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生活在广州市区里,我感受的中秋节只是挂在天上圆圆的月亮和外婆分配给我们的八分之一的月饼,再加上早晨的一碗白粥,还有是晚上点的小小纸灯笼。 60年代做了知青去了山区农村,才知道原来在农村里中秋节的节目是那么的丰富,忙碌而快乐。 那时候月饼是定... 全文

2012-08-24 10:13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七夕在农村叫“七月七”,是很欢快的节日。在我曾经务农的村子里,七夕的习俗有几个活动项目是很有趣味的。 “挑七月七水”。相传农历七月初七的清晨,是天上的七仙女沐浴的日子。她沐浴过的泉水是仙水,可以辟邪,清凉解毒。所以在七月初七的凌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来、露水未... 全文

2012-08-23 20:04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在闷热的夏天,多么盼望有一场洗去炎热的雨啊!今天的及时雨,给我们送来了凉爽的晶莹。

2012-08-11 22:58 来自版块 - 摄影艺术

鄙人畏酒,相信是遗传的缘故。家父滴酒不沾,家中除了烹调用的料酒,没有任何存酒。及至本人身处职场,几十年里依然改不了畏酒之恶习,偶尔应酬,被动敬酒,几滴入喉,苦辣难当,顺喉咽液如吞苦药,回家酣睡如梦幻荡游。如此低能,实难以在宦海浮头。 也有一次例外。下... 全文

2012-08-09 00:12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机关干部需要技术能力吗?”朋友们看见我提出的这个问题,一定感到很困惑:嘉嘉姐你是怎么啦,在现代这个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连伟人也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你的问题还需要否定的答案吗? 但是大家不明白,在如今的机关干部的薪酬待遇制... 全文

2012-07-31 15:25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在我工作的历程里,每个阶段都会进行考试。我参加了数次的考试,总是名列前茅。回顾自己的经历,很有意思。 我的爱好是读书学习,凡是遇到新的知识,我就很感兴趣,必然去探讨,而且尽量把它弄懂。我的学习方法是多多联想,触类旁通,海阔天空的联想使我的记忆力不断增强。... 全文

2012-07-30 09:52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在机关办公室工作几十年,耳闻目染,似乎领悟到一点点人生生存之道,也弄不清楚是正道还是歪道。或许是如某网友指出的所谓“办公室政治”吧?今天思量在这里论论,正确或者谬论,望朋友们评论。 培养接班人,可以期望,不能指望。办公室来了年轻人,在前... 全文

2012-07-28 16:45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鄙人在职场跌拓几十年,从农村到工厂,从公司到机关,共事的同仁不下三、五百人。纵观以往同事相处之百态,惟有叹息:所谓友,所谓敌,不过是水中漂萍,聚散随缘。岁月如流水,冲散的浮萍难以再聚,爱恨情仇随风淡化,“世间多少事,尽付笑谈中”。 但在当年,却是亲疏有别... 全文

2012-07-28 16:40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在校办小工厂的旁边,学校开辟了一个小小的植物园。管理植物园的是教植物学的黄老师,他花白的头发,聪智的眼神,对植物很有研究。 在黄老师的辛勤劳动下,植物园种植了许多种类的物种。那些大拇指那么小的番茄,黄色的红色的一串串挂在绿株上,据说是印度尼西亚引进的品种;那些在... 全文

2012-07-25 19:17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最近京畿发大水,恍似世纪灾难。从政府到民众,一片忙碌奔波。今天又看到了重庆长江洪峰席卷的照片,浩荡长江水漫山城。不禁嘘叹。 我总是认为,现代人类生存的环境中,那山那水,都是经历了数百万年的变迁而成。河川峡谷的走向,是历尽无数洪水冲刷地质变动才形成现在的样子的... 全文

2012-07-24 16:13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我们在学校里,每周有半天的劳动时间。初进校门后的劳动课,我们被安排到校办小工厂劳动。校办小工厂在学校北边的一排小平房里。走进小工厂,我们好奇地东张西望,映入眼帘的是几部笨重的车床、刨床,还有宽大的木质工作台。在工作台上,安装着老虎钳、啤机等小机械。地上堆放着不少... 全文

2012-07-23 11:26 来自版块 - 随笔杂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