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姨王勖(谢育才妻子):国民党的魔抓,连家属小孩也不能幸免!当时原随我到闽西的我的母亲(一般群众)及苏惠同志的小女孩,原住在群众家.组织本已决定派一老同志带他们回广东安置.由于叛徒告密,致她们于回广东途中被捕.我的母亲(注:小脚女人、耳聋)被关至日本投降后才释放遣返回到我家乡...
全文
回复(4) 2013-08-26 16:09 来自版块 - 龙江农场(四师十团)
表情
少军(王少军注明:在谢家灭门惨*案的当天,实际上有三人幸免遇难。一个是谢的前妻,一个是他们的女儿谢莹,一个是谢的侄女,即大伯的女儿。谢育才的前妻和女儿是被抓住以300大洋卖到外地,9年后,1937年6月谢育才作为闽西南军政委员会代表与国民党当局谈判。正因为这次公开的谈判,报纸上登载了...(2013-08-26 16:36)
少军(王少军注明:在谢家灭门惨*案的当天,实际上有三人幸免遇难。一个是谢的前妻,一个是他们的女儿谢莹,一个是谢的侄女,即大伯的女儿。谢育才的前妻和女儿是被抓住以300大洋卖到外地,(2013-08-26 16:33)
少军1940年组织(方方)把我千里迢迢送到桂林八路军办事处等待一批小同志一齐进延安,如澎湃的小儿子彭士禄等。。。。。。 (2013-08-26 16:29)
少军就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父亲谢育才,可是我怎能想到父女见面,话就说不到一起,我说海南话他听不懂,他说的普通话我也听不懂,多少年思念之情,把我们紧紧连结起来,梦终于实现了,我是多么地高兴啊!面对着既亲切而又生疏的父亲,我却不知说什么好!送我到福建的是我大伯的大女,她回海南搞地下党的工作...(2013-08-26 16:14)

返回顶部