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一场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席卷中国大地,我和岳峙等人手牵着手,走进了广阔天地,我们来到了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安家落户。不久,我们就参加建设兵团的各项开荒大会战,与荒山野林,与大自然战天斗地,有诗为证: ...
全文
回复(3) 10-10 06:17 来自版块 - 当年小故事
表情
大岭桧仔 多谢 岳诗 大侠前来助威、捧场!看到你照片还很靓仔呀!约两年半前我去过澳大利亚坎培拉呀!谢大侠的留言,看现在的知青网,冷冷清清的,即使有作品发表,也很少人跟帖、捧场,真悲哀!(10-10 15:41)
岳峙謝謝大檜的深厚友情,吾已返穗多時,並特發兩張國慶長假在澳大利亞悉尼Opera 外面拍的本人照和外景照片,這是時隔15年后,我第三次踏上澳大利亞的土地,(有米無米就不説了):(10-10 06:55)
大岭桧仔 知青命运结束后,我和岳峙都先后回城,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各而奔前程,一直没有再和岳峙同甘苦,各种原因失去联系,一直没有见过面,不知道他老人家近况如何?十天前与一位当年同甘共苦的知青交谈中,他回广州后,努力地工作,还自学成才,当了一个日本语的高级翻译官,很为他...(10-10 06:4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