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03回复:2

知青趣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7-07 15:18
                                                             


     我们连的知青中,有一对上海姐妹,姐姐在我们宿舍。一天晚上,妹妹急匆匆地要到场部看电影,同行的是十几个女知青。姐姐断然阻止妹妹:“要走十几里路,遇到狼怎么办?”,妹妹回应:“那么多人一道去,怕什么?!”姐姐冷笑一声:“一群女孩子,见到狼啊,能四散逃跑就不错了。”
   当时,对这位姐姐的话不太认同,女人就那么没用?可是不久,一件事让我改变了态度。
   一天后半夜,一位男知青提着手电筒,轻松地溜进我们隔壁的女生宿舍。
   按理说,女生的警惕性很高,晚上,房门都上锁。尽管多数房门的玻璃损坏了,人在外面伸手就能开锁,但当时的防范目标有两个,一个是狼,一个是羊,基本不包括人。据说,村子曾经有狼出没过,不能不防。羊嘛,是一只被冠以“骚羊”头衔的公羊。骚羊的雄性荷尔蒙分泌有些异常,特亢奋,还有些错乱。它常常游荡在女人身边,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闯进女生宿舍。它还有独门绝技——悄悄地尾随女生,看准机会,一头扎进目标的胯下,立马儿,当事人就成了面红耳赤的羊骑士。这个大流氓,不得不防啊。
    门锁防了狼也防了羊,没想到,人进来了。
   提着手电的来者看上了一位的东北女生,是单相思。面对二十多个熟睡的女人,凭着对那个东北女生的两条长辫子的熟识,他一下子摸了过去。长辫子被惊醒,奋力反抗,低声喝令:“出去!出去!” 。两个人的撕扯、对话虽然很低调,还是惊醒了不少人,当时,哪怕有一声增援的喊叫,都会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没声音,更没行动,。倒是我的一位校友有所表示,她睡在长辫子身边,当她确认有来犯者后,一个骨碌滚进身旁另一位女生的蚊帐,抽起了羊角风。孤立无援的长辫子顽强地和对手周旋、抵抗,最后居然抢过手电,把单相思的脸曝光了。单相思跑了,战事平息。姑娘们战战兢兢地爬出被窝儿,一探究竟。这时,有人发现了我那位校友,她还在邻居的蚊帐里抽呢,嘴里还噗噗地冒着白沫。于是,一场新战事开始了。女人们掐人中,挠脚心,很快把我的校友救过来。
   嗨!你说女人到底有没有用。
                                                                     
                                                     
         
  初到农场时,知青们的最大变化是嘴馋,肚子空。
 当时,我们只有十七八岁,正处于成长发育阶段,同时,每天辛苦的农业劳作,消耗大量体能,身体需要足够的养料供给。但是,食堂的大锅菜少见油腥,冬季里,我们常常见到炊事员将带着冰碴的卷心菜砍碎,扔进装着水的锅里,搅动几下,盛出。那做法那味道是地地道道北方猪食。菜难吃而量小,只能靠大量的馒头、窝头、小米饭填充肚子。没有油水的日子,令我们越发能吃,越发嘴馋,有人半夜起来啃冻窝头,大家常常坐在地头谈论家乡的美味,说这叫精神会餐。
    物质会餐也是有的,逢年过节,食堂的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师傅披挂上阵,制作出极其丰盛的大餐。平日里备受委屈的肚子,如饕餮般狂吞着,青年们仿佛要在片刻间,填补所有亏欠的生命养料和味觉享受。这是感官强于理智的时刻,每每于此,常常爆出一些什么记录或笑料。下面是一个令我难忘的场景:
   食堂正在售卖的中秋大餐。北方人有个习惯,入冬前挖菜窖,用于储藏过冬蔬菜。当时食堂餐厅里有一个开工不久的菜窖,土坑大约两米见方、一米半深,坑底是厚厚的松土。青年们吵吵嚷嚷地忙着挑选美食。我和一个女校友结伴端着喜爱的菜饭走出人群,忽然,走在前面的她,一下子消失了。我定睛一看,嘿!这伙计掉进土坑里。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疾步过去。坑里的她脸色煞白,曲腿卧着,一只胳膊撑着地,另一只胳膊笔直向上,举着一个饭盒盖,饭盒盖上端坐着六个红烧丸子,那阵势像自由女神举着火炬,像董存瑞举着炸药包。人们围着土坑,七嘴八舌地呼唤,支招儿,救助。她竟然毫发无损,平安返回陆地。她的历险让我心有余悸,我责怪她:“多悬啊,那么深的坑,摔坏了怎么办啊!”,她倒挺平静,把饭盒盖举到我眼前,咧着嘴笑着:“看,六个丸子一个不少。”

                                                             
 
   我们的连指导员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知识青年面前,呼风唤雨,很威风。不过,他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自卑——文化底子太薄,竟然在首次点名时,将我的“抗美”活生生地念成“坑美”,引起一阵嬉笑,我郁闷了很久。
   指导员有骨气,要改变形象,做个文化人。
  他提高书写速度,把方块字写成蒙文,像一个个羊肉串,少有人完全看懂。最绝的是他的签名,很漂亮,很有艺术价值,无论放在那儿,知青们一眼就认出来。当时,人们一直猜测,谁是他身后的签名设计高人。
  他充实讲话词汇,不再有一说一,而是有一说二。他的一句名言“一不怕脏,二不怕埋汰(东北话,脏的意思)”被知青热炒很久。
   他效仿文明举止,见面点个头,离去道个别,不再来无声去无影。最出彩的是,他到女生宿舍时,敲门了,而且敲门的方式很独特,不是有节奏、静等候,而是“砰砰“急促的两下,紧接着推门而入。有一个傍晚,一位上海女生正蹲在门口洗屁股,突然,指导员的敲门声响起,随之,人进来了,女人们个个呆若木鸡。指导员像触了电,退身出门,边走边骂:“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从此,宿舍里沐浴、更衣的女人们,往往战战兢兢,担心突然响起敲门声。
   一个冬日的晚上,连队开大会,宿舍里只有我和狼嚎留守。狼嚎是一个女知青,她热心助人,极爱开玩笑,高兴时喜欢喊叫,人送外号狼嚎。
   我们宿舍地中间有两米多长的一道火墙,红砖砌的,一头连着炉子。那天炉火通红,屋子暖暖的。狼嚎烧了两大桶水,开始擦澡。我趴在铺上看书。开始,屋子还算安静,可狼嚎擦澡擦出兴致,哼起小调,还哗啦哗啦往身上一个劲儿地撩水。嘿,鸭子戏水了。我起身,静静地观赏一会儿,便悄悄溜到门口,伺机敲门。“砰砰”两声响起,狼嚎“妈呀”一声,一把拽起棉袄,紧紧裹住头,赤条条地趴在铺上,一动不动。我捂住嘴,笑得蹲在地上。极大的满足之后,我突然有所醒悟:大家都知道我们两个留守,万一真的有人进来,这神龙见尾不见首趴着的,到底是谁啊,这分明是把水搅浑了嘛。我走过去,扬起巴掌,照准她的屁股拍下去。她一下子跳起来,从棉袄缝里确认是我,甩去“盖头”,不住地挤着眼睛朝我笑。这个家伙,太狡猾了!
沙发#
发布于:2018-07-08 01:22
呵呵,有意思,搞笑!
板凳#
发布于:2018-07-17 14:46
中国心lm:呵呵,有意思,搞笑!回到原帖
谢谢你!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