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11回复:5

回城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30 23:29
            七五年三月一天下午,老华班长把我拉倒一边,悄悄对我说,你可以回家看妈妈了,我愕然,一下愣住了,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老华班长看见我吃惊的表情,明白我误解,进而对我说,你(顶职)的调令到了,在副连长手里好几天了,本是侨补知青的副连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把我的调令放在他家的抽屉里,一直不告诉我,听了老华班长的话,我立刻去了副连长的家,他才把调令转交给我,好在老华班长的提醒,不然不知要等多少天我才能回广州呢。
            拿着调令我马上赶去场部,管档案的保卫科干事刚好下了连队,通了电话之后,他叫我稍等,过了半小时,他骑着自行车匆匆忙忙回来了,裤腿上满是泥巴,看到站在保卫科门前的我就大声说,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你几天了,我苦笑了,但没告诉他原委,保卫干事他也是广州知青,不过不是我们学校的,他把档案交给我,建议我晚上就住在场部招待所,第二天搭乘班车去三亚,因为离开海南,必需到三亚(那时还是崖县)公安局,粮食局,劳动局办理一系列转回广州的手续,而那时海口至三亚路过南田藤桥下午已没有班车,无奈,只好在场部招待所的木板床上辗转反侧了一晚。
沙发#
发布于:2018-10-01 17:10
3814部队咁容易就回城?佩服!佩服!
板凳#
发布于:2018-10-01 17:10
3814部队咁容易就回城?佩服!佩服!
地板#
发布于:2018-10-01 19:08
大岭桧仔:3814部队咁容易就回城?佩服!佩服!回到原帖
大场长,我是顶职回城的,不容易啊!
4楼#
发布于:2018-10-01 19:40
                  第二天早上,早饭也没吃,(老实说,场部饭堂没外卖,只供场部职工)立刻赶去车站,藤桥车站离场部大约一公里,因为是路过站,从海口至三亚(崖县)长途车,基本满员,买到站位也看运气,我赶到藤桥车站,前几班车车票已经售罄,只剩下午三点的路过班车售票,我颠颠簸簸乘车去到三亚,已经是傍晚,那几个(局)均已关门下班,只好又在三亚的旅店呆了一个晚上。
                  那时候的三亚,一到天黑,基本路上没有行人,因为县城就是由几条柏油马路,散落低矮的房屋,和几间商店构成,而且天黑就关门,偶尔,有汽,货车行驶路过,才有亮光刹那间照耀乌灯黑火的街道马路,接着,这里就笼罩在乌蒙黑暗中了
5楼#
发布于:2018-10-02 11:56
               在旅店捱过那难熬的一晚,第二天去办理返回广州的手续是出奇的顺利,因为那年代,崖县县政府的各个局基本都在一条街,相隔不远办公,虽说办事人员都是脸部目无表情,可也没有刁难,我恭恭敬敬递上调令,他们也是审核后,盖上准许办理的红印,不到两个小时,调令上密密麻麻二十多个红印,表明我已终结了在海南知青生涯,又重新成为广州城的一份子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