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一中校友网的《今日新闻咨讯》,其中一条是:“梁鸿:民间的语言远比文人语言更鲜活,不能再用鲁迅的路子写农民;”,偶有感触。的确,民间语言比我们曾经学习过的书本里的语言生动丰富,而且许多是没有文字记录不见经典的。这个感受在我从城市落到农村做知青以后感受甚深。 ...
全文
回复(14) 2015-05-23 19:45 来自版块 - 当年小故事
表情
嘉嘉 谢谢你的补充解释。 这种粪缸在农村时我也蹲过,是农民的私家厕所,兼有积肥功能,把那板子移开就可以勺粪水做肥料了。(2015-05-25 10:13)
samlaw嘉嘉提到的“种”崩岗:客家话音“种”是头朝下倒下去,崩岗是山崖,就是掉下山崖死亡的意思。 其实客家话音的“种”应该读“钟”例如从化县客家人地区就有个地名叫“钟落潭”.意即跌落水潭.客家话的“钟”,应是源于摏米的“摏”意, 摏的客家腔和钟字读音zhung1一样.而客家话将摏意...(2015-05-25 08:04)
嘉嘉 我是从来不讲粗言的,在这里提到的仅是作为例子而已。对事实存在的东西进行反映,也可以瞥见社会一隅。 这些市井俗语俚语,偶尔拿来论论,增添闲趣而已,其庸俗粗鄙自是不可取的。(2015-05-24 09:34)
天涯 还有那些客家山歌,即兴而唱,很有特色。我在农场就经常听到大埔的知青唱山歌。 (2015-05-24 08:13)
benben 到一个地方,首先听懂和学会的就是粗口,所以你到偏远的客家小山村,当地文化愚昧落后,你受到启迪,学会,一点也不奇怪。就如上面说的广州话也有很难听的粗口。我只是说,这样的启迪,要不要都罢了,粗口可以启迪翻译传播的吗??(2015-05-24 04:50)
嘉嘉其实客家山歌大部分亦是讲男女情爱的,比如有一首: 阿妹割草在山冈哟, 阿哥过岭来帮忙呀, 你一揽来我一揽哟, 两人共着又一头啊。 字面的解释:“揽”和“头”,是割草的数量词,一担草有两头(把),一头分两揽,叠在一起捆成一大把。然后两头(把)草穿上扁担挑回家。 隐晦的意...(2015-05-23 23:48)
嘉嘉 在60年代偏远的小山村,文化的确是很愚昧落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也不相信的。在城市成长的我觉得印象太深刻了。(2015-05-23 23:26)
萍水相逢路过, 捧场啦!(2015-05-23 22:45)
叮当是有个说法,叫做:“客家话是语言的活化石。”(2015-05-23 21:57)
大岭桧仔路过!情不自禁!也参与捧场啦![图片][图片][图片](2015-05-23 21: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