的说,应该是已经变身为知识青年的他们,肩扛背包,手提水桶,匆匆低头穿过,《知青》的恐惧与《工纠》的厌恶两种互相反感的情绪隐然弥漫,在飒飒秋风中更显萧杀之气。
         陡然,朝阳以磅礴之气势扫清了天空的阴霾,金色的光芒舖洒在大地,铺洒在这城市的边隅,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远赴海南的《知青》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涌进了这狭小的码头,《工纠》的铁桶阵开始松动,狭窄的通道渐渐宽阔,因为,知青》的队伍掺进了不少前来送行的人,他们中间有白发苍苍的父母,神情哀伤的兄弟姐妹,还有满怀不舍的同学,他们全都带着复杂的心情,送别这些即将踏上一处陌生的土壤,展开未知的人生旅程的知识青年,这时,汇汇人流中,浑厚而又庄重的歌声突然响起来了,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
           正在兴旺时期,
           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这首充满寄语革命歌曲的歌声,似乎不足以驱散《码头工纠》大有将《知青》尽快驱赶上船的暴戾之气,恰逢其时,另一首躁动学生的歌曲适时唱响了
         在需要牺牲的时候,要敢于牺牲
         包括牺牲自己在内,
         激昂的歌声澎拜着每一个歌者和不歌者,这些文 革初期的宠儿再次陶醉于那段激情时光,尽管此时他,她们有多少明白现在已沦为政治的弃儿,可忠于伟大领袖的思想的他们,她们只因为老人家:《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这句话,他们再次义无反顾,勇往直前走向前途未卜,那片广袤的土地——海南岛
         上战场,枪一响,老子就下定决心,,,东风吹,战鼓擂,,,听吧,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
       悲壮的,振奋的,激昂的,豪情的歌声此起彼伏,煽动着这些缓缓登上《红卫轮》的年轻人心扉,轮船粗硕的烟囱升起缕缕灰暗的浓烟,刺耳的汽笛声急急催促登船的乘客,倚靠在轮船上的青年男女,向岸上掩面而泣的亲友,不停地挥动手臂,
        迎着晨风,迎着朝阳
        跨山过水到边疆
        伟大祖国天高地广
        中华女儿志在四方
        哪里有荒原
        就让哪里生产棉粮
        哪里有高山
        就让哪里献出宝藏
        嘿,革命的重担扛在肩上
        毛主席的指示记在心上
        嘿,红在边疆专在边疆,在斗争中奋勇前进
        朝着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
      
        满怀热情,满怀理想
        跋山涉水到边疆
        伟大祖国天高地广
        中华儿女志在四方
        哪里有荒原
        就让哪里盛产棉粮
        哪里有高山
        就让哪里献出宝藏
        嘿革命的重担挑在肩上
        毛主席的教导记在心上
        嘿红在边疆专在边疆
        在斗争中奋勇前进
        朝着共产主坚定方向
        ——歌曲《中华儿女志在四方》
                                                                         《红卫轮》尖锐的轮船球鼻艏,奋力推开暗黄色的江水水面,阵阵汽笛声阵阵呼啸,载着满满轮船年轻人的理想,向西向西,,,再见了,亲人,再见了,广州,再见了,生我养我的地方!
沙发#
发布于:2019-01-22 22:52
                        大岭桧仔已经回到毛里求斯,不在太行山了,漂泊在外的桧仔见到3814大侠在讲故事,一马当先前来捧场、助兴来了!过几天我就回到养育我的祖国广州怀抱居住丁,到时候我会经常来捧你老人家场呀!我记得当年的68届知青到海南时,送行的家长、亲友等在岸上都没有人有笑容,都是悲伤、沮丧的脸孔:,有哭泣的、有呆痴的、有沉默无言等的呀……哪时,我父母亲都给我送行,后来当红卫船开走后,听说我母亲还晕倒了,回家后还病了好多天啦,因我是当时我是当中长子,她认为长子大了,应该出来工作,为帮助家庭减轻压力,怎知要远征南洋似的,何日才归家?前路茫茫……
            3814大侠,现知网很少人观阅和捧场啦,网上真冷清呀!
