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动乱后的1968年秋季,山村里来了七个落户的广州知青。他们年纪才18岁,却是历经沧桑的模样,沉稳而低调,深藏不露言语不多。在农民面前他们谦虚有礼,对队长的排工无条件地遵从,从来没有怠工偷懒。那个年头“农业学大寨”,无论寒暑都是清晨6点钟到田头,收工时间不定,只看太...
全文
回复(20) 2015-06-30 11:05 来自版块 - 当年小故事
表情
龙的传人记得以前去农村三同时,农村的男孩长到十多岁左右时,就要学犁田种地了。女孩子就没听说过,正所谓后来的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做的事,女同志也能做到 ----- 不久也有女知青学犁田种地的(说的是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的使然吧!(2015-08-05 12:54)
嘉嘉 系啊,我务农的山村系客家人,以往60岁以上的老人,子孙就给他们斗定棺材,放在猪栏、阁楼等地方。有次我去农民的灰角小便,一抬头望见头顶杉木承着2台大家伙,吓得差D连裤子都穿不稳了呀,落荒而逃。(2015-07-01 20:38)
3814 棺材放在猪栏?唔系地方风俗吧?文 革 时期,我们到湖南串联,那里的农村就把棺材放在客厅,每家每户都一样,就像摆放电视机一样,当然,棺材里面都是空的,据说是为家中老人百年之后准备,这是当地一种风俗。(2015-07-01 20:21)
嘉嘉 现在有时想想自己真傻,把镰刀柴刀磨到锋利,却砍了自己的手。 那年生产队安排我去养猪场,每天斩猪菜(番薯藤),想学农民斩碎D,一不小心就斩亲手指,往往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有个农民把父亲备用的棺木放在猪场,每天望见那黑红的家伙,吓得脚软软。(2015-07-01 20:03)
嘉嘉 想不到你在农场也要落水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的确很辛苦啊!(2015-07-01 19:56)
3814 右手斩左手,这么恐怖,所以,学校动员到农村时,我立刻报名去农场,就是怕下水田,蚂蝗,谁知千里迢迢去到海南岛,该来的也躲避不了,虽说我们是割胶的生产队,可也薄有水田几亩,海南亚热带天气可三个月种植水稻,本来我是割胶班的...(2015-07-01 17:54)
嘉嘉 做知青9年,夏收秋收割过无数禾把,割伤过一次手指尾尾,很浅的伤口。但是斩猪菜和上山割草就右手斩左手,大大小小伤口差不多十几个,好在那时后生,无发炎,伤疤也不明显。(2015-07-01 17:28)
3814 初中二年级下学期农忙,那是十一月,稻田没有积水,稻穗金黄一遍,收割季节到了,第一次拿起镰刀,忐忑得很,农民伯伯反复交代,手抓稻杆,拳头虎口不要向下,(忘了,上下,请教嘉嘉),不然就会割破手,谁知还没...(2015-07-01 17:20)
嘉嘉 海南岛的知青也很艰苦的,值得我们学习。(2015-06-30 23:04)
dingdang大概这就是代沟? 插队知青确实令我们佩服!(2015-06-30 23: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