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荒唐的年代,有很多事情今天来看是不可思议的,但当年确是发生了。 我的一个同校同学梁XX,我们是同一批去农场的,也同在11队。虽然是同一间学校,但只是在船上才认识。 那是74年批林批孔的时候,他呢,在工作之时同别人在争论一些政治问题...
全文
回复(19) 2015-05-05 09:21 来自版块 - 当年小故事
表情
bengliu 哦!老湖原来系咁样,防当地“村民”偷菜!那时连队菜地也不时遭“村民”偷菜但是系奈它们不何的,唯有驻守养只狗狗吓唬下!村民也无那么放肆了。(2015-05-06 17:27)
陈家子其实飞来横祸的事不但农场有,在广州也有;过去有,现在也有。只不过,过去是明的,现在是暗的罢了。只要说话不对领导的口吻,就会给你穿小鞋,将你调离现有岗位等等。(2015-05-06 16:30)
湖光山色 种菜班施放农药,搞到我差点企波枱,那年月很容易飞来横祸!(2015-05-06 14:35)
岳峙 给蔬菜喷农药(乐果),一般是每亩40克左右,我种菜的时候是约摸着兑水,而且,喷完农药后,7-10天内决不摘该菜吃。(2015-05-06 07:11)
湖光山色 我听说是为了防止老百姓偷菜,故施放六六六粉,无想到连我们都“毒”倒了。那年月什么寒湿燥热对我们这些“饿鬼”是不起什么作用的。(2015-05-05 23:22)
bengliu老湖,你提到食蒲瓜还会有农药残留?真不解,会不会是那蒲瓜寒湿所致呢?总之那年那月还闻所未闻菜也会农药残留!冰鲜可就尝过食物中毒,皆因那冰鲜从白马井运回山长水远加上时间放久有小小异味那一顿真是放倒了不少人,屙、呕,吐就不在话下了。总之食物受污染是容易中招的。(2015-05-05 15:03)
3814 哇,老袁还在南田藤桥呆过!不过,他那时还没出名,农场领导最嘚瑟的是,农垦部长王震曾在场部招待所(1号楼)住了两个晚上。(2015-05-05 14:05)
3814 我们班几个报名去宝安的男女同学全部偷渡成功,现在移居加拿大,美国,只有分去惠州(全班只有一个名额)同学没有偷渡(到现在他还坚MA.LIE) 去三水芦苞则没有那么好彩,染上了血吸虫(I期),不过现在痊愈了。(2015-05-05 14:00)
samlaw 或者各间学校对学生下乡的选择去向所重视的程度都有所不同吧. 但能有3814兄之学校提供给同学们如此多的,亦属条件优越的下乡点,据我所知,当年是不多见的.正如我所讲,隔山买牛的居多,去到落车才见到卢山真面目.仿如盲婚哑嫁.好坏与否,完全靠运气. 看看学挍提供给你们插队的东莞,保安...(2015-05-05 13:39)
湖光山色 当年就是这样胆战心惊的熬过来啊!(2015-05-05 12: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