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999回复:18

懷念安徽籍老工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8-28 10:01
        1969年8月24日,我上山下乡从广州来到了海南岛保亭县,被分配到了三师三团六营五连一班。初来乍到,觉得挺新鲜,每天一早就扛着锄头上山开荒,天黑了才回来,没有什么娱乐,就是休息时间坐在锄头把儿上抽根烟、聊聊天。
                      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我班里的老退伍兵、老工人钟世祥。老钟大约35、6岁,个头有1.78米,皮肤黝黑,大眼睛,而且,炯炯有神,仿佛充满着智慧似的,一脸深深的皱纹,上排的牙向外凸、很明显的龅牙。胳膊上的肌肉和胸肌非常发达、鼓起来一块块的、跟小鹅卵石包似的,令人羡慕。他好像一年到头都穿着短裤背心,要按农村的说法:那可是一级劳动力。
                     钟世祥老家在安徽省当涂县,所以,说话操一口地道的安徽口音,我感觉他说话就像在唱歌似的、抑扬顿挫、非常好听。大概老钟从小就受黄梅戏的影响,特别爱唱黄梅戏,什么“女驸马”、“天仙配”,全都能大段大段地唱下来,甚至连过门都能带出来,唱得十分投入,委婉凄凄,有时候,念上一段对白;有时候,唱到动人之处,他还情不自禁地伸出了“兰花手”,做一两个舞台动作、亮一下妩媚的女性姿态,最令人佩服的是:唱腔跟严凤英唱的几乎一模一样,我可是头一回听见黄梅戏唱得这么好的安徽人,听的是如醉如痴。
                      那个年代,广播里的戏曲听来听去,也只有八个样板戏,在海南的大山里头,能听到如此美妙的黄梅戏,对我来说,也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精神享受,无形中,我也跟着哼哼两句,却怎么也哼不出那个味儿,虽然,感觉有点儿别扭,可是,心里特别的愉悦。不光歌曲能使人兴奋,连黄梅戏也能使我亢奋,真是妙不可言!
                      我总觉得他唱的黄梅戏,比兵团宣传队的节目有味道、带劲儿的多了。于是,没事儿就听老钟说戏、唱戏,我心里自然而然地也就把老钟唱的黄梅戏给定型为:是中国‘最标准、最正宗、最地道的黄梅戏’!我认为:没有唱得比他再好的了,我要是黄梅戏剧团团长的话,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跟老钟说:“您就甭干农活了,撂下锄头,赶紧来当黄梅戏演员、改唱戏吧!”
                      如果当年要有“春晚大舞台”节目的话,我也肯定会力劝老钟:“我要上春晚!”让这位业余的农民戏曲家在春节晚会上大显一番身手!……
                     