板凳#
发布于:2019-01-23 22:07
情锁~~~南田往事 (二)忧 伤
波仔  2018-11-22 阅读75
美好的爱(钢琴曲)
设彩铃
          





                                  忧        伤
          
                                                           *  
                   作词  波仔               作曲  波仔
           红卫轮满载离别忧伤,海鸥伴随追逐白浪
           一路乘风来到海南,    满目青山满目荒凉
           茅草房黄泥糊的墙,     桁树条竹子搭的床
           棕榈油拌菜呛鼻腔,     南瓜番薯叶是家常
           我期盼化作一朵白云, 飞跃海峡到达彼岸
           回到我的亲人身旁,     从此团聚不再忧伤

            劈波斩浪的《红卫轮》越过了零丁洋之后,逐渐驶进了公海的航道,轮船在茫茫大海中就像一片水面上漂浮的小树叶,轮船随着海浪开始左右摇摆,刚才还人头攒动的甲板越来越少人站立,被安排在三等舱房的关青霭这时才来到甲板,因为凌晨三点就在家里整理行装,上了船一直在睡觉,走过长长狭窄的甲板,他绕道到了船尾,浅绿的海水在轮船尾陀转动下翻滚起层层灰白浪花,十几只白色的海鸥扇动着翅膀,一路发出嘎嘎叫声尾随着轮船,依靠着铁栏杆的关青霭,仰望自由飞翔的海鸥,发自肺腑小声说:人要是有一双能飞翔的翅膀,该有多好!。
          ‘’一个人在这里发什么呆呀,老关!‘’
          分配在同一舱房的张汉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关青霭身后。
         ‘’死佬,吓我一跳,你来干嘛?‘’
         ‘’来跳海咯!‘’
        ‘’好啊,翻过栏杆,跳吧!我替海鸥谢谢你呃,正好,它们现在饿得嘎嘎在叫‘’
        ‘’你只契弟,枉费了我与你同班同学这几年,没点同情心!‘’
        ‘’谁又招你惹你啦,铁汉强!‘’
        ‘’想起刚才那班(工纠),心里就一窝火‘’张汉强愤愤的,脸颊上那条蚯蚓般的伤疤抖动,每当他情绪激动,这条《7.23》武斗留给他的纪念品就会暴突出来‘’如果在一年前,我摞把劈刀,将他们一个个剁成肉泥‘’
       ‘’少来啦,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羊城杀通街的铁汉强呀?说得好听现在你是个揸七(锄头)的知青,说得不好听你是流放去荒岛,,,‘’
       ‘’喂,喂,四眼仔,你看,那边谁来了?‘’张汉强打断了关青霭的说话。
       穿着(五六式)旧军服的一男一女,在甲板漫步向他们这边走来。
       关青霭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哦,我们学校高三级的王军生,那女的,是初三级的李宏滨‘’
       ‘’真是冤家路窄!‘’
       张汉强站起来,一只手伸进了裤袋,以为张汉强要从裤袋掏刀子,关青霭连忙站起来双手挡住张汉强,哪知,张汉强从裤袋掏出的是一包烟。
       ‘’抽烟,来一根?‘’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和张军生只抽(打架)呢‘’
      ‘’四眼仔,要回到一年前,我会把他们两个扔进公海喂鲨鱼!信不信?‘’
      ‘’你就吹吧,个儿没比王军生高多少,胳膊嘛也不比他粗,你抱得起他吗?‘’
       就在这时,王军生和李宏滨缓步走到了张汉强,关青霭前面。
      ‘’认识一下,‘’李宏滨指着关青霭‘’学校管弦乐团首席小提琴手,关青霭,‘’这位呢,‘’李宏滨指着张汉强‘’你没见过也许会听闻‘’
       王军生摇了摇头‘’抱歉,你们是高中部还是初中部的?学校几千同学,真没见过‘’
        李宏滨一脸惊讶‘’我们学校井冈山红旗的张汉强,社会上传闻扫通羊城大街小巷的铁汉强!‘’
        ‘’呃,你就是铁汉强呀!失敬!‘’
        张汉强握住王军生伸过来的手‘’你也不简单呐,叱咤羊城风云的主义兵联动三司头头!‘’
        ‘’嗨,都过去的事了,提他干嘛,现在我们都是海派!‘’
        ‘’海派?‘’李宏滨,关青霭,张汉强同声疑问
