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广州起义路(原维新路)十四中门口,几部敞篷的解放牌大卡车,静静的等待,我和一百多位同学,鱼贯从学校门口陆续登上了卡车,四十九年后的今天,依然记忆尤深,天空阴霾,秋风送凉,马路两旁的椆树落叶纷纷,站在卡车上的我,因为就要离别这...
全文
回复(95) 2017-07-09 10:45 来自版块 - 当年小故事
表情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我们连队退伍的老兵也有另类,一个湖南人,一个是海南黎族人,湖南的退伍兵姓xiao,大个子,是个(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的思想狂热者,除了他自己,全连队的人都认为他是个傻傻呼呼的人,后来我从割胶班分到后勤,就跟他同班,听说他曾上过军校,不知什么原因,...(08-06 12:37)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我们连队的垦工来源,说不上来自五湖四海,基本由四川,湖南,广东三大省份组成,连队最早期来的是抗美援朝的退伍兵,大部分是四川人,也有小部分湖南湖北,也有几个罗定人,他们没去朝鲜,是由林一,二师部队转业为农场工人的,随着农场不断发展,日渐见长的退伍兵在家乡...(07-27 22:24)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1970,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迎来了成立的第二年,为了扩展橡胶垦植面积和增加割胶工的数量,兵团在广东乃至外省招募大量刚毕业的初,高中生,甚至部分社会青年,因为是以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名义到社会招募,大部分的热血青年都误以为是解放军招兵买马,纷纷踊跃报...(07-26 17:59)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除了极少数人还呆滞在学生时期思维外,大部分知青很快适应了自己是农垦工人这个角色,生长在北纬17度的橡胶树,每两天就要挨一刀,我们称之为(小割),差不多一个星期的(大割),橡胶树就要连续挨两刀,也就是说,割胶工的劳作一直持续到寒冷的一月份才能停止直到初春三月,...(07-24 16:44)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当晚开会的地方,现已平整盖了楼房(07-24 12:27)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没注意zhao和xue 是怎样坐在最前面,这或许是队里的干部强令他们的,因为当晚的会议内容就是批判他们两个人,主持会议的杨书记说了些什么,坐在最后面的我们几个因为会场太吵听不清楚,也不感兴趣,这时候,会场突然大乱,几个海口知青和两个广州知...(07-24 12:24)
3814 晚上,两盏马灯把大伙房礼堂光亮得炫目,七点过后,队里的职工拿着小板凳陆续进入礼堂,按班级排列纷纷坐下,除了星期天,生产队每天晚上的政治学习是雷打不动的,我和R还有另外两个广州知青还是选择坐在人群最后面(04-01 19:40)
3814 当年,地 富 反 坏 右这类群体是当权派制定监管的,而我们生产队,除了没有右 派分子却有一个地 主和他三个儿子,有一个富农,家属没在队里,有一个反 革命,是一个国民少校军官,毕业于黄埔军校,在而后的讲话里,杨书记重点提醒知青注意的却是生产队里以zha...(04-01 09:35)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就这样在尴尬的沉默中捱过了十几分钟,终于,海口知青发言了(忘记是男的女的),当时内容早已湮没在时间长河里,大概都是那年代高颂赞歌一类的言语,击鼓传花似的发言表态是每个知青站在这个阶级或那个阶级必需的要做的,当然,我们都异口同声一定拥护在杨书记领导下的生产队支...(03-23 22:47)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 初到生产队,杨书记给我们是那种,严肃,不苟言笑性格内向的人,知青们刚坐好,杨书记在台上的讲话就直奔主题,要求我们敞开心扉,谈谈参加生产队工作后的思想变化,这真是给我们出了难题,在场部学习那三天,我们已经体会到(派性)斗 争后遗症带来的恶果,至于生产队的...(03-15 22: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