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35回复:3

南田黎华新队第一口水井是广州知青打出来的!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6-27 18:50
      广州市二十中学的20多位学生196811来到南田农场黎场队的(海南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八团二营六连)。第二年,为了发展海南橡胶事业,团部和营部决定在黎场队(六连)黎光队(八连)与黎明队(九连)的边缘山区建立一个新的连队---黎华队(七连)并委黎场队队长洪学成带领一班人马前往黎华队开发,其中选择了我、锦泽、小李等八个广州知青到黎华队“开荒牛”。
        一、在荒山野岭打水井
 翻开南田农场的地图册,可见其地势是南平北高。藤桥镇(现在为海棠湾区)《光绪崖州志》上记载:“藤桥东水,源出保亭县某代弓石岩岭。西流,入州境。……绕藤桥市东南,与西河会,下合口港,入海。”默默归始入海的藤桥“两河流域”里,藤桥河由东河、西河组成东河为主流,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西南部昂日岭,东南流经新政镇、加茂镇和藤桥,于藤桥镇的东南与西河会合流入大海。全长56.1公里,流域面积709.45平方公里;藤桥西河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新政镇报什村,终点为藤桥海丰村,全长35.73公里。虽说是藤桥河水利沟流经黎场、黎光队、巨龙队等,但离黎华队尚远,真有“春风不度玉门关”之感觉。
1969年组建时的黎华队,位于群山之腹部,周边是荒山,虽说没有“一览众山小”之奇峻,但也有“横看成岭侧成峰”之势。这里仍是一片荒山野岭,乱石成堆,杂树乱籐,茅草没顶这样的山头打水井,注定是一场恶仗
 幸好这次带队的是洪学成队长。洪学队长当时年约四十左右,身材虽不高,但身体结实,虎背熊腰,健壮如牛;其工作经历丰富,作风泼辣,雷厉风行;头脑又灵活,“计仔多”,是连队生产、生活的“点子王”,我们知青跟着他完成很多出色的工作任务。据悉,他原在海口农垦局工作,因为喜欢提点意见,得罪了人,后来被下放来到崖县南田农场黎场工作。现在,他要带领我们广州知青一起在黎华新队“白手起家”。
 当时的黎华队可说得是白纸一张,什么茅草房子、宿舍等等生活设施都没有,连吃水的水井都没有。大家吃水要靠拖拉机拉。为了解决新队的吃水、用水问题,首要任务就是开挖水井。
生命的源泉水是连队生存问题的关键。人和农作物牲畜的生长离不开水。我们广州知青,平时在广州的水井见得多,如越王井、三眼井、吊碑井等,就是没有挖过水井。这里荒山野岭,该在哪里打水井呢?能不能打出水来呢?我们一点头岁绪都没有。
二、定位置求水源
00001. 打水井要先要选址、定位,选定挖井位置,才可以动工。在哪里下手呢?我们几个知青都摸不着头脑。这时,只见老洪队长来到山坡一块平地,从口袋拿着四五个胶杯子,分别按东南西北方向各倒放置一个胶杯,里面放些盐。他神秘地告诉我说:“明天早上,看看那个胶杯吸水多,就在那里开挖。”果然,第二天一早,他带领我们逐个打开胶杯看看,再分析一下,胸有成竹地地指着中间的地方说:“从这里挖,一定会有水的!”他边说边用一根木棍插在中间,找一条绳子绑住木棍,弯腰顺时针画了一个直径约 2.5 - 2.8米的圆圈后,我们就开工。
00002. 打井需要的工具和材料包括锄头铲、鉄秋、混凝土和加固用的材料.在连队很容易得到。但人工挖井是一项艰辛的工作需要花二三周的时间。当时我们挖坑时,我们每人头上戴一顶军帽,没有安全帽;身穿短裤、背心。大家有的用锄头、有的用鉄秋,有的用铁铲,热火朝天的干起来。工作期间,不时有沙子往头、肩膀和眼睛掉下来,大家轮流出大汗,搬运土。当已经挖了1多时老洪建议我们停下来,他抓了一泥土捏一下闻一下,对我说:如果泥土含水份与上面的相差无几,我建议你放弃。现在我感觉水份在增加,说明是巧,正好挖在水脉上,大家再挖下去吧。
00003.           三、艰苦的劳动作业
在挖井坯的过程中,我们不时视挖井坯的深浅地下水位而定一般挖井三、四米深就能见到水。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越挖下去,工作难度越大。人在下面挖,土和水不断往下面掉,井下作业很危险。碰到硬岩石层,更难,只好打钎破石老洪指导我们利用杠杆压力原理运土,用一条大竹竿,一头绑住一块大树头,另一头用绳子钓个大土筐利用杠杆压力原理把土运送到井面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将学校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践,多快好省把土筐运到井面。在挖的过程中,井底作业的会人灰头粉脸,又热又闷,难受极了我们用绳子拴住用柳条编的子放入井底,井底的人一锨锨把淤泥石块挖出来装到子里,上边的人再一筐筐提上来大家轮流,一锹一锹,一筐一筐,一担一担,把土担出50多米外填沟,大家干累了、热了,脱光上衣,汗珠就在他们的脊背流淌,闪着光亮。相对来讲,在上面作业的人会好一些。但是,有时候也有例外的,在上面作业的也有危险。有一次,知青小李在用杠杆压力提土时,不小心控制不了大土筐杠杆另一头的大树头把站在井坯的锦泽一下子刮到了井底。大家心里一阵惊恐。幸好被下面的人接住,锦泽才完好无缺地从井底爬了上来,真是虚惊一场。