       ‘’海南岛一派,现在我们同乘一条船,都是战友了‘’王军生苦笑着说
       ‘’对了,战友,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两个跟我们两个黑七类不同,都是军区大院的高干子弟,干嘛不留在城市,跑去荒山野岛受苦受难?‘’
      李宏滨瞪着关青霭‘’干嘛呢?笑话我们呐,揣着明白装糊涂!‘’
      ‘’无所谓啦‘’王军生大度一笑‘’我们的老爸,成了当下军区最大走资派,我们呀,跟你们一样,都是黑七类,战友!‘’王军生拍了拍关青霭的肩膀‘’我们回去休息了,农场见!‘’
      看着王军生,李宏滨远去,张汉强揶揄关青霭‘’你看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那像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刚才还说要把人扔下海,见了面就一笑泯恩仇‘’
      ‘’王军生不是说了么,同乘一条船,都是战友,难不成你想看着我们互相掐死对方,你好把我们丢进海里喂鲨鱼,图过快乐?‘’
      ‘’滚你妈的!‘’
       入夜,自轮船驶入公海后,海浪夹着风声哗哗的响,两三米高的海浪不时扑上轮船甲板栏杆,空无一人的甲板灌进海水后又流淌回墨黑的大海,侧卧的关青霭五脏六腑就像不断挪动位置,搞到他天旋地转,晕乎乎整晚躺在床上,捂着胃部不敢翻身,对床的张汉强比他更慘,因为中午饭吃得太多,他已计不清光顾了多少次那个固定在摇摇晃晃甲板上,专门给晕船呕吐放置的大胶桶,呕吐的折磨搞到张汉强真想把自己的胃割掉,直到吐到胃抽筋,他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海,浅绿清澈,天,蔚蓝深邃,在海与天之间那黄色缎带般的一片就是海南岛的陆岸,秀英港就像一只匍匐在水边的大鸟,长长灰褐色的防波堤恍如大鸟吸水的喙,经过几十个小时乘风破浪,红卫轮的汽笛长鸣了几声,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码头。
            一缕  阳光透过舷窗玻璃照射在舱房里面,轮船不再晃动,同船舱的几个知青陆续走出舱房,渐渐的,昨晚悄无一人的甲板开始人声鼎沸,朦胧中,躺在床上的张汉强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快看,海南岛,我们到海南岛呐,哇,嗷,这么破烂的码头,大家快看,码头好多人,不会是海南的工人纠察队吧?
           听到这句话, 感觉好像还在左右晃动的张汉强,脑壳哄哄作响,昨天在广州太古仓上船被工人纠察驱赶的一幕又重现眼前,什么玩意,我们是垃圾?是腐叶?到哪去哪都遭人嫌弃?张汉强眯缝眼,对面床空着,只有凌乱的的被子,关青霭已不知去向,张汉强挣扎着慢慢爬起,尽量平衡自己,试图走出舱房,冷不丁与匆匆走进来的关青霭撞了个满怀。
           ‘’阿强,码头满是穿了军服的人,惨了,他们是不是押送我们去农场的当地驻军?‘’
           这时,甲板狭窄的通道已经挤满了人,从人群的缝隙,张汉强看到码头上人头涌动,而这些人群中大多数头戴红色五角星的草绿军帽,好像是部队的人吔,张汉强踮起脚,妈呀,真是PLAM,不会是这边码头派了驻军将我们押送去农场吧?不只是关青霭和张汉强,轮船上所有的知青面面相觎,昨天,广州太古仓工人纠察队无情冷酷情景让知青们心有余悸,更何况来到这远隔千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还不下船?‘’背着行李的王军生和李宏滨一前一后站在关青霭和张汉强住宿的舱房门口,瞅了瞅
           ‘’下面好多.PLAM,估计是押送我们去农场的‘’
          ‘’扯,这么丁点人就唬住你啦,铁汉强,胆量没带来海南呀?‘’
          ‘’嘿,谁怕谁呀,走就走‘’
          毕竟是军区大院长大的,码头站了那么多的PLAM,王军生和李宏滨一点都不怵,从小就司空见惯PLAM的他们,这一丁点人真不当一回事。
地板#
发布于:2019-01-24 06:30
情锁~~~南田往事 (三)征途
波仔  2018-11-30 阅读95
清晨的美好(钢琴曲)
设彩铃
         漫漫征途闯雄关,儿女一去几时返,
         修得南疆美如画,手捧奖状回家还。

                  (三)征        途
          文章中人物姓名均为虚构,读者姓名如有相同,与内容无关,敬请谅解!

