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五彩的朝晖从南州市那一幢幢“水泥森林”宽大的缝里射向街道,路上已有不少匆匆赶路的上班一族。 天刚放亮,荆鸿已起床梳洗完毕,匆匆吃完早餐,穿上银行新做的工装,戴上刚买的水货“劳力士”,兴冲冲乘车来到了向阳路储蓄所。 还没到营业时间,储蓄所铁闸紧闭,可大门外已站了好些等待开... 全文

2017-06-25 13:29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6 伊婷与林远海阔天空无所不谈,这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 饭后,服务员送上精致的果盘,盘里是哈密瓜、苹果、火龙果等,已切成精致的小块状,周边围了几个砂糖桔和柚子片。 伊婷拿起一个黄澄澄的砂糖桔递给林远。见他用纸巾小心的擦拭着略微显长的山羊胡子,她笑道:“林记者,你年纪轻轻... 全文

2017-06-24 18:14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5 采访战绩十分辉煌,林远的笔记本上已记了满满的几页。 林远觉得很满意,他用三根手指左右捋了一下嘴上的山羊胡子,心里美滋滋的:“嗨呀,差不多了,这下我可以交差了。”他站了起来,刚要把手递给伊婷准备告辞,只见伊婷喊来小程,问道:“房间订好了吗?” “已经给电话姚经理了,订了芙... 全文

2017-06-23 15:14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4 闹钟一直响个不停,终于把蒙头大睡的林远吵醒了。他半闭着睡眼懒洋洋地从被窝里伸手摸向床头,倒扣闹钟,铃声立即停了下来。他用被子把脑袋一捂,还想继续赖床,猛然想起了什么,“嗵”的跳将起来,伸了个大懒腰,又半闭着眼睛胡乱换上一套时兴的牛仔服。 铃声把正在做早饭的妈妈招来了,她奇... 全文

2017-06-22 12:16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3 伊婷从精致的小皮包中抽出一摞现金甩到荆鸿的手中:“阿鸿,走,咱们再去玩会儿。”便笑眯眯地拉起他就要往门外走去。 “婷姨,不是已经把钱全部输光了,您哪里来的这些钱?”荆鸿惊讶地打量着伊婷,不肯挪动双脚。 “咳,这点小钱算什么?你放心跟着我就是了。” “可……婷姨,咱们还... 全文

2017-06-21 15:26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2 荆鸿随着杨远生走出娱乐场,心里空落落的。他忧心忡忡地问杨远生:“杨生,婷姨好象被赌场迷住了,能想法把她拉出来吗?” 杨远生拍着荆鸿的肩膀,话语中充满了同情:“人要是上了赌瘾,是很难回头的,这样的例子国内国外都数不胜数。不过,若是你婷姨把钱输光了,她会出来的。” “我真... 全文

2017-06-20 08:37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1 伊婷一大早就悄悄起床,精心梳洗一番后,对着梳妆台的玻璃镜化起了淡妆,却发现眼角已悄悄爬上细细的鱼尾纹。她边看边用手指轻轻往眼角两边抹,暗道:哎呀,皱纹都出来了,看来真的要象美容师说的那样,得换另一种进口产品了。 伊婷化好了妆,便从梳妆柜的抽屉里拿出从法国买回来的香水往身上... 全文

2017-06-19 11:2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8 管明正把装有香菇、发菜、瑶柱的精装礼合往铁皮柜里放。 “伊行,您来了!”门口响起陈燕嗲声嗲气的声音。 管明吓了一跳,礼合失手摔下来。他一把抱住,又重新托上去,急忙关上柜门。此时伊婷已然进门,身上的巴黎香水味也随之飘进。她假装没看见管明的动作,亲切地问了句:“管科在忙什么... 全文

2017-06-16 08:43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7 南珠区公安局审讯室里坐着几个身着警服的警官,对开却摆着一张普通的椅子,看情形象是审讯,又不大象以往审讯的样子。 不一会儿,“犯人”被带进了审讯室,却没有拷上手铐。他表情安详地站在警官们的对面,双方用沉默对峙片刻。 “坐吧。”一位警官语气温和的对“犯人”道,指了指他旁边的... 全文

2017-06-15 12:22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6 经上官衡这么一问,一幕幕早已消失的回忆霎时间在伊婷的脑海里回放: 阿力拉起蟒蛇的尾巴使劲甩下山崖,阳光辉映下,他的姿势显得那么矫健、英勇,堪比《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大喊“向我开炮!”的画面。 阿力打跑了符阿金,脱下外衣披上伊婷几乎裸露的身子。“阿力,你又一次救了我!”她边... 全文