                     遗憾的是:几天之后,领导跟我说:“那个钟世祥是个‘坏分子’,你要注意,不要跟他太接近……”
                     我感觉莫名其妙,不是叫我们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吗?咋一到这儿就先碰上了个‘坏分子’?哪儿来那么多‘坏分子’啊?我心想:他也没说啥啊!不就是唱了几段黄梅戏吗?
                    迫于领导的警告,此后,和老钟说话也就少了,但是,我心里还是坚持认为:他不是个坏人!因为,我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
                    其实,老钟人很好,很亲切、热情、直率,最大的特点是:见谁都微笑。但是,因为碎嘴,什么事儿都爱插嘴、发表己见,使他吃了不少苦头。这让我想起了日语中的一句谚语:“一言居士”,指的就是这种人。再加上他爱发牢骚,即所谓的‘讲怪话’,因此,得罪了不少领导,最后,农场把他从其它老连队调到我们新连队来了。
                   尽管和老钟接触少了,由于在一个班,毕竟还是每天都在一起干活儿,除了继续听他演唱黄梅戏,再有就是听他讲故事,当然,不免有些个黄色的故事穿插在内,例如:什么‘翻毛的皮夹子’之类啦……
                  至于都讲了些什么具体内容,因为那些是44年前的故事,今天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忘得一干二净……
                  总而言之,跟老钟在一块儿工作、劳动,感觉很快活,时间也过得很快。没多久,老钟就迁回安徽农村老家了。因为他的家属在老家,就他单身一个人在连队,所以,很快就批准离开了。
                 他走了这些年,我反倒经常怀念他,只要听见严凤英、马兰演唱黄梅戏,我马上就会联想到老钟。记得他临走之前,我曾经跟他要过地址,说将来有机会再去探望他,可是,他说:“你恐怕也没有机会来安徽,再说,我那个地方又是农村乡下……”所以,没给我留地址就走了。
                 我想:他日夜盼望着返回家乡,也许是因为被戴上“坏分子”的帽子极为不满?还是对什么不满或者是想落叶归根?尽管这样,我毕竟还是和老钟相处过一段短暂、愉快、令人难忘的日子。还是老钟,使我了解、认识、喜欢上了黄梅戏。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2005年8月,我从山东烟台乘火车去南京,在南京即转火车去安徽芜湖途中,当火车进入安徽境内、经过当涂县的时候,虽然,已经是凌晨,因为想念老钟,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入眠,于是,我爬下了卧铺,坐在通道的椅子上,拨开窗帘往外看,凝视着当涂县的夜景,火车在疾驶着,车窗外借着朦胧的月色,能看见一些农田以及远近处星星点点的灯光,我心想:当年老钟说我恐怕没有机会到安徽,30多年后,我这不是来了吗?世事真是难以预料啊!
                当初要是有老钟的地址就好了,我一定会在这里下车去拜访他!再聆听他演唱黄梅戏的选段、听他讲故事!这时,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家喻户晓的黄梅戏——女驸马的唱段:
                           为救李朗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呀好新鲜……


   岳峙在蕪湖站:


  • 图片:DSC02576.JPG


最新喜欢:

大岭桧仔大岭桧仔
沙发#
发布于:2018-08-29 11:47
‘翻毛的皮夹子’之类?我不懂是什么东东。
板凳#
发布于:2018-08-29 11:49
岳兄对农友感情深厚,真可惜当时没要到他的地址。
地板#
发布于:2018-08-29 12:07
西江月:‘翻毛的皮夹子’之类?我不懂是什么东东。回到原帖
隱喻,得想像!老西。(提示:你我均無。)
4楼#
发布于:2018-08-29 16:10
西江月:岳兄对农友感情深厚,真可惜当时没要到他的地址。回到原帖
      是啊!人老了,總愛回憶往事,一晃四十九年了。我還想回農場、到人事部詢問一下他的地址呢,要是能找到的話,打算去安徽當涂縣看看他,再次聆聽他演唱黃梅戲……

來!老西,為農友情乾杯!:(照片攝於廣州太古倉洛奇西餐廳酒吧)
5楼#
发布于:2018-09-17 13:05
毛里求斯藉大岭桧仔向岳峙大侠敬礼!我在知青网被人家禁言两年几啦!向您敬礼!
6楼#
发布于:2018-09-17 14:19
大岭桧仔:毛里求斯藉大岭桧仔向岳峙大侠敬礼!我在知青网被人家禁言两年几啦!向您敬礼!回到原帖
               久违了!老大。是不是才解禁?向您致敬!毛里求斯华人大多是客家人,过去我接待过不少。在毛里求斯生活的怎么样?学法文了吗?
7楼#
发布于:2018-09-17 17:21
请问岳峙大侠:现在会不会动不动就禁言?
8楼#
发布于:2018-09-17 20:09
我不懂法文,但能讲翻几句,现在兵团网像不太热闹,禁言是刚解禁不久,有无去越南某钢铁厂炒更呀?现讲故事或评说人家作品,会不会容易禁言?
9楼#
发布于:2018-09-17 21:20
帶三個孫子孫女(接送上學/幼兒園),哪兒也去不了了。老大。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