           四个人随着人流,走下轮船搭架在码头的舷梯,这时,原本摩肩擦踵的人流突然停顿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军生拨开人群,快步往前,李宏滨,关青霭,张汉强也紧跟在后,原来,码头前面不远处,两个PLAM手持用竹竿绑着一副红绸布横额,上书(热烈欢迎)醒目四个大字。而这幅横额后面是人数众多驻军战士和当地群众,他们分列两行,翘首盼望,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关青霭扯了一下王军生的衣袖低声说‘’哎,这么大阵仗,是不是昨天有省市领导和我们坐船来海南啦?‘’
           ‘’不会吧,没听说呀!‘’
           ‘’那应该是军区大首长来视察‘’张汉强凑过来说
           李宏滨瞪了张汉强一眼‘’胡扯什么呢,我老爸说,他们到基层视察工作,顶多就两三部吉普车随行,哪里会这么夸张‘’
            ‘’管他呢,大路朝天各自走,他们搞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走!‘’
             王军生大踏步往前,刚才还有点迟疑的知青们纷纷加入行列,簇拥着王军生往前走。
             当惴惴不安的知青人流刚走过(热烈欢迎)的大幅横额,想不到的情形令知青们大感意外,刹那间,锣鼓喧天,彩旗飞舞,两边列队的人群对着手提水桶,肩扛背包的每一个知青笑脸相迎,他们振臂高呼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欢迎革命知识青年!‘’‘’一颗红心干革命,海岛建设树壮志!‘’‘’海南人民与革命知识青年肩并肩,心连心!‘’
              关青霭眼睛有点湿润了,昨天,轮船慢慢驶离码头,太古仓码头逐渐离他远去而变得模糊直至与水天连成浅绿一色后,码头(工纠)那冷酷无情的脸孔并没有随着码头轮廓消失而消失,却已深深烙印他的脑海里,还不时跳跃在他眼前,让他感到心酸与悲凉,可是,仅仅过了一天,海南人民却以无限的热情和广袤的胸怀拥抱接纳了这些异乡的年轻人,融化了那曾经冷酷无情对他们的伤害,让他们感到家一样的关怀和温暖。
                一辆接一辆深绿色的解放牌汽车,满载着欢歌笑语的知青,从秀英港码头出发,直奔海岛各农场而去。飞驰在砂土公路的汽车,不时掀起缕缕沙尘,公路一边的纵深,是连绵不断的高山,灰白的云霭缭绕着黛墨色山体,像是披上一袭飘渺的纱衣,公路另一边,深邃蔚蓝的大海,推送层层浪涌,拍打着浅黄色蜿蜒绵绵不尽的沙滩,乘坐风驰电掣的汽车,知青们一路掂量,曾经居住的城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马路车辆川流不息,可这边海岛沿途所见,公路两旁,稀落低矮的房屋,多是黄泥墙茅草顶,而且人烟稀少。
             ‘’汽车跑了这么久,还没到农场,哎,‘’张汉强用胳膊肘顶了一下关青霭‘’万一,汽车抛锚,晚上我们就要在这荒山野岭过夜了‘’
             关青霭揉揉眼睛‘’那又怎样,反正昨晚在船上也没睡好,现在还晕乎乎的,就在野外过一夜又怎样,起码不会晕船呀!‘’
              ‘’说得轻巧,在荒山野岭过夜,你不怕三更半夜有灵异的东西找你吗?‘’