2017-06-14 12:18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5 荆鸿百无聊赖的在“水晶宫”外徜徉,却无心欣赏四周的玉雕和壁画。他很想走进场子里面再劝伊婷,可又怕被她赶走,只能频频看表。 后面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吵嚷声。荆鸿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群漂亮的妙龄女郎。她们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大多染了金色、棕色或红色的头发,所有女郎都涂着眼影和大红... 全文

2017-06-13 15:10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4 林远拿起还没完全修改好的稿子走进主任室,问道:“领导,您找我?” 年过四十矮矮胖胖的采通部主任方芳正在审稿。她抬起头,用两根手指扶了一下眼镜,盯着林远开门见山问道:“今天到南珠区采访的稿子写好了吗?” 林远用力拍了一下胸脯,自豪道:“领导同志,我办事你放心,马上!我在车... 全文

2017-06-12 17:32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3 一辆奔驰小轿车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楼前稳稳停下。荆鸿头一个从车上下来,便疾步走到另一扇车门,把门打开,用手挡着上方。伊婷一手撩起长裙下摆,一手扶着荆鸿的手臂款款下了车,随后下车的是西装革履的上官衡。 伊婷放下长长的裙摆,用手拢了拢头发,忽然定住了。但见占地近百亩、十来层高的... 全文

2017-06-11 18:04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2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堂。 长发披肩稍显瘦削的男青年熟练地在弹奏三角钢琴。身着洁白轻纱的年轻女提琴手在钢琴伴奏下优雅地拉起科隆贝司库的《新月》。琴声更使整座建筑凸现一种欧式情调。美妙的琴声向空间飘散,进入酒店的客人仿佛受其感染,步子迈得尽如轻歌曼舞般。 二楼餐厅的一间雅房里,... 全文

2017-06-10 15:53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1 天高气爽,怪道“天凉好个秋”。近午,太阳破云而出,大地光灿灿亮堂堂,不由人不打起太阳伞,好遮挡该死的紫外线。 林远办完主任交办的事回到了采通部。他拿起杯子“咕噜咕噜”喝干一杯凉开水,拔出两张带香味的纸巾,对着窗户玻璃拨了一下小分头,才惬意地揩去满头满脸的汗水。 电话铃猛... 全文

2017-06-09 08:27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6 陈淑文拿着一迭资料走进行长室,对翻阅文件的伊婷道:“伊行,这是你要的信贷报表。”说完用手掌捂着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再揉揉发涩的双目。 伊婷看着陈淑文疲惫的脸,伸手接过报表,带着俏皮的神色笑问:“眼圈怎么这么黑?昨晚忙着和警察叔叔开战没睡好啊?要不要我批你一天假补充精力?... 全文

2017-06-07 08:53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5 第二天早上,荆鸿径直来到行长室。他偷看了伊婷一眼,抬手拨了一下头发,心虚地喊了一声:“婷姨。” 伊婷正在看报表,听到声音抬眼望了望。只见荆鸿精神不佳,眼圈发暗,衣服最上面的扣子一反往常没有扣好。她从未见过他这付模样,吓了一跳,连忙拉他坐到沙发上,关切地问道:“阿鸿,出什么... 全文

2017-06-06 16:44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4 青翠欲滴的杉树亭亭玉立,如淡妆素裹的少女,湖岸杨柳长发低垂,似七仙女瑶池出浴。碧绿的湖水映衬着蓝天、白云、垂柳、杉树画图般的倒影。微风轻拂,吹皱起淡淡涟漪;柳刀摇曳,景色若飘飘欲仙。虽有人工雕琢之憾,却无矫揉造作之虞。这便是远近闻名的南珠公园。 弯弯的碎石小道直通小山,坡... 全文

2017-06-05 10:44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3 回到家里,伊婷把手提皮包往沙发上一扔,沉重的身子也随着手提包倒进沙发,脸上现出少有的疲惫神态,原来闪亮的光洁的脸呈现出灰暗,象是大病了一场。邵援朝很少见她这么萎靡不振,连忙趋身上前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头,关切的问道:“阿婷,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 看到邵援朝那紧张的样子,... 全文

2017-06-04 22:15 来自版块 - 散文札记

最近来访

(20)
全部

Ta的粉丝

(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