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 记 终于结束了知青生活,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广州,恍如隔世。当我踏入银行,便觉得这是我生命的真正起点。我爱上了银行,爱上了金融工作。 记得刚入行时,银行里没有几个师傅是科班出身,大家好像都在摸索着干,然后累积资历,然后“自摸”成了师傅。于是我一步一磕地实践着,笔记本上密密麻... 全文

昨天19:31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 头发花白穿着整齐的伊婷不断在门前徘徊,她的行为终于被远处的卫兵纳入视线,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 ……那天听说李姐要回来了,伊婷强作镇静的做完手头的工作,便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李姐家里。家里刚好只有李姐一人,伊婷不用顾忌,连问好的话都忘了说,张口就问道... 全文

前天18:00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5 李姐站在门口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下定决心走到门口,小心的敲了几下。门开处,邵援朝疑惑的看着李姐,问道:“请问您找谁?” “我找邵援朝邵先生。” “我就是。您有什么事吗?”邵援朝又问。 李姐笑问道:“能让我进去说吗?” 邵援朝也笑了,马上给李姐让出一条道:“您请进!来,请... 全文

11-21 16:47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4 “阿婷。”伊婷正在收拾床铺,身后想起了李姐的声音。 伊婷转身热情道:“李姐,有事吗?” 李姐走近伊婷,拉着她的手道:“我的侄子这个月结婚,我过两天回南州去喝喜酒。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伊婷浑身一颤,眼神充满激动的问道:“真的?”见李姐小心地点了一下头,她的神色又黯... 全文

11-20 16:38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3 伊婷好不容易把李姐盼了回来,她声音颤抖的拉着李姐追问情况。李姐的回答带着歉意:“遵照你的嘱咐,我不敢上门找你丈夫和儿子,只是找我家人了解了一下大概的情况。你的事我的家人也听说了一些,他们也是悄悄的帮忙打听。他们说,听说你丈夫好像转业到地方了,工作安排得还算可以吧,每天照常上... 全文

11-19 12:00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2 伊婷慢慢的睁开眼睛,四周环顾了一下:咦,这不是我经常路过的“路云中餐馆”吗?我怎么会躺在这儿呢?她拼命地想回忆起刚才经历的事情,脑子却一片空白。 正在这时,有一个女孩走了过来,看见伊婷醒了,高兴地用中文向外喊道:“老板娘,她醒了。” 老板娘随着喊声快步走进来... 全文

11-18 15:5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1 丝丝细雨飘向十九世纪未新兴的城市拉斯维加斯,美仑美奂、流光溢彩的娱乐场和大酒店被挥洒得庄严肃穆,象蒙上神秘色彩。 灰暗的云层渐渐散去,本就洁净的街道被雨水清洗一番,显得更加亮丽。雨过天青,天空分外的蓝,几片洁白的云彩舍不得远去,停泊在鲜亮的空中。蓝天在宽敞笔直的马路延伸,... 全文

11-17 17:42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6 飞机在蓝天白云间穿行。 荆鸿脑海里象过电影似的闪过一个个身影:伊婷、王娜、上官衡、管明……随着这些身影渐渐淡去,阿爸、阿妈、阿公、小莲的身影却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他含泪笑了。 巨大的轰鸣声中,前方湛蓝的大海、美丽的海湾越来越清晰了。荆鸿的心一阵颤栗:啊!生我养我的故乡... 全文

11-16 19:26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5 伊婷随着上官衡从缅甸出境,几经周折,终于到了她的梦想王国——美国。然而,她仍如惊弓之鸟,不敢贸然在美国添置房产,只是不停的迁徙,差不多走遍了美国地图上打圈的那几个城市。她完全失去了昔日的绰约风姿,两鬓开始变白,皱纹骤起。 夜幕降临。 上官衡坐在纽约一座30几层高的大酒店... 全文

11-15 19:4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4 月色如许,轻洒在一幢海滨别墅,诺大的房间映照得分外清晰。 温柔的海风透过窗户,轻抚着伊婷的脸颊。岁月如梭,美丽却似乎不愿从她脸上消退,长长的睫毛遮盖依然微翘的双目,鼻梁笔挺,嘴唇稍稍轻允,略显饱满的脸庞便荡出一双浅浅的笑涡。 忽而,伊婷脸上现出恐惧的神色,五官扭曲,双... 全文