                ‘’大白天的,净说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怪渗人的,别说了,好不好?‘’
                看到关青霭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王军生决定加点料‘’你们两个还别不信,五十年代,国家授命地方部队派了两个师的战士来海南大面积种植橡胶,可这里山高林密,全岛就没有几条像样的公路,苦于人手不够,后来部队就招 收了一些当地农民工,一齐砍伐树木,修筑公路,他们吃睡基本都在荒山野岭,一天晚上,有一个民工睡到半夜,起床想出去撒尿,就在这时,一团像是人状的白雾飘飘然进了茅草房里面,这个民工想,是不是宿舍其他同伴到外面撒尿回来吧,可定睛看,怎么没有头的,只是一团白雾慢慢向他飘过来,吓得他躲在蚊帐里叽里呱啦大叫,惊醒了茅草房所有人,那团人形白雾也随即消失,大家都惊讶,茅草房没人出去撒尿呀!‘’
               ‘’那是见鬼啦?‘’
               ‘’农场都是半夜割胶呀,万一在胶林黑咕隆咚碰见这些东西,,,恐怖!当初你关青霭就应该和我一齐去农村插队不要来海南割胶‘’张汉强侧目看了看脸色发白的关青霭,偷偷笑了。
                ‘’听带队的农场老职工说,半夜到胶林割胶还有不少令人胆战心惊的事情发生过,‘’李宏滨也过来凑热闹
                ‘’求你啦,姑奶奶,别说了,好不好‘’关青霭的脸色更白了
                  ‘’说,说,我最爱听鬼故事啦!‘’张汉强饶有兴趣,一脸奸笑。
                  ‘’农场有个女职工,半夜割胶,她负责的林段在一处偏僻的山沟,那个林段,有几个埋葬了当地人的坟墓,那天不知怎样,平时静谧的林段,突然飕飕刮起凉风,黝黑的胶林里面,不时飒飒作响,那女职工头戴用作照明的电石灯,忽明忽暗,不时,在胶林的墨黑的深处传出(咕咕)怪叫声音,一棵棵橡胶树在若明若暗中,仿佛是脸面不一样的人形,心跳砰砰作响的女职工,只想着快快把林段的胶树割完,随着她割胶速度加快,慢慢靠近了几座山坟的橡胶树,这时,她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硬着头皮的她手持胶刀走到坟墓边那棵胶树,当她低头准备割胶时,头戴的电石灯幽暗光亮下,坟墓边突然照射出一双枯瘦的人脚,白惨惨的脚板紧紧顶住橡胶树的根部,女职工尖叫一声,失魂落魄,跌跌撞撞逃离了橡胶林,第二天病倒了,足足休息了一个星期‘’
          ‘’哗,好刺激,是不是死人从坟墓爬出来,找替身托世?‘’张汉强大叫一声,吓了车上所有知青一跳。
           ‘’世界哪有鬼神,这是当地一个村民,那天晚上喝醉酒,稀里糊涂在橡胶林迷路,不知不觉就在坟堆睡着了‘’
            ‘’人吓人,吓死人,我怕怕,到农场我申请不去割胶,宁愿去养牛,养猪,养鸡‘’关青霭还没缓过神来。
            ‘’农场是你家开的吗?挑肥拣瘦,你还是练好胆量,来日方长,准备接受考验!‘’
             ‘’你们几个不要讨论了,‘’站在车头的王军生招呼着‘’你们看,那边有很多高举欢迎横额的人群,我们要去的农场应该到了!‘’
4楼#
发布于:2019-01-25 07:37
                  请问3814大侠:当年文 革武斗才结束不久,哪些工人纠察队,是护送知青,还是押送知青到海南?不明呀?
