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一中校友网的《今日新闻咨讯》,其中一条是:“梁鸿:民间的语言远比文人语言更鲜活,不能再用鲁迅的路子写农民;”,偶有感触。的确,民间语言比我们曾经学习过的书本里的语言生动丰富,而且许多是没有文字记录不见经典的。这个感受在我从城市落到农村做知青以后感受甚深。 ...
全文
回复(14) 2015-05-23 19:45 来自版块 - 当年小故事
表情
benben我就是个客家人,我在乡下的时候没听过,家里人也没说过,这样的启迪,要不要都罢了。(2015-05-23 21:09)
嘉嘉 这些例子有点负能量吧?以后写D正能量的吧。(2015-05-23 20:35)
海上明月这些骂人的词语广州的市井小民也非常多,例如:陷家铲、乞米趸、死绝种、抽筋种、斩千刀等等。(2015-05-23 20:31)
bengliu 哈哈哈,经过长时间磨练老嘉对客家言语简直系炉火纯青咯!不能说百分百客家人,也算七成吧?这不,连一些俗语、俚语乃至不堪入耳的都能听明!可真是成个客家土生土长一样咯!老嘉我说得无错吧?(2015-05-23 20:3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