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75回复:2

五个拆字笑话,让您笑掉大牙!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7-18 15:58
汉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它绝非是枯燥的文化,而是渗透在我们生活中的智慧结晶。

个个草包
权臣和珅新修了一所府第,请纪晓岚题一匾额。
纪晓岚提笔给他题了“竹苞”二字,说是“竹苞松茂”之意。
和珅高兴地把它悬在正厅。乾隆皇帝见了,对和珅说:“你被纪晓岚捉弄了!把‘竹苞’二字拆开来,不就是‘个个草包’四个字吗?”
和珅顿时哭笑不得。
有时候,换个角度看问题也不错。

心田不正
从前,有个大财主叫胡心田,心术很坏,专门刻薄穷人。一天遇到文三说:“文三,都说你会讲古,今天讲个听听。”
文三答应,就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姓十的和姓喻的结亲家。
姓十的嫌自己的笔划太少,再说《百家姓》上也没有这个姓,就对姓喻的说:“你的嘴巴吊在旁边,是多余的,把那个口字让给我姓古,在《百家姓》上也可归宗。”
姓喻的想,把我旁边的口字送给他,我改姓俞,音还是不变,就答应了。
可是,姓十的还不知足,不久又对姓俞的说:“亲家,我这古字的笔划还是太少,你把那个月字也给我,让我姓胡吧!”
对方一听,火了:“想把我的下面掏空吗?你这人真是心田不正!”
胡心田挨了骂,自讨没趣。
留点余地,分寸做人。

彼此
自古有一句俗话说:“秀才认字,念半边。”
认字念半边,很容易出错,这句俗话是用来讽刺“白字先生”的。
有一个周姓秀才,就是一个认字念半边的。有一次与一个姓陈的互递名帖。
周秀才看了一下对方的名帖说:“东兄,久仰,久仰。”
姓陈的也看了一下手中名帖,拱手说道:“吉兄,久仰,久仰。”
周秀才听了不高兴,说道:“我明明姓周,你怎么扒了我的皮?”
姓陈的回应道:“我明明姓陈,只许你割我耳朵,就不许我扒你的皮?”
没事就多读书吧,免得被人“扒了皮”!

张弓李木
明末,南京有一个习武的后生,名叫张弓,射得一手好箭,但他有个毛病,好自吹自擂。
有一次,他正在练习射箭,不少围观的人连连叫好,张弓十分得意,当即挥毫写了一上联:
弓长张,张弓张弓手,张弓射箭,箭箭皆中。
众人都对不上来。恰好这时,走过来一个卖弓人,看过上联之后,拿出自己的弓来,请张弓试一试。
张弓连试了几张都拉不开。卖弓人问:“你知道这是什么木料做的吗?”张弓摇头说:“不知道。”
卖弓人说:“我这弓是李木(李子树木)做的。”张弓非常奇怪:“李木并非良材,怎么能做这么硬的弓?”
卖弓人笑道:“这就是木匠的本事了。”说罢,提笔写了下联:
木子李,李木李木匠,李木雕弓,弓弓难开。
众人不解,请教是什么意思。卖弓人解释道:“他姓‘弓长张’,我姓‘木子李’;他叫张弓,我叫李木;人称他‘张弓手’,却唤我‘李木匠’;他善张弓射箭,我却会用‘李木雕弓’;他射箭是‘箭箭皆中’,可惜拉我这李木弓却是‘弓弓难开’。”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张弓羞得无地自容,忙收拾起弓箭,灰溜溜地走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自有强中手,且不可有一点本事就自吹自擂,一旦遇上高人,则是自寻其辱。

字同命不同
两位读书人一起去占卜。其中一位先写了一个“串”字给算命的拆字先生看。
拆字先生认为“串”可以分解为两个“中”字,这一年他一定能够高“中”两次(科举考试分为不同的层次和阶段,有时一年内可以有不止一次的等级考试)。
这时另一位读书人也想得到几句恭维,也写了同样一个“串”字。
不料拆字先生板起面孔说:“阁下不但不能高中,反且即将灾祸临头。”
那人询问原因,拆字先生回答道:“刚才那位先生是无意中写的‘串’字,阁下则是故意书写的。故意,就是‘有心’。‘串’下有‘心’,成了‘患’字,就是将有祸患了。”
人生就是赤条条地来,又赤条条地走的过程,这里的关键是一个心态问题,不同的心态会演绎出不同的故事。
沙发#
发布于:2018-07-19 14:18
长见识了!有意思哈!
板凳#
发布于:2018-07-19 16:14
中国心lm:长见识了!有意思哈!回到原帖
谢谢中国心欣赏!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