5楼#
发布于:2019-01-25 08:21
大岭桧仔:请问3814大侠:当年文 革武斗才结束不久,哪些工人纠察队,是护送知青,还是押送知青到海南?不明呀?回到原帖
当天去海南的知青,有旗 派,主义 兵,可能怕两派又打起来吧,广州工纠派了不少人,层层防范,气氛相当紧张
6楼#
发布于:2019-01-25 08:25
情锁~~~南田往事 (四)连队驻地
波仔  2018-12-07 阅读102
秋日私语 (伴奏)
设彩铃
            倦怠归鸟觅枝丫,五彩云絮缀晚霞,
            袅袅炊烟萦绕处,三叶林深是吾家。

           晨曦,撩开了轻纱般的雾霭,嘹亮的军号,连续《滴滴答答》吹奏出《起床》曲的悠扬音调,在背靠大田岭群峰的农场场部久久回旋。
           加入农场建设队伍,成为光荣的农垦工人,四百多远道而来的知青要集中在农场场部学习三天,在动员大会上,农场领导要求全体知青统一思想,端正心态,为参加农场发展橡胶事业做出贡献,集训后的今天一早,他们纷纷携带行李,全部站在农场场部的篮球场,等候场部车队的汽车将他们送往农场各个分场的生产队。
             负责接送知青的农场干部一个个点名,确认,然后让知青们先后有序登上汽车,前往分场的各生产队,载乘知青的汽车一辆又一辆开走,可王军生,张汉强,关青霭,李宏滨四个人一直没有人前来点名招呼他们上车。张汉强依靠着篮球架悠闲的抽烟,纳闷的王军生抬头仰望着天空,一言不发,李宏滨焦急看着同校的知青一个个乘车离去。
             关青霭嘟嘟嚷嚷走到张汉强身边:‘’阿强,你看,篮球场的知青差不多都走光了,我们几个还没着落,是不是场部有意把我们分配到机关?‘’
               ‘’是呃,在机关,不用开荒割胶,多好,你做梦吧,四眼仔!‘’
               最后一部搭载知青的汽车离开了,只剩下一头硕壮大水牛驼着两个轮的木头牛车停在篮球场,坐在牛车上一个穿着发白旧军服的中年男子,似乎看见王军生他们,随即他吆喝了一声,牛车慢慢向他们四个人走来。
              ‘’你们是广州来的知青吗?‘’中年男子的声音洪亮,他从裤兜掏出一张信笺,‘’我是南锋分场南锋队队长符大德,农场分配了三男一女知青名额到我们生产队,我看所有的知青都乘车了,就剩下你们几个还在这里等,我估计你们就是分配到我们生产队的知青!‘’他看了看李宏滨,又低头看看信笺上的名单,‘’你是李宏滨!这名单唯一的一个女孩子,没错吧?‘’他笑容可恭对李宏滨说‘’这另外三个男孩子,谁是王军生?‘’
             ‘’到!‘’王军生举了一下手。
             ‘’张汉强‘’
             ‘’到!‘’
             ‘’我叫关青霭,‘’
            ‘’嚯,戴了这么大副的眼镜,应该读了不少书吧,小伙子,你是不是四个当中最有文化的?‘’
            ‘’不不不,符队长,我初中还没毕业,他,王军生,老高中了,他才最有文化!‘’
             ‘’呵呵,你们都有文化,都有文化,我,连小学的门口都没进过呢!‘’
               符大德轻轻拍了拍水牛的脖子,拽紧拴着牛鼻子的细绳,对知青们说:‘’你们行李放在牛车上,然后在坐上来!跟我一齐去生产队!‘’
           ‘’什么呀?这牛车?‘’四个人异口同声,用惊讶的眼光看着符大德。
            ‘’呃,是这样的,前几天这里突然下了一场暴雨,农场通往生产队的公路冲垮了,车队的汽车开到半路就打滑抛锚,公路大概要一个星期才能修好,为了不耽误你们来生产队,今天我就拉了部牛车接你们!委屈你们几个了!‘’
              牛车‘’嘎吱嘎吱‘’地行驶在沙土公路上,几天前的暴雨冲刷,给路面留下大大小小的坑洼和积水,牛车的轱辘碾过,溅起灰黑色的一串串水珠,虽然一路颠簸,也无阻王军生他们几个细看路上的景物,泥泞的公路两旁间隔有序栽种了一棵棵椰子树,微风掠过,翠绿的树叶婆娑起舞,发出飒飒响声,紧挨着公路的水田里,稻穗金黄连绵,一望无边,和煦的阳光下,收割稻谷的人弯着腰,不停地劳作,忽然,稻田有几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向牛车这边奔跑过来,用听不懂的方言叽里呱啦冲着坐在牛车上的知青们说着什么,然后傻笑了一阵,又一溜烟消失在远处的稻海里。
         ‘’符队长,我们农场有水稻田的么?那些人是不是我们生产队的职工,以后我们要不要下水田?‘’李宏滨非常关切这个事情,是因为她最害怕下水田,特别是水田里那些黑不溜秋浮游的水蚂蟥,恶心还吸人血。
           ‘’这些稻田都是当地农民的,农场的土地基本都种植了橡胶树,极少数田地种了花生呀,番薯,甘蔗的6,但都不沾水‘’似乎洞察了李宏滨的心思,他笑了笑‘’其实,水田里的蚂蟥看得到,好对付,要是碰上山蚂蟥,那家伙,不知不觉就吸附在人身上,吸饱了就悄悄溜走,等到你发觉,身体已是伤痕累累‘’
              ‘’这么恐怖呀,符队长,那,我们去到生产队,怎样预防山蚂蟥?‘’
               ‘’你们不用担心,我们生产队的橡胶林基本没有山蚂蟥,这是因为呀,每到冬季橡胶树停止收割两个月时间,生产队都要给橡胶树全面喷撒硫磺粉,防止白粉病虫害,这么多年的固定喷洒,橡胶林的山蚂蟥已经绝迹,现在有山蚂蟥的地方,基本是人迹稀少的深山老林。‘’
           说着说着,牛车进入了一片片树林,金色的阳光透过林木的绿荫,折射在树林中蜿蜒牛车路上的腐叶,泛起片片鳞光,树林里氤氲,朦朦胧胧中让知青们的呼吸感觉到空气中一丝丝甜腻,一丝丝沁香。
          ‘’大家看,这里就是我们生产队的橡胶林‘’符大德喝停了牛车,招呼知青们下来,紧跟符大得德的是王军生,傍着王军生的是李宏滨,殿后的是张汉强,关青霭还坐在牛车上,犹豫不决,那天的《鬼故事》听了之后,令他至今还心有余悸,不敢随王军生他们走进他感觉阴暗的橡胶林,不过,当符大德,王军生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橡胶林后,他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小跑追了上了符队长他们,其实,独自一人留在牛车上着实令他感到害怕!