11-14 17:0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3 几个星期后,荆鸿登上了飞往海南的飞机。他身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拉着一个大行李箱。白皙的皮肤衬着忧郁的大眼睛,使人感觉到要比外表成熟得多。 飞机向高空爬行,积木般的建筑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荊鸿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闭目靠着座位,痛苦的回忆起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情…… / ... 全文

11-13 17:30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2 得到伊婷出逃的确切消息后,才几天的功夫,邵援朝竟象换了一个人,身子瘦了一圈,精神也有些发呆,嘴里不停的重复着那句话:“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 邵援朝不断的回忆起以往的一点一滴:从他第一天见到伊婷开始,她的影子就深深刻进他的脑海里,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孩子用情如此之深。... 全文

11-12 18:13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潘紫英我获得了“原创达人”勋章。现在有3个勋章啦,赶紧去领勋章,比比谁的多!查看

11-12 18:06 来自勋章

1 “前往昆明的GZ—3489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旅客们做好登机准备。”广播喇叭里,女播音员清脆甜美的声音反复了好几遍。 伊婷正坐在候机楼里等候登机。她穿了一套米白色的套裙,裙摆上缀着几点镶边梅花,外面套了一件浅黄色的风衣,肩上挎着个精致新颖的鳄鱼皮小提包,咋一看上去,象极30... 全文

11-11 21:21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6 伊婷再次跨进上官衡的秘密别墅。 上官衡一见伊婷,便急不可耐地扑了过去,双手抓住她的肩膀问道:“阿婷!怎么样了?” “还顺利。”伊婷喘着粗气回道。 上官衡接过伊婷还在拉着的手提皮箱,帮着她把风衣挂上衣架,然后拉着她坐到沙发上,问道:“你们支行的人没有怀疑你吧?” 伊婷... 全文

11-10 16:03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5 伊婷轻轻坐到邵明明的床边,深情而留恋地注视着那张仍显幼稚的脸庞。她忍不住用手轻抚儿子微卷的头发,泪水有如断线珍珠般往下掉。她的心猛地掠过一阵绞痛,以致不得不用手使劲地捂住胸口。她喃喃道:“儿子,妈妈知道错了,可是,一切都晚了,你能原谅妈妈吗?” 邵明明“唔”了一声往外翻了个身... 全文

11-09 16:4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4 回到家里,伊婷急忙把箱子里的东西摆放好,她要赶在邵援朝父子回家之前把要带走的东西收拾完毕。她从手提包拿出放有5万元人民币和10万美金现钞的信封塞进手提箱里层。迟疑了片刻,她又把信封拿出,取出人民币锁进衣柜的小抽屉,再把信封塞进箱子的夹层,上面一件件叠上衣服。 所有的物件都... 全文

11-08 17:2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3 伊婷亲自划出5000万元到上官衡开立的账户,再由他转到她国外的户头。 一切准备就绪,伊婷把电话拨到王帆的办公室,吩咐道:“我接到省分行的通知,明天去云南参加总行召开的紧急工作会议。从今天开始,支行的工作就由你全权负责,直到我回来。在我出发前的这段时间,支行的大小事务你都不用请... 全文

11-07 12:19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2 支行的员工对信贷员的风光和不可一世十分羡慕,荊鸿为此曾几次向伊婷提出要调去信贷科。可伊婷总是不同意,最后还斩钉截铁道:“不要再提这件事了,你不适合干信贷工作!还有,你别胡思乱想,安心干好储蓄工作,这是个熬资历的部门,稳扎稳打,就能升任科长或所主任。” 为了这件事,荊鸿委屈得在... 全文

11-06 16:31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1 储蓄科长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好一段时间,科员孙晓君急步跑进,刚拿起电话道了声“你好!”话筒里就传出了伊婷急促的声音:“是晓君吗?你们严科长不在科里?对,是我。刚才还在?等他回来时叫他来我办公室。”伊婷说完,把话筒重重的往话机上一扣,又重重的把自己扔进沙发,陷进了苦思冥想中。 打... 全文

11-05 14:09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最近来访

(20)
全部

Ta的粉丝

(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