我们分两班连续作战,一班人当班工作,另一班人休息,马不停蹄地车轮战,灯火通明,紧张有序进行,人累得人仰马翻。记得有次下着雨,我们躺下,雨布仅仅遮住上半身,下半身无遮无盖被雨水淋着,我们几个人居然睡着了。那时留给人们的是一个个流着汗的壮硕结实的背影和一片笑骂声。知青们的淳朴和无私的本色着实令人感动,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大约挖到四五米时,开始见到水了。老洪指挥我们把一个直径约2米、高50公分的水泥预制件平放到井下,再在底部的中央沿着四周下去,水泥预制件不断下沉,然后再在预制件井坯内圆周砌上面砌砖,如此作业,挖到深度七八米的时,此井坯就算挖好了清澈的水从砖石块缝中流出来为解决新队人们的吃水、用水问题我们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耗时三周终于挖出泉水这口井,水质清凉纯正,口感香甜,而且多年泉水取之不尽滋养着黎华队的广大干部职工及家属。
四、水井为连队注入了生命的源泉
我们虽然远离南田已四十,但黎华队那口水井却不时地在我的眼前浮现,成为了我抹不掉的记忆。近日悦读了李逢友先生刊登在《知青足迹》中《那挑水的背影》一文,深有感触。黎华队人的淳朴和无私的本色着实令人感动,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水是一切生命之源。大家共用这口水井。口水井就是连队的眼睛她的瞳孔里闪耀着连队的灵性;那口水井,源源不断地提供着人和牲畜的饮水。那时,每个清晨,在鸟语虫鸣中醒来,总能听见职工们细碎的脚步声。他们迎着朝阳,担着水桶,三五成群地走向水井。一根根磨得溜光的扁担担在肩上,水桶在扁担的两头有节奏地颤动。这一条条扁担,担着一担担清水,也担负着生活,担负着日月,日子就这样在职工的身边不紧不慢地向前移动。清凉、澄澈而又甘甜井水,累了渴了,人们顺手舀一碗喝下去,浑身舒坦。那口水井也默默地见证了干部职工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见证了他们生活的喜怒哀乐苦辣酸甜和悲欢离合,同时又以极其谦卑和温和的姿态,为连队注入了生命的源泉,抚平了人们生活的劳累和忧伤。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南田农场不少连队里统一安装了自来水直供到户农场职工们,只要在自己的家里,扭开水龙头,清澈的山泉水就会“哗哗哗”地流出来。喝水难的问题,已经得到了彻底解决。黎华的那口水井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了。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幢幢砖房。砖房的前墙贴着白色的瓷砖,房顶铺着红瓦,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而我,就是那口抹不掉记忆的水井……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写出这此文的初衷,权作对南田农场老职工前辈的一种敬佩与尊重,既是对先贤的追踪,也是对未来的向往;既是对热心关注知青文学的礼赞,也是对农场企业文化的一种解读。但愿人们能从中发现伟大,从质朴中体会崇高。
                   作者:南海先行
                0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沙发#
发布于:2018-06-27 18:51
黎华新队第一口水井是广州知青艰苦奋斗打出来的!
板凳#
发布于:2018-06-27 21:41
  “ 我们虽然远离南田已四十九年了,”有误,应改为:四十多年了。
     到南田尝尝 黎华新队第一口井水别有风味!回味无穷!
地板#
发布于:2018-06-29 17:59
五指山下:黎华新队第一口水井是广州知青艰苦奋斗打出来的!回到原帖
很想看看那口井。
不详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