            一棵又一棵,一排又一排,一层又一层的橡胶树,矗立在黄泥土层的环山行路,仰望,看不见它们的树冠,俯视,只观感到它盘根错节而猜不出它扎根泥土的深度,花白斑点的橡胶树躯干的侧面,每一棵都勾画出各自不同高低度的弧线,半弯的弧线缓慢流出乳白色的胶水,一滴一滴流入挂在树上灰褐色的磁杯里,踩着环山行橡胶树掉下来的腐叶,四个人随着符队长的脚步,一路仔细观察这种以后的岁月将与他们息息相关的神奇植物,几个人不无赞叹不已,不多时,他们来到橡胶林一间黄泥敷墙的小茅草房前,大概听到了脚步声,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还有一个羞怯躲在妇女后面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这是我的爱人,张秀英,这个林段的橡胶树由她负责管理!‘’符大德站在中年妇女身边。
                  ‘’嫂子好!‘’四个人异口同声。
                 ‘’哎呀,从场部来这里的路不好走吧,辛苦你们几个了,早几天,老符说,我们生产队分配了几个文化人,这下可帮了生产队大忙了!‘’
                  张秀英一头齐耳短发,秀丽娇小,皮肤白皙,与符大德黝黑肤色粗壮体格相比,显得年轻以致让人感觉他俩不怎般配。夫妻俩对视一下,又看了一下他们身后,似乎找寻什么。
                ‘’诶,雅溪,咦,这孩子,跑到哪里呢?符雅溪!‘’
               ‘’爸,妈,我回学校了!‘’
                清脆婉转的声音,从几乎是山顶位置的橡胶林传来,在橡胶绿叶和摇弋的芒草掩映中,符雅溪身穿的上衣纯白得有点耀眼,她对着下面站在环山行的大家粲然一笑,转身消失了。
              ‘’大家见笑了,那是我女儿,没跟你们打招呼,她在自治州寄宿读师范,学校路远,赶着回去!‘’
              看到符大德夫妇俩为女儿不告而别有点尴尬,李宏滨不失时机挽着张秀英手臂,说是要参观体验一下那间海南热带雨林式的茅草房!符大德和王军生也先后走进去了,刚要进入茅草房的张汉强回头一看,发觉关青霭并没有随行而来,而是远远站在原地,眼睛一直盯着符雅溪消失的地方。
              ‘’喂,老关,看什么呢?呃,明白,是不是看上那个女仔(少女)?迷上她啦!‘’      
              ‘’胡说些什么呀,我这是有点头晕,站在这里顺一下气!‘’
              ‘’现在顺够了吧?快去,大家都等着你呢!‘’  
               对于久居城市在红砖绿瓦大屋或钢筋水泥洋房生活的几个知青,这间茅草房的铺设比他们没来海南之前预想的还要简陋,房间里面,地板是黄泥砂土,几个粗糙木桩上卯上了桁条,码钉就是凳子,睡床是用竹板编织的,为了透风,泥糊的四面墙开了巴掌大的洞,算是窗户,正中的墙壁上是一幅伟大领袖的彩色画像,下面是红彤彤《敬祝伟大领袖万寿无疆》大字。
               看到知青们一脸惊讶,符大德连忙解释,‘’这座房子叫《忠字房》,我们生产队规定,三到四个割胶工就要在橡胶林段打造一间这样的房子,建这种房子是对伟大领袖无限尊敬忠于的表现,割胶工每到清晨割完胶树,几个人就要在这房间里面,天天学习伟大领袖的著作,也就是《天天读》,大概一个小时后,就要回去各自负责的林段,收集挂在橡胶树的瓷杯里面的胶水,再送到生产队的收胶房,这样就算是完成一天的工作。海南岛的气候,你们多少都知道,风风雨雨,随时来随时走,林段里建有一间房子可以遮风挡雨也是不错的‘’
               ‘’符队长,生产队安排给我们的宿舍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茅草房?‘’
                ‘’你们的宿舍呀,宽敞,明亮,茅草房虽然简陋,但透气,凉快,海南岛白天太阳毒辣辣的,层层的茅草正好遮蔽了阳光辐射的热量,你们看,这房顶前后两个洞,风吹过透过去,顺气。当然了,你们从大城市来到这里,可能一下适应不了,慢慢,慢慢就会习惯的‘’
7楼#
发布于:2019-01-26 21:36
情锁~~~南田往事(五)心魔之一
波仔  2018-12-13 阅读84
遇到你的美(钢琴曲)
设彩铃

图片与内容无关
           关关雎鸠翩翩游,一啾一鸣溪水浮,
           君子不谙淑女意,一江春水向东流。

                 人脑是不断进化和高度发展了的物质产物,是人体机能的最高调节机构,它执行着精细,复杂而又十分完善的调节机能,使机体能保持内外环境的平衡和统一。
                 人的心理不管如何复杂多变,实质上是脑的机能,是人脑对客观环境所获得的各种刺激的主观映像~~~源自某文摘

                 一弯明月,悄悄爬上了朦胧的山巅,它用洁白的光芒,拉开了苍穹无边黑色天鹅绒般的幕布,处在山峦这一片的南峰队,像是被月的光亮缓缓披上了一袭银白色的轻纱,夜深沉,万籁无声,辗转反侧在竹板床上的关青霭,脑海浮动的满是白天见到符雅溪身着白色衣衫,笑靥如花的样子。
                时间的廊钟《滴滴答答》倒转回公元一九六三年,那年关青霭十三岁,小学六年级学生。
                一天,女班主任走进课室,宣布班里改选少先队中队长,候选人男生候深,女生李小莲,由全班同学投票决定。接着,候深先急匆匆先从课桌走上讲台,而令关青霭眼前一亮的是,坐在他旁边的李小莲也站起来,两条乌黑的小辫子系了米黄色的蝴蝶结,上衣是洁白的短袖衬衫,米黄方格的吊带裙,丁字扣带皮鞋锃亮,气定神闲地走上讲台,站教课黑板的另一侧边。
               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关青霭对李小莲这位同桌的女生都没怎样在意,一来,男女生课间休息时各玩各的,放学后各散东西,从不接触,二来,老师从学生刚踏进小学门槛的第一天伊始,就执行根深蒂固的食不连器,坐不连席的《男女授受不亲》古訓,男女同学分坐,即使男女分配不匀,不幸男女生被分配同在一课桌,中间也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两无来往,就像中间有座大山阻隔,关青霭和李小莲就是很不幸的一对同桌。
               但是,  该来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发生,五年级下学期的一次班级秋游,关青霭朦朦胧胧就情窦初开了。
             秋季的空气清爽,公园阳光灿烂,难得这天不用枯坐在课室板凳听老师唠唠叨叨的讲课,学生们尽情享受这难得时光,班级的同学在公园绿荫草坪,小路曲径,追逐玩耍,男女生之间的古老桎梏不知不觉就冲破了,关青霭和男生们一样,刚开始还有点拘谨的与女生嬉戏,后来就玩疯了,关青霭和几个男生追逐女生跑,跑得最前的是李小莲,她身穿浅黄色方格的吊带裙,洁白的衬衣,就像一只翩翩飞舞的彩蝶,女生前面奔跑,男生后面追逐,追着追着就跑上了一个坡度很大的大草坪,当男生冲上大草坪就快追上前面几个奔跑的女生时,意外发生了,谁料大草坪另一端是一幅陡峭的坡地,只顾奔跑的女生没留意,哗啦啦尖叫几下,一下就滚下了坡地,追逐上来的男生见此情景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关青霭刚开始也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立刻招呼一个男生去告诉老师,自己则滑下山坡,察看山坡下面的女生情况,幸好山坡植披了密草和灌木丛,起了缓冲作用,几个女生没有大碍,可是李小莲因为跑得太猛,摔下山坡时又没有密草和灌木阻挡,不但擦伤了胳膊和小腿,后脑勺还灌木碰上了,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山坡地下,因为母亲是医生,关青霭多少懂得一点急救常识,他蹲下来,轻轻把李小莲的身躯侧卧状,然后再查看她嘴里有没有呕吐物,以免堵塞造成窒息,这时,李小莲迷迷糊糊的,不知是惊吓还是疼痛难忍,她软绵绵的双手搂住了关青霭的颈脖,开始嘤嘤抽泣,除了母亲,关青霭被女性搂抱还是第一次,李小莲鼻翼呼出的气息与她小巧嘴唇的气息如缕缕沁香透入了关青霭的心田,霎那间,关青霭生理起了变化,他脸庞发胀,火燎火燎的,他本想推开李小莲的搂抱,却又担心她再次晕厥,幸好这时带班老师赶来了,关青霭趁势背起李小莲,与老师同学急忙忙走去医院。事后,关青霭懊恼不已,虽然李小莲休息了几天后没什么后遗症就回学校了,关青霭还是愧疚万分。
           选举中队长的前几天,关青霭就得到消息,为了李小莲当选,他联络了班上过半的同学,叮嘱他们投李小莲一票,事成之后,许与他们小人书,糖果,饼干之类作为回报,所以,关青霭今天信心满满的,相信李小莲一定会当选,谁知女班主任宣布了中队长当选结果后,关青霭傻了眼,李小莲以一票之差输给了候深。几天后,关青霭约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去了李小莲家,本想为选举的事情安慰她,怎知李小莲很大度,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十四岁那年,关青霭读初中了,李小莲去了另一间中学,彼此联系越来越少,这一段关青霭对李小莲朦胧的好感就这样结束了。
8楼#
发布于:2019-01-26 22:21
大岭桧仔:大岭桧仔已经回到毛里求斯,不在太行山了,漂泊在外的桧仔见到3814大侠在讲故事,一马当先前来捧场、助兴来了!过几天我就回到养育我的祖国广州怀抱居住丁,到时候我会经常来捧你老人家场呀!我记得当年的68届知青到海南时,送行的家长、亲友等在岸上都...回到原帖
老3,老大,我来了!过去的让他过去吧!知足常乐,珍惜当下,快乐过好每一天!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被挤压成任何形状,可以接纳任何污秽,可以消磨任何棱角。人经历的沧桑太多,苦难太多,所以学会了宽容和谦让,懂得了适者生存的.于是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9楼#
发布于:2019-01-26 22:23
在此祝知青朋友、新年好!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被挤压成任何形状,可以接纳任何污秽,可以消磨任何棱角。人经历的沧桑太多,苦难太多,所以学会了宽容和谦让,懂得了适者生存的